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西港绑匪都是怂B?只敢针对中国人绑架,误绑本地人就放人?他们到底是不是怂B?

西港绑匪都是怂B?只敢针对中国人绑架,误绑本地人就放人?他们到底是不是怂B?

时间: 2022-01-14 00:22 来源: 阿龙闯荡记
评论 0 | 阅读 13682

导读:大家好,欢迎收看阿龙故事会,近日在微信群里有网友发来一个截图,截图上的聊天是说,现在西港的治安状况真的让人堪忧,有网友开玩笑说,柬埔寨的三星将军都说了,西港实在是太乱了,不敢去…………

西港绑匪都是怂B?只敢针对中国人绑架,误绑本地人就放人?他们到底是不是怂B?

西港双狮广场

 

大家好,欢迎收看阿龙故事会,近日在微信群里有网友发来一个截图,截图上的聊天是说,现在西港的治安状况真的让人堪忧,有网友开玩笑说,柬埔寨的三星将军都说了,西港实在是太乱了,不敢去…………

 

说柬埔寨的三星将军不敢去西港?我觉得,这绝对是一句玩笑话,毕竟,在柬埔寨的将军们会怕什么呢?这本来就是他们的地盘。

 

西港就是再乱套,即便是满大街的绑匪,可是,也都是针对我们中国人实施绑架的呀,从未听过这帮人绑架过本地人,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敢动柬埔寨人,更何况是三星将军这种级别的柬埔寨的权贵阶层呢,这纯属就是一句玩笑话………

 

就是借给这些绑匪们10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对本地人下手的,就像我们民间常说的那句话一样,这些绑匪表面上看着狠毒,那也仅仅是真对中国同胞下死手,无非也就是窝里横,其实,他们一个个的也都是怂逼货,只敢绑架中国同胞而已,他们也只会挑软柿子捏,哪个敢去绑架真正的有钱人?

 

你看看他们敢绑架外国人吗?咱们不说欧美日韩日人,咱们就说柬埔寨人和越南人,他们碰都不敢碰一下,只敢把罪恶的黑手伸向中国同胞,你说,这帮人不是窝里横是什么呢?还不是怂逼一个?

 

真要有本事,麻痹的,学习一下人家香港张子强,大家也都知道张子强绑架李嘉诚的儿子,看看人家,真正的绑匪都知道,要搞绑架必须绑架香港富豪,人家去绑架香港首富的儿子,他为何绑架富豪?因为富豪人家有钱啊,搞绑架你不就是为了要赎金吗?人家张子强也不会对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同胞下手吧?你再看看西港这些绑匪,专门欺负老弱病残和落单的同胞,你就说,他们不是怂逼是什么?

 

你们看看他们那个怂逼样,只敢针对同胞不说,还特么只敢绑架那些没有实力的普通人,绑架弱势群体女孩了,绑架落单的中国同胞了,再看看他们那副德行,草他么的,他们也就是这点能耐,西港的中国大佬很多,他们各个都有钱,随便叫出来一个大佬都是资产过亿,咱们这里说的过亿可不是人民币,人家那都是以美金计算身价的,这帮怂逼有本事去绑架大佬吗?简直就是吹牛逼么,你们谁听说过西港哪个大佬被他们绑架了?

 

大家都知道吧,为什么这帮怂逼们不敢绑架大佬和本地权贵吗?

 

第一,这些大佬身边的保镖多,很多人都有宪兵贴身保护,而宪兵合法配枪,他们基本都是枪不离身,如果遇到绑匪伏击,这些人直接开枪。

 

第二,被他们打死也白打,在西港,有钱能摆平一切,大佬手里就是钱多,一次枪杀他们十个八个绑匪也能摆平,更何况他们是绑匪呢,人家保镖正当防卫,完全白杀。

 

所以,这帮人只能挑选中国人中的弱者去施暴,挑选女人和落单的中国人……

 

再看看这帮怂逼们见到本地人更怂,就说见到黎警官是什么样吧?麻痹的,见到黎警官,就跟见到他们亲爹一样,吓死他们,遇到黎警官,这帮怂逼们恨不得给黎警官跪下磕头,跟黎警官叫亲爹,你说这帮人到底怂还是不怂?

