首页 > 博彩洞察 > 误入网投,随后逃出,“狗推”卡尔的迪拜奇幻之旅

误入网投,随后逃出,“狗推”卡尔的迪拜奇幻之旅

时间: 2021-09-13 07:45 来源: 环球博讯
评论 0 | 阅读 4563

导读:卡尔(化名),东北人,东北某外国语大学国际贸易专业本科。本来四年的平淡的大学生活没啥好说的,但是转折发生在他大三那一年。他申请到了,

误入网投,随后逃出,“狗推”卡尔的迪拜奇幻之旅

 

卡尔(化名),东北人,东北某外国语大学国际贸易专业本科。本来四年的平淡的大学生活没啥好说的,但是转折发生在他大三那一年。他申请到了,

 

美国的J1 exchange scholar。

 

误入网投,随后逃出,“狗推”卡尔的迪拜奇幻之旅


这个玩意到底是啥小编也说不明白,咱们就简单理解为:

 

访问学者或者是去美国做交换生,实习生的签证政策。

 

反正卡尔在大三那一年,

 

踏上了万恶的美帝的国土,开始见识资本主义的腐朽。

 

他的访问学习周期是三个月。

 

误入网投,随后逃出,“狗推”卡尔的迪拜奇幻之旅


在飞机上,卡尔幻想着美国的精致的生活,什么常青藤名校啊,什么金发碧眼的西方大妞啊,什么华尔街之狼的金融精英啊。他万万没想到,最后给他安排的实习岗位是:

 

披萨店里当厨师。

 

误入网投,随后逃出,“狗推”卡尔的迪拜奇幻之旅


小编发誓,问这小子到底在美国干嘛这事我问了半天,他扭扭捏捏的最后终于撂了底,是在人家饭店做厨师。其实说厨师我觉得都埋汰了厨师这个词,小编认为:

 

他在美国就是烙饼的。烙了三个月饼!

 

卡尔本身的英语就不错,到了美国这三个月,和世界各国的同事每天用英语各种侃大山,水平提升的非常快。

 

三个月后,卡尔回国了。

 

2020年,卡尔顺利本科毕业。只是他没想到,

 

他人生的下一站会是迪拜,他人生的下一个行业会是:

 

BC业的狗推。

 

你们知道,卡尔也算在美帝生活过三个月的人,虽然工作辛苦,但是美帝的风景,生活,自由的气息让他觉得,

 

那三个月是他人生中很幸福很充实的三个月。

 

回国之后,他在东北这干干,那干干,总觉得都不是适合自己的工作。毕竟东三省现在人口都是净流出,真正适合年轻人的有成长性的工作,

 

除了直播就是烧烤了。

 

一边上着班,一边也在各大国内的求职平台上寻找机会,直到今年五月,卡尔在国内某知名网站上看到一个好的职位。

 

误入网投,随后逃出,“狗推”卡尔的迪拜奇幻之旅


一家东北某企业,招聘英语翻译,要求在海外上班,工资能给到30K-45K人民币。

 

卡尔一看,这工作他能胜任,就给对方发了简历,没过多久,就收到了对方的面试通知:

 

误入网投,随后逃出,“狗推”卡尔的迪拜奇幻之旅


注意:招聘卡尔的公司有名有姓,正规注册,办公场地也当地在高大上的写字楼里。去之前卡尔甚至在企查查上面搜索过这家公司,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

 

去了之后,这家公司也是秩序井然,不少员工在企业内办公。为了应聘这家公司的海外翻译的职位,

 

卡尔甚至经历了两轮面试。

 

公司的领导告诉他,接下来他要去的地方,是中东的土豪国家:

 

迪拜。

 

2021年5月份,卡尔踏上了从德黑兰转机来迪拜的旅程。

 

就此,卡尔按下了他迪拜深入BC圈又仓皇出逃的人生遥控器的按钮。

 

经过了一路的颠簸劳顿,卡尔终于到了这个全球闻名的土豪国。有本地接收方专门到机场接机,

 

对他表示了热烈的欢迎。

 

随后,他被带去了公司十人间宿舍。

 

当天到宿舍,卡尔是有些兴奋的,他热情的给舍友们搭讪,发烟。但从那些年轻的舍友们欲言又止,躲躲闪闪的神情中,卡尔逐渐发现:

 

