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时间: 2022-05-18 23:14 来源: 环球博讯
评论 0 | 阅读 6889

导读:选举刚刚结束,在地的小伙伴们一定发现最近有不少的小菲员工不像选前一样每天来上班了。比如选前每周上6天班,这周很可能只来3到4天,还有一定数量的人完全不来了。对菲律宾有一定程度的老鸟一定知道这是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他们的选票被有心人购买了;所以,他们现在手里有闲钱,当然不用TMD去上班辛苦赚钱了。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投票日当天几位菲律宾警察在某投票点门口维持秩序



选举刚刚结束,在地的小伙伴们一定发现最近有不少的小菲员工不像选前一样每天来上班了。比如选前每周上6天班,这周很可能只来3到4天,还有一定数量的人完全不来了。对菲律宾有一定程度的老鸟一定知道这是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他们的选票被有心人购买了;所以,他们现在手里有闲钱,当然不用TMD去上班辛苦赚钱了。


这个按下不表。先和小伙伴们聊一聊近期各国选举中投票率的问题。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菲律宾警方在投票日当天没收的买票贿选的现金以及被涂掉的买票者姓名

 

在2020年11月举行的美国大选中,因为川普和拜登之间的竞争前所未有的激烈,有超过1.59亿美国人投下了选票,投票率为66.9%,创下120年来的新高。2016年希拉里和川普的对决中,投票率为56%。2008年总统大选的投票率为58%。当选总统拜登共获得了7500万张选票,超过了美国历史上任何一位总统。川普的票数紧随其后,达到7000万张,也超过了任何前总统所获得的票数。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美国120年来投票率曲线图

 

在今年3月举行的韩国大选中,同样因为竞争激烈,投票率也创造了历史,甚至超过了1997年的该国最高纪录80.7%。统计数据显示共有3405.9714万名选民在选举日当天投票,投票率达77.1%,再加上36.93%的缺席投票率,最终投票率高达81.2%。当选总统尹锡悦以微弱击败自由派李在明,最终以48.56%的得票率胜出,仅仅比李在明高出0.73%,此差距为韩国历届总统选举中的最小纪录。换算成选票数的话,差距在25万票之内。详见前文《菲律宾与韩国》。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1987年以来韩国投票率柱状图

 

在上个月24日举行的法国大选中,现任总统马克龙连任成功。是的,投票率同样创造了历史——26.41%的历史最低纪录。不过法国投票率之所以这样低是有原因的,因为法国总统大选施行2轮绝对多数决制。简单说来,就是第一轮选举中如果没有候选人能够获得过半选票,领先的前2名候选人就需要进入第二轮选举决出能够获得过半选票的候选人来。选举这种事情讲究个,“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所以第二轮投票时,大多数人耐心耗尽就不会出来投票了。因此,投票率才会这样低了。像第一轮54.96%的投票率才是正常水平。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支持者在显示获得过半选票屏幕前,庆祝其当选下届总统。

 

11日,菲律宾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选举日当天有5381万余位选民出来投票,投票率为80.38%。而缺席投票率则高达 88%,是自2010年以来的“最高”。海外选民的投票率为34%。由于菲律宾大选的计票工作尚未结束,准确数据尚未出炉;但可以预见此次大选的最终投票率肯定会超过82%。不过,因为在此次大选中小马科斯与萨拉组合甚至早在半年前就建立起了横扫其他候选人的绝对优势,此次选举的竞争并不激烈;所以,投票率并没有创造历史。菲律宾历届选举中最高投票率发生在6年前,当时杜特尔特、格蕾丝·傅、马尔·罗哈斯、杰约马尔·比奈等人竞争比今年要激烈多了,所以创造了历史最高的投票率,选举日当天的投票率为81%。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2016年菲律宾总统大选中各位候选人的得票率,注意了当时的当选总统老杜只获得了1660万张选票,也就比今天的罗布雷多多了200万张。

 

小伙伴们看明白了吗?有对比才会有答案,与其他国家相比,菲律宾毫无疑问是全世界选举投票率最高的国家,历届投票率基本上维持在其他国家遥不可及的80%一线。长期维持这样高的投票率绝对是世界选举史上的奇迹。

 

那么菲律宾人真的就像投票率显示的这样热衷政治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相比起来可能小编这个中国十九流微信公众号写手,才是那个更关心菲律宾政治的人。


那么真正的问题来了。


为什么菲律宾选举中的投票率会如此之高呢?