 

这些绑匪每次被黎警官抓到,至少要30000美金一个人,不给这30000美金,绑匪根本就放不出来,按道理来说,黎警官专门收拾他们的,他们心里应该最恨黎警官才对呀?他们不是号称自己是亡命徒吗?怎么没见他们敢动黎警官分毫?吹牛逼可以,现实中敢吗?哪个敢?敢他娘个屁……

 

收拾完他们以后,下次再见到黎警官,都能给他们自己吓尿裤子,黎警官一出现,就吓死这帮怂逼,因为黎警官可以随时栽赃嫁祸他们,他们也不敢吭声,根本就不敢跟人家吹牛逼,他们只敢跟中国人装逼而已……

 

都知道黎警官日进斗金,花钱如流水,绑匪们跟他都有仇,很多绑匪都被他搞过,把从受害人那里搞来的美金又被黎警官榨干了,大家品品,这帮人该不该恨黎警官呢?肯定是该恨啊,那黎警官有钱,他资产无数,绑匪们敢不敢绑架他呢?不敢呗,为啥不敢?因为怂呗,被黎警官怎么欺压都行,他们怕的就跟狗一样,谁听说过有人敢找黎警官的麻烦?吓死他们,哪个敢?也就是敢欺负中国同胞,也就敢针对中国人实施绑架………

 

这种人,跟战争时代的汉奸一样无耻,麻痹的,这帮人要是生在抗战时期,想都不要想,这种人不需要鬼子威胁和吓唬,这种人绝对都是主动上门当汉奸,而且还得排队去给日本鬼子领路的……

 

他们这种人,绝对会仗着有了鬼子爹的庇护,为了在鬼子爹面前表现,绝对是玩命打压、欺负、迫害同胞的人……

 

你还别不信,你看看他们现在的表现?在异国他乡的柬埔寨,有些绑匪认干爹,认干妈,为什么要认?

 

柬埔寨人啥时候跟你有血统关系了?

 

这帮绑匪认完干爹,就是为了找靠山,然后再花钱更改自己的国籍,选择加入柬籍,有些人明明就是国内的通缉犯,潜逃到了柬埔寨,在这里为非作歹,绑架贩卖同胞,挣着贩卖同胞的钱………

 

然后,有的人有钱了以后,靠着找本地官员家女儿当老婆,或者认干爹去改变国籍,他们就是为了躲避国内警方的追捕,然后,再用这层关系拼命的欺压同胞,搞到美金以后,再拿出一部分捐款捐助,搞得自己像个爱心人士一样………

 

可是,这点表面功夫能代表什么?就能掩盖了自己参与的绑架贩卖人口?简直就是可笑至极。

 

犯罪都是有痕迹的,受害人都是有记忆的,中国的法律都是公平公正的,所以,无非就是在心里上安慰自己而已,这就更加暴露出他们的本性了,怂逼货,基本都是这样的汉奸嘴脸。

 

西港绑匪都是怂B?只敢针对中国人绑架,误绑本地人就放人?他们到底是不是怂B?

 

如果西港出个王亚樵,相信绑匪都得吓尿裤子,暗杀大王王亚樵专门暗杀汉奸,西港真要出个王亚樵,西港将再无绑匪………

 

可是,任何事情都是矛盾体,没有了绑匪,西港的治安就好了,但是,问题又来了,黎警官赚不到绑匪的钱了,他能允许王亚樵的存在吗?那不是挡了他的财路吗?

 

言归正传,说说我们今天的故事吧,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叫小伟(化名)。他的本地朋友就经历了一次惊心动魄的绑架案,可是,却也算有惊无险,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小伟给我们讲的这个故事………

 

小伟说,西港确实挺乱的,他有很多柬埔寨本地的朋友,包括金边的,贡布的,暹粒的,他邀请过这些朋友来西港游玩,但是,这些本地朋友都跟他说过这样的话,说,西港太乱了,不敢去,是真的不敢去……

 

小伟的本地朋友说,西港经常发生枪击和绑架事件,而且,太多随机的绑架案发生了,自己虽然说是柬埔寨人,可是,大家都是柬埔寨的华裔,长得跟中国人一样,如果走在大街上,很容易被绑匪当成中国人就给绑架了。

 

这些人还戏言,说如何自己长得黑一点,跟本地人一样肤色,那就敢去西港了,那些中国绑匪轻易不会绑架本地人的。

 

小伟在西港开了一家公司,专门就是搞建材的,他来到西港以后,并没有跟大多数人一样,扎入了中国人的圈子,他是潮汕人,在柬埔寨有很多潮汕华人,所以小伟就融入了当地华侨的圈子里,就是因为跟当地的华侨关系处的好,所以小伟也做了很多本地人生意,正因为如此,在西港8.18之后,别人的生意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可是小伟的生意影响不大,毕竟他是做本地市场的,所以依然可以正常维系。

 