好像事情有哪里不太对。

 

直到第二天,卡尔领导了公司发给他的工作手册:

 

误入网投,随后逃出,“狗推”卡尔的迪拜奇幻之旅


看了看里面的内容,卡尔才知道他们的工作实际上是:

 

冒充高富帅在网络上和人家姑娘谈恋爱,然后他表哥发现了一个网络游戏的漏洞,让姑娘充钱,先赚一点,最后上头之后充一把大的,最后收割韭菜。

 

我问了一下卡尔的人物设定:

 

“退伍军人”,专门骗那种家庭破碎还带娃,离异的单身妈妈。

 

听完之后,小编的第一反映是:

 

艹,这TMD太损德了。

 

卡尔看完大概的内容之后,心里总算明白了:

 

自己被国内的狗人事卖给了迪拜的BC团伙。

 

他主动找到迪拜公司的HR,说这份工作他干不了。而HR看他态度坚决,

 

也答应帮助他转岗,不做狗推。

 

但是你也知道一条真理就是: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别相信狗人事的嘴。

 

转岗的事宜虽然嘴上答应了卡尔,但是迟迟没有给他办。所以卡尔干脆:

 

每天按时打卡,上班纯粹摸鱼。

 

好说歹说,就是不肯“端正态度,好好工作”。所以卡尔公司的狗人事当时就想着,

 

把他卖给别家公司算了。

 

在人事没有动手之前,卡尔自己先动手了,你们别忘了,小编前面交代过:

 

这小子英文倍儿好。

 

经过周密的计划,严谨的安排,在前端时间的某日,月黑风高的凌晨,一辆UBER出租车悄悄的停在了卡尔宿舍的楼下,订单留言里,卡尔让他:

 

到了目的地,关掉车灯,保持发动机点火状态。

 

趁着大家都在熟睡,保安也不知道去哪里的间隙,卡尔用最快的速度冲下了楼,行李不拿了,护照不要了,一股脑钻进车里。

 

驶离了那个噩梦一般的贼巢穴。

 

因为担心不安全,卡尔前后叫了四辆UBER,每隔一段路程就更换一辆。就这样,一直折腾到了上午,

 

他直奔警局而去。

 

因为不熟悉迪拜这边的设置,卡尔跑到的第一个警察局是:

 

Smart Police Station

 

误入网投,随后逃出,“狗推”卡尔的迪拜奇幻之旅


这是智能警察局,没有人工可以受理卡尔的报案。

 

在打电话和警察交流后,警局客服告诉卡尔要去CID的接待处报警,他会叫人给我对接,于是卡尔又打车去了CID。

 

误入网投,随后逃出,“狗推”卡尔的迪拜奇幻之旅


只是,卡尔去的那天是周五,来迪拜没多久的他不知道:

 

周五周六CID部门不开门。

 

门口值班的工作人员告诉卡尔,如果要在CID办理委托需要等到周日。如果着急的话可以去警察局,

 

迪拜警察局周五周六开门。

 

于是卡尔又打车去了Muraqqabat的警察局寻求帮助。

 

误入网投,随后逃出,“狗推”卡尔的迪拜奇幻之旅


在那里卡尔把情况告诉了当时的duty officer,对方告诉卡尔稍等,他会联系能帮助卡尔的人。

 

卡尔坐在警察局里一直等那个能来帮助他的人。

 

但直到警察同志们换班了,卡尔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警局的警察是四班倒,这导致他们每次换班,

 

卡尔都要向新的duty officer从头陈述一下情况,

 

而且他们的回复也是一样的,

 

会帮卡尔联系能帮我的人。

 

由于卡尔护照被扣,没有地方留宿,他也向警官咨询了能不能开个证明能让他能在hotel入住一下,得到的答复也是否定的。

 

那个周五,卡尔在警察局呆了整整一夜。

 

这里有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警察同志跟卡尔说:

 

你坐在这边可以,但是不能躺下睡觉......

