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半个月内,我在西港被卖三次,多方联系下,竟然成功被解救...”

“半个月内,我在西港被卖三次,多方联系下,竟然成功被解救...”

时间: 2021-10-17 12:59 来源: 柬单网
评论 0 | 阅读 3290

导读:自出现疫情以来,国际航班告急、机票飞涨、回国和赴柬都愈发艰难,在此期间,唯利是图的博彩行业人员流失严重,为了招人这些不法公司开始变得不择手段。绑架、贩卖人口、高额赔付、限制人身自由、残暴虐待等恶劣行径愈演愈烈,而这些矛头狠狠地对准了那些正待业或滞留于此的在柬同胞。

“半个月内,我在西港被卖三次,多方联系下,竟然成功被解救...”

 

自出现疫情以来,国际航班告急、机票飞涨、回国和赴柬都愈发艰难,在此期间,唯利是图的博彩行业人员流失严重,为了招人这些不法公司开始变得不择手段。

 

绑架、贩卖人口、高额赔付、限制人身自由、残暴虐待等恶劣行径愈演愈烈,而这些矛头狠狠地对准了那些正待业或滞留于此的在柬同胞。

 

近日,一名同胞在网上连载了他在西港从被卖到被困,再到被警察从园区解救出来的故事。这位同胞的故事也堪称当下提醒在柬同胞的最典型案例。

 

“半个月内,我在西港被卖三次,多方联系下,竟然成功被解救...”

 

被“朋友”卖进西港网投公司


去年十月份左右,想要出国体验生活的陈宾(化名)经朋友介绍来到了柬埔寨,并一直在金边某餐厅工作。本打算今年回国的陈宾,不料遇到了柬埔寨疫情爆发,鉴于回国太过昂贵和艰难,陈宾便暂时打消了回国的念头。

 

在餐厅打工期间,陈宾和一位来过几次餐厅的食客逐渐熟络了起来,并互相添加了微信成为了朋友。

 

在二人聊天中,陈宾向这个“朋友”透露出自己强烈的回国意愿,但因为资金问题迟迟没有下定决心。随后,这个“朋友”告知陈宾,自己是在西港做实体生意,现在有意招一名能帮他市场分析调查的人,如果陈宾对这个岗位感兴趣的话可以试一试,而且两个月就可以赚够回国机票钱......

 

由于陈宾一直有关注我们网站,经常会看到一些找工作被骗的新闻,陈宾便询问“朋友”,这份工作是否有赔付,“朋友”说没有。由于回国心切,陈宾便接受了“朋友”的工作邀请,但为了安全起见,陈宾向朋友表示,自己想花钱打车过去,在正式工作前,先去了解一下公司情况。


10月2日陈宾从金边打车来到了西港,并来到了“朋友”所说的双狮附近,随后,“朋友”说会安排公司主管来接他,在双狮等了二十分钟左右,一个自称是公司主管的人开车来接了陈宾。

 

然而,这一上车,陈宾便陷入了不法网投公司,成为了别人任人摆弄的待宰羔羊。

 

报警后竟被多次转卖
多方联系下,终于被救...

 

来到公司后,陈宾从应聘的人事那里得知,自己被人以12000美金卖到了网投公司做推广。

 

陈宾问那个卖自己的人是谁,人事说是开车送他过来的人,陈宾问为什么要给他转这么多钱,人事说是这是给你上一家公司的赔付,陈宾恍然大悟,自己被人彻底骗了不说,还被人给卖了!

 

人事要求陈宾在一个赔付单子上签字,如果不签就只能把我卖到别的公司去,陈宾迫于无奈,也只好签下了这个莫须有的不法赔付单。

 

当天晚上陈宾就开始搜索各类求助方式,微信举报、网站举报、反诈中心...陈宾统统试了个遍,然而过了一天仍然杳无音讯。

 

陈宾便开始找大使馆联系方式,由于宿舍里还有其他人,陈宾不能打电话给大使馆,只能发邮件。邮件发出后不久,大使馆回复了陈斌,并给到了陈宾三个报警电话。

 

“半个月内,我在西港被卖三次,多方联系下,竟然成功被解救...”


对于大使馆给到的报警电话,陈宾十分犹豫,因为既然这个公司还能开得下去,必定和警察方面有联系,如果报警必定会打草惊蛇,但不报警,似乎更加无望。


经过一天的考虑,陈宾还是选择了发信息给警察,跟警察说清楚情况后,警察让陈宾先等着,然而左等右等,等到了10月8号,陈宾没等来警察,反倒等来了公司的领导,公司领导直接质问陈宾是不是报警了,陈宾如实回答了,领导没有惩罚陈宾,只是狠狠地臭骂他了一顿,随后,人事把陈宾带出了这家公司,以16700美金价格卖去了第二家公司。

 

第二家公司得知陈宾是因为报警被卖过来的,不敢收留陈宾,便开始联系其他公司买陈宾。

 

“半个月内,我在西港被卖三次,多方联系下,竟然成功被解救...”