就在上个月,小伟想请这些朋友来西港聚聚,可是,朋友们都回复他,对西港有顾虑,确实不敢来,而且,大家都盛情的邀请小伟去金边聚会,这搞得小伟也是哭笑不得,小伟说,之前一直以为柬埔寨的中国人才会对西港产生恐惧呢,可是,万万没想到,现在柬埔寨很多本地人也对西港产生了恐惧………

 

小伟说,西港的治安真的是让人头疼啊,也不知道这种治安混乱的情况到底要持续多久?如果真的这样一直混乱下去,自己在这里做生意也是如履薄冰啊。

 

既然朋友不来西港,那么,小伟只能去金边跟朋友相聚了,在这场聚会的过程中,其中有位朋友就谈到了一件事情,说出了大家不愿意去西港的原因。

 

他这位朋友叫阿肯,是柬埔寨第三代华裔,阿肯的家境殷实,小伙子长得白白净净,穿戴也非常时尚,给人第一感觉,他就不像是一个柬埔寨人,就像中日韩的人,他之前一直在海外读书,回到柬埔寨以后,跟朋友做了一家外贸公司,前几个月,他去了一趟西港,就是过去陪一个朋友办事情,结果,本来平淡无奇的一次出门,却差点让他抱憾终身,他说,他去这一次,真实的见识到了西港绑匪的恐怖,这些人真的是太猖狂了。

 

阿肯是10月初跟一个朋友开车去西港,他们是白天开车来西港,到西港的时候已经下午了,,他们直接先去办事情,事情办的还挺顺利,办好了以后,天色已晚,他们决定,先吃完,吃完饭再开车回金边。

 

他们就来到一家餐厅里吃饭,这是一家火锅店,阿肯的朋友也是华裔,两个人还都比较喜欢吃火锅,在吃饭的时候,阿肯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是个中国朋友打过来的,所以他就用中文跟朋友交流,事后阿肯回想,也许,就是因为他打电话一直说中文,所以,才会出现后面的事情。

 

吃饭的时候,旁边一个大桌,足足有十多个人在喝酒,听着他们高声交谈,阿肯听出来了,这帮人应该是给某个人接风洗尘,好像有人刚从监狱里被放出来,所以言语之间还说着西港监狱里的事情,但是,阿肯并没有多在意,毕竟火锅店是公共场合,人家愿意大声喧哗高声阔谈跟自己也没啥关系。

 

西港绑匪都是怂B?只敢针对中国人绑架,误绑本地人就放人?他们到底是不是怂B?

只不过,他觉得这些人有意无意之间在盯着自己和朋友,等他侧头看过去的时候,那边人又扭头继续喝酒了,阿肯不明就里,他认为,是不是自己长得像人家朋友啊?所以人家才多看了几眼?不过很抱歉,自己跟那些纹龙画凤的纹身男真不认识。

 

两个人吃好以后,就走出来火锅店,他们上车就要直奔金边了,可是,他并不知道,就在他们出门的那一刻,隔壁桌的人也有人起身出来了,看到他们的车启动,有人也发动了车子,跟上了他们这台车。

 

两个人在车里边聊边开,聊着这次业务,因为业务比较顺利,所以两个人也比较开心,大概开出去几十公里路了,眼看着就快要到3.4号公路分叉口的时候,他们后面追上来一台车,直接超到了他们车前,然后这台车就开始降慢了速度,阿肯的朋友不明就里,只能跟着减速,因为前面这台车有点靠着中间开,所以暂时超不过去,只能点了点刹车,让自己的车速降了下来。

 

这时,后面又上来一台车,紧紧的跟着他们车后面,因为阿肯平时不关注中文自媒体,四号公路有绑匪的新闻他根本看不到,毕竟柬埔寨的媒体和外国媒体不会去报道这些绑架的事情,因为都是发生在中国人身上,所以本地和外媒很少报道。

 

其实,那就是四号公路的绑匪,只不过阿肯他们俩人不知道而已,还以为前面的汽车出了问题,要不然怎么会这样开车呢?也没有遮挡的,也没有修路,换成正常人早就加速前行了。

 

这个事情毫无悬念,阿肯的车被前后两台车逼停了,看到对方亮枪的那一刻,阿肯他们俩人才明白,这特么是遇到绑匪了,俩人都没有经历过绑架,所以当时也都吓坏了,只能按照绑匪的要求,乖乖的坐上绑匪的车,两人也都被绑匪上了手铐,直接就把他们拉到了一个树林里。

 