 

到了周六早上新来的duty officer看这个中国人实在是太不容易,而且勇气,毅力可嘉。

 

自掏腰包请卡尔吃了顿早餐,

 

然后又是整个周六白天的等待。

 

转机出现在了周六的晚上:

 

有两个便衣找到卡尔并向他出示了CID的证件,在警局里简单向两名探员陈述经历后便立刻开车载着卡尔出去进行前期侦察工作。

 

根据卡尔的描述:

 

CID的车也是平民车辆,只是可以在市区里无视交规,带着我一路狂奔到我指定的住宿大楼和办公室。

 

他们的伪装车辆到了地方之后,正好赶上下班的点。

 

那么多中国人,而且都是中国的年轻人,一起往宿舍涌的时候,

 

把两个CID都看懵了。

 

估计他们这辈子都没看到过这么多中国人一起下班的如此热闹的场景。

 

在这段时间里一切都很顺利,两个探员也很贴心,基本每到一个地点要么吃顿饭要么点些饮品甜点,

 

他们都会帮卡尔带一份。

 

在踩点完毕后探员载着卡尔回到了办公地点,当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但探员还是很认真的一点一点帮他录出来这个案子,而英语很好的卡尔看到了那个办公室的大门上写着:

 

有组织犯罪调查科。

 

录完笔录他们从局里出来,探员不停地安抚卡尔并拍胸脯承诺明天他们会帮卡尔取回护照和行李,并且问卡尔是否想正式立案,如果立案则将需要他作证。

 

当时,卡尔想的是在是否立案,是否作证的问题上,

 

他不懂,所以想问一问迪拜领馆的意见。

 

凌晨三点,两位CID的警官把卡尔送到了警局旁边的酒店入驻,

 

没要护照,而且还帮卡尔掏了住酒店的钱。

 

据卡尔给小编的口述:

 

那一晚是他来迪拜睡得最踏实,最安稳的一晚。

 

第二天也就是周日的早上卡尔接到另外一个探员的电话叫他下楼,当时卡尔就留意到了一个细节:

 

探员并没有让卡尔办理退房手续。

 

周日又重新做了一份笔录,基本上是对周六内容的二次确认,同时又补充了一些新的细节。

 

在同一个办公室的一个女警官津津有味的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还时不时的打断询问,直到......

 

周日下午,询问房间里进了五六个岁数较大的警官,看起来就像领导。

 

他们用阿拉伯语交流了一番之后,在确认了卡尔的身份信息之后,

 

直接要求卡尔在一份结案通知书上签字。

 

卡尔本以为他们是另有安排,没有想到:

 

结案通知书签完字之后,对方就要求卡尔尽快离开警局,并且给了在迪拜的某位中国律师的电话。

 

那位律师小编也认识,名字就不说了。

 

接下来:

 

误入网投,随后逃出,“狗推”卡尔的迪拜奇幻之旅


卡尔跟小编说:

 

那一刻挺绝望的。

 

他也想到了公司每次开会时,领导跟他们训话说:

 

"不要想着跑,你们是跑不掉的。也不要想着报警,报警是没用的"。

 

可是毕竟,卡尔肉身自由了。

 

在领馆的帮助下,卡尔目前已经补办到了旅行证,接下来就是选择机票尽快回国。

 

噢,对了,还有一个细节:

 

卡尔在国内5月份面试的那家公司,他的父母6月份找过去已经人去楼空了。

 

以上就是卡尔在迪拜奇幻漂流的故事,写到这,小编在想几个问题,

 

国内的那家负责招聘的假公司赚到钱了吗?他们作为狗人事当然会有佣金,但是租用写字楼,装修,聘请员工,发布招聘广告这些事都需要钱。当招聘的任何一个人如果报警或者家人报警,他们是要接受法律的制裁,尤其目前国内如此高压的环境下,

 

算算他们的成本和风险,其实不划算的。

 

卡尔进入的那个迪拜杀猪盘的团伙,他们承担了机票,食宿,给国内招人的佣金,最起码也得有好几万人民币,花了这么多钱。找了卡尔这么一个“闹事的员工”,不仅一分钱效益没创造,可能还给老板添了很多麻烦,

 

算算他们的成本和回报,其实也是不划算的。

 

再来看卡尔,逃出来之后,所有的打车,食宿都要开始自己掏钱了,他在迪拜一分钱没赚,都是靠家里的支持吃老本,而迪拜的物价,大家都知道开销很大。

 

算算卡尔0受益和高额的付出,其实还是不划算的。

 

如果把卡尔这段经历的三方都拿出来看的话,三方都不划算,都亏钱,那你说,在这场命运的赌局当中,

 

究竟谁是赢家呢?!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