10月9号,第二家公司找到买家后,当天就将陈宾送往了第三家公司,因为去第二家公司时,给了陈宾被子和一些生活用品,这家公司便加了300美金和1000美金茶水费,将陈宾以18000美金价格卖给了第三家公司。

 

第三家公司跟前两家都是一样的流程,先安慰陈宾不要有心理压力,再给陈宾画大饼,然后签完赔付单后,就安排住下了......

 

由于陈宾的手机卡和手机都被格式化了,所以失去了所有联系方式,但陈宾仍然不放弃,只要有机会拿到手机,陈宾便将微信、QQ、邮箱、脸书等都下载好,不断向外界求助。

 

之前在第一家公司等待警察回复期间,陈宾在Facebook给柬埔寨的政府官员们留过言,本以为依然会石沉大海,但在第三家公司拿到手机的陈宾登陆脸书后,竟然看到了西港郭宗仁省长的回复。

 

省长询问陈宾具体情况,随后陈宾便将所有情况发给了省长,并表示十分希望省长帮助解救他。

 

由于陈宾一直在向警察求助,在第三家公司待了两天后,这家公司的人事突然来跟陈宾说,他不适合做这个,明天会联系别的公司把他买走,随后拿走了陈宾手机,那一夜陈宾一夜未眠。

 

“半个月内,我在西港被卖三次,多方联系下,竟然成功被解救...”


10月12号第二天早上,担心自己再被卖到其他地方,陈宾跟公司人事说自己想办法找人筹钱赎身,下午公司便将手机还给了陈宾,陈宾这次不敢再联系西港警察了,他立即打开了脸书,发现了郭省长给了一个联系方式。

 

陈宾便给这个联系方式发送了求助信息,12号下午四点,看陈宾没有反应,第三家公司便告诉陈宾第四家买家已经联系好了,过一会儿就来接陈宾。

 

由于给求助的联系方式已经发送了现在的位置,如果再被卖,那陈宾之前的努力又白费了,陈宾为了拖延时间便请求第三家公司多给点筹钱时间。

 

本以为这次又将被卖的陈宾,竟然在12号下午六点左右接到了一个警察的电话,警察告诉陈宾,他是接到了上面通知准备前来解救他的。和警察确认了具体情况和位置后,警察说他们正在准备营救工作,大约又过了一个多小时,陈宾又打电话过去询问了一下,警察说在等待局长审批,批准了警察就会马上过来救他。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警察再次联系了陈宾,说他们已经到了门口,跟陈宾确认了位置后,警察便进入了公司,警察经过一个多小时和公司的周旋,终于把陈宾成功带走。

 

“半个月内,我在西港被卖三次,多方联系下,竟然成功被解救...”

 

另一起被困网投公司的同胞被救案例

 

10月13日,记者接收到了求助者的求救信息,求助者说自己被卖到了“菠菜”公司,不知道向谁求助,在一位好心朋友的指点下才向记者求助。

 

“半个月内,我在西港被卖三次,多方联系下,竟然成功被解救...”

 

求助者李子林(化名)来自福建,之前在暹粒一家餐厅工作,受疫情影响没有了工作,于是只身前往金边寻找工作。9月28号,一名萍水相逢朋友向其介绍西港有一家刚开的KTV,需要大量服务员与现场经理,于是李子林便与这个朋友一起去到了西港。

 

来到西港后,李子林被直接送进“菠菜”园区,等到他反应过来为时已晚,买他的老板给他看了转账记录,他才得知自己是以1.6万美金被买来的。

 

“半个月内,我在西港被卖三次,多方联系下,竟然成功被解救...”

 

“半个月内,我在西港被卖三次,多方联系下,竟然成功被解救...”


李子林被“菠菜”公司保安带进了一个小房间,并要求他要在这里工作,由于李子林不想做违背良心的诈骗工作,于是被公司安保毒打了一顿。后来,又被以1.8万美金转卖到西港的其他园区。

 

李子林说:“我知道,被卖到西港的园区再想被救出来就很难了,我现在还在酒店隔离我好害怕,我该怎么办,求求你救救我...”,说到这里放声大哭,恐惧、绝望、害怕让这个七尺男儿放声大哭。

 

记者了解相关情况后,立马联系相关执法部门及西港某商会负责人,并迅速对李子林实施援救,现在李子林已被成功救出园区。

 

“半个月内,我在西港被卖三次,多方联系下,竟然成功被解救...”

 

“半个月内,我在西港被卖三次,多方联系下,竟然成功被解救...”


这些被解救的同胞无疑是幸运的,但毫无疑问,在西港或者说在整个柬埔寨,一定还有许许多多身处险境的同胞正在水深火热中煎熬,他们有的或许已经放弃挣扎任人宰割,有的或许还怀抱着希望,等待时机......

 

但愿所有无意做违法行为的无辜同胞,都能顺利脱离黑暗之手,回归正常生活。

 

曾外媒有人评论说:“绑架和人口贩卖只是非法网络赌博的副产品,不能只针对个案解决表面问题,全面实施网络赌博禁令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但愿柬埔寨早日能够摆脱这些灰色产业的绑架,给所有在柬民众一个和谐、平安、干净的社会环境!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