因为黑灯瞎火的,这几个人都带着口罩,阿肯凭着发型记忆,感觉到了,绑架他们的人,就是刚刚在火锅店一起吃饭隔壁那桌人,因为他记得其中一个人的纹身,火锅店吃饭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有个小伙子纹了两条花臂,非常的醒目,花臂上还上着红黄颜色,非常的鲜艳,刚刚他看到持枪的一个人,两条胳膊的花臂跟那个人一样,所以,阿肯很确定,就是刚刚火锅店那伙人绑架了自己和朋友。

 

来到小树林里,他们就被绑在了树上,然后,为首的人就开始逼迫他们拿钱,他们把阿肯的车也开过来了,几个人就开始在车上翻找着,这里有个爱马仕的包,这是阿肯的包,他平时包里都会装着两万多美金,里面还放着他的证件,因为他做外贸生意的,平时有很多事情要办,很多合同要签,他需要证件的时候特别的多,所以他每天都把证件放在身上。

 

小弟们刚检查了车里的东西,发现了这个爱马仕的包,有人把包递给了绑匪的老大,老大打开包一看,两沓美金在包里,他嘿嘿一笑,就跟旁边人说,“怎么样,看来碰到大鱼了吧,这肯定是富二代,咱们今晚这把就掏上了”。

 

老大继续翻动着包里的东西,突然,他掏出来阿肯的证件了,他当时就愣神了,这是什么玩意?红色的证件,上面还都是柬文,这是啥玩意?老大看了半天没看明白,他让旁边几个人一起过来看看,看看这是个什么东西?

 

西港绑匪都是怂B?只敢针对中国人绑架,误绑本地人就放人?他们到底是不是怂B?

有人拿过来看了看,直接跟老大说,“大哥,这是护照,我见过本地人护照,他们本地人的护照就是红色的,我擦,这俩人不会是柬埔寨人吧?”

 

老大一听,当时就懵逼了,回头看向一个光头,那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应该就是质问光头,你他娘的不是说听见他们讲中国话吗?怎么还是特么的本地人呢?

 

光头则是一脸无辜,他走到阿肯面前,直接问阿肯,“我们是绑匪,你们被绑架了,我问你们,你们是中国哪里的人?”

 

这个光头还挺聪明,他心里还有个小心思,别看他们身上有柬埔寨护照,可是,中国人办理柬埔寨国籍的也不少,所以,先试探性问问他们是哪个省的人,先听听他们怎么说,再判断这俩人身份到底是哪国人。

 

阿肯听他们这么问?也是一脸的懵逼呀,阿肯想,这些人问我是中国哪里的人?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这些绑匪怕绑错了人?他们是怕把自己的老乡绑架了?还是说,他们只绑架本地人呢?此刻,自己应该怎么回答呢?阿肯心里确实很懵逼,虽然自己是华裔,可是,自己从高中就去法国读书,读完大学以后回到柬埔寨做生意,本来想着要来中国旅游的,可是这两年疫情爆发了,他也过不来,自己还没有去过中国,绑匪这么问自己,自己也没办法撒谎啊,真撒谎了,自己也说不出来中国的地名啊,得嘞,爱咋咋地吧,阿肯把心一横,也不犹豫了,他说,“我不是中国人,我会中文,但是我是柬埔寨人,我从来没有去过中国。”

 

听完他说这话,现在换成了一圈绑匪们懵逼了,一个个都相互看了看,老大更是一脸嫌弃,直接说,“我擦,这特么是柬埔寨人,怎么搞?”

 

留下两个人看着他们,最后这几个人就上车了,他们进车里研究,这事情该怎么办,老大就说了,“这绑架了本地人,咋办?咋跟他们要钱啊?他们也没有人民币啊?不用想了,他们微信、支付宝、银行卡都没有,他们都是用本地银行卡的,咱们也不懂这玩意啊,现在该咋办?”

受害人十指被钉入牙签.

 

刚刚的光头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他一脸无辜的说,“我擦,我还真不知道这俩货是本地人,我听到他全程中文打电话,看着他们的样子也像是中国人,可是,现在明白了,他们就是会中国话的柬埔寨人,我看这样吧,老大,他包里不是有两万多美金吗?咱们把这钱拿走就完了,然后赶紧给他们放了,你说呢,老大,咱们绑架他们没有用,跟他们要钱也不知道该咋要,如果动了他们银行卡,咱们肯定不安全,还不如就这样算了,我看他们穿戴的样子,也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咱们犯不着惹麻烦,虽然咱们现在绑架了他们,但是,咱们也没打他们,只是拿美金走了而已。”

 

老大想了想,他也觉得光头说的有道理,这本地富贵人家的人可不能动,真要给人家打伤了,一旦报警了,这些本地警察肯定玩命抓人,你看西港警察对中国人报案不太理会,但是,要是本地有钱人家出事,他们拼命也会管,所以,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老大决定了,他把美金扔到自己车上,然后他让几个小弟把阿肯两个人从树上解开了,直接戴上了铐子推到车上,然后,他们把车开到了路边,拿走了两个人的手机,随后他们把两个人的车钥匙直接扔到了很远的草丛里,再解开了两人手铐子,然后这几个人赶紧上车,飞速的离开了现场。

 

阿肯俩人突然被放开了,脑袋也是懵圈状态,绑匪这是要干什么?他们到底是绑匪?还是抢劫犯?先不管那么多了,整个公路都是漆黑一片,俩人的车钥匙又被等到了草地里,他们身上也没有手机,也不能打电话报警和求救,更没有可照明的东西,没法去草地里找车钥匙,只能在路边等车求救,可是这深更半夜的,一般人谁敢停车啊?西港四号路上求救,一般人也不敢停车,大家夜害怕,万一碰上打劫的绑匪呢?

 

所以,他们拦截了几台车求救,都没有车停下来,两个人没办法,只能靠着车里等待,直到天蒙蒙亮,他们才赶紧到草地里去寻找车钥匙,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人忙活了好半天,终于在草丛里找到了车钥匙,随后,俩人启动车子,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一路开车回到了金边。

 

回来以后,阿肯也没报警,对他来说,只是损失了两万多美金而已,至少自己也没有挨打,也没有被绑匪虐待,他认为自己还是挺幸运的,但是这俩人回来以后,也担惊受怕了好些日子。

 

小伟听阿肯说完就笑了,他说,你俩幸亏是柬埔寨人,如果那天晚上,你俩是中国人你试试,说不挨打?那绝对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们肯定会让你家里给转账,一定会榨干你俩身上银行卡里所有的钱,只不过,你们是柬埔寨人,一下让绑匪无从下手了,他们不敢让你们联系家属给钱,因为家属接到绑匪的信息,一定会报警的,你们本地人报警,尤其是家里条件好的人报警,那警察的行动比救火队还快呢,所以,这样对于那些绑匪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他们不敢冒这个风险,你们算是福大命大了。

 

事实上,小伟说的没毛病,果真就是如此,如果那晚上,把阿肯和朋友换成两个中国人会怎么样?可想而知,这两个人一定会惨遭折磨,而且,还会花费高额的赎金,要不然,他们很难脱身。绝对不仅仅是损失20000美金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小伟这下明白了,为什么喊金边的本地朋友来西港玩,他们都不敢来,原来他们当中有人真的经历过中国绑匪的绑架,虽然是被绑架了,还好他们都是有惊无险………

 

这区区的20000美金对于阿肯来说,还真的不算什么,所以,他也没有必要再去追究,毕竟真的找警察帮忙去追查绑匪,那也是需要给美金的,对于办案需给美金这一传统,本地人也一样……

 

所以,阿肯自己就消化掉了,自己人身没有受到攻击,那这点事情就算了吧,当是自己破财免灾了吧。

 

小伟回来西港以后跟朋友说,虽然自己每天都小心翼翼的,可是,这个事情也是讲究概率的,就算我幸运了100次,但是,第101次出问题了,那么,我可能就全盘皆输了……

 

毕竟自己是做正行的,每天都是辛辛苦苦的做生意,好不容易有那么一点点的积蓄,如果真的被绑匪盯上一次,那自己这几年在柬埔寨都是白干了,想着自己撇家舍业来到西港做生意,到头来还都是给绑匪积累的,到那个时候,还能找谁说理去呢?

 

这两年西港的生意都不太好做,虽然小伟影响不大,但是西港的治安问题还是严重的困扰着他,他说,现在这里的治安如此混乱,已经严重影响了正常人的生活了,到了晚上,基本没有人敢单独走在西港的街头,你说怕什么?

 

都怕绑匪呗,正常客户要谈业务,也都是小心翼翼的,万一对方是绑匪呢?给自己下套怎么办?就连朋友组织的各种聚会,也都不敢去参加,害怕里面有绑匪混进,这种生活真的是太累了……

 

问及小伟以后的打算,他说,他准备把公司搬迁到金边了,西港这恐怖的治安逐渐吓退了很多正行生意的人,小伟说,做正行生意的人,哪个敢在西港拿生命赌明天呢?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