答案显而易见,当然是因为出来投票会有钱收了,所以大伙儿就一窝蜂地出来投票了。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投票日当天宿务某投票点大清早排起的长龙

 

比如此次总统大选中民调一直落后莫雷诺的帕奎奥,开票时得票366万,远远超过了得票190万的莫雷诺。原因当然是作为菲律宾排得上号的富豪,帕奎奥把真金白银拿出来买票了。虽然帕奎奥财大气粗,可每一张票都买下来的可能性完全没有,所以他还是输了。只不过比莫雷诺输的更好看一点。


即使马科斯家族富可敌国,背后还有无数挥舞着支票本的金主;但投给他的3100万张选票肯定不是买来的。很简单,如果每张选票付1000披索的话,再有钱的人也TMD要破产了。而且,如果这种事真的发生的话,这笔钱肯定不可能有小马科斯直接付给选民,而是由一层层的掮客和桩脚分配下来,也就是说如果普通选民手中拿到了1000披索,中间环节至少得再花2000披索。总之花下来的话数目就太大了,再连任10届总统TMD也赚不回来。所以,小编可以拿性命给小马科斯担保,他绝对没有买票贿选。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投票次日,小马科斯在其竞选总部门口高举“感谢3100万选民”的标语。

 

除了向帕奎奥这样为了输的好看一点而去买票的人,大多数买票行为发生在最基层的众议员、市长、镇长以及市镇议员选举中。很简单,选民数目变少了,几个人凑钱上几亿披索,就可以把众议员、市镇长、市镇议员等的席位全部盘下来,然后再合伙翻倍把投入赚回来。操作起来可行,投资回报率不低,所以大家都会这样做。


而正是几乎每个众议员选区、每个市镇都会发生买票贿选这种事情,就造就了菲律宾在世界上一枝独秀的高投票率。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投票次日,竞选连任胜利的宿务市市长拉玛和他的副市长、市议员竞选搭档们集体亮相。拉玛不得成功连任,他的团队也成功掌握了宿务市议会的大多数席位。

 

此次选举结束后,宿务最严重的买票贿选事件发生在不起眼的科尔多瓦镇(Cordova)。在菲律宾最长的桥——宿务-科尔多瓦高速公路桥通车之前,甚至很多宿务在地的小伙伴都没有听说过马克坦岛上还有这么个镇子。


自16日起,科尔多瓦镇镇长曹玛丽(Mary Therese Sitoy-Cho)的支持者们就群集在该镇市政厅外抗议,谴责9日发生在该镇的严重选举舞弊行为。此次选举中竞选连任的曹玛丽获得17052票,被获得了21222票的对手凯撒·“迪多伊”·苏安(Cesar “Didoy” Suan)硬生生撵下了镇长位置。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群聚在科尔多瓦市政厅前的曹玛丽支持者们

 

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曹玛丽表示,将对在此次选举中负责选务工作的选委会官员、社区甲必丹、社区民警、社区卫生工作者和教师等提出选举投诉,正是因为这些人的选举舞弊行为,导致了她的选举失利。

 

另外,曹玛丽阵营还将提起向当选镇长凯撒·“迪多伊”·苏安提起当选资格无效的选举诉讼。


曹玛丽说,目前为止,包括另一名候选人的支持者在内的100多名证人已表示要提交争议以支持其选举投诉和当选资格无效案。她还说,是这些证人而不是她自己想提出投诉,“我只是在回应人们的呼声,他们想让投诉立案,可不能单独立案。所以我会为他们挺身而出。”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曹玛丽在市政厅前召开新闻发布会

 

市政厅前举行抗议的曹玛丽支持者说,尽管选举法律明确禁止,在投票日当天上述人员长期停留在了投票站,严重影响了选民的投票意愿;另外,对方阵营大规模出钱买票,一些打算投票给曹玛丽的选民被对方阵营强制带到酒店,以阻止他们行使投票权;对方阵营有许多选民进行了多次投票,这些人在投票后指甲没有涂上墨水。


曹玛丽指控称,一些从事选务工作公职人员,本来应该是中立的,可他们在选举过程中不断向其他选民兜售让其支持竞争对手,甚至乘坐对方阵营派出的车辆。


这位即将离任的镇长还表示,支持她的一部分选民发现很多之前就填好了对手名字的选票;不少人本来在该选区,可办理选务的工作人员出示的选区名单上却没有了他们的名字,从而被强制剥夺了投票权;一个社区有40名选民无法投票,而有些从来没有在该社区生活的人即使不是登记选民,居然能够投票。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曹玛丽哭着说:“我不是因为他们赢了才投诉。我投诉的是选举违规行为!我投诉的是不遵守法律的政府官员和选务经办人”;尤其令人发指的是,选举结束后,该镇的选委会官员阿尔文·马哈诺伊(Arvin Maghanoy)与对方阵营居然公开出现了。


在投票日当天,曹玛丽阵营的监票人被选务经办人告知要离开投票点,可那些对手阵营的人却能继续留在投票站内。


她强烈谴责,选委会并没有公开公正的办理科尔多瓦镇长选举,也因此他们可能会要求重新举行特别选举。


曹玛丽最后说,她可以承认失败,但选举中的舞弊和贿选必须被查办,“我们投诉不是为了让我保留镇长席位。不,对方可以按时就任。我只是想为人们投票权挺身而出。我会尽力为他们推进这个案子。”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凯撒·苏安在他的选前之夜竞选集会上

 

针对这些指控,阿尔文·马哈诺伊表示,维持秩序的警察在选举期间没有向他报告有违规行为,“警方应该向选委会通报,但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有关这方面的报告。所以看起来这些只是指控。”


至于大约480名选民的名字明明在选举名单上,可是被人用手动划掉了的问题,马哈诺伊则打了马虎眼表示,他不知道抗议者的意思是否是手动划掉的。


据说,曹玛丽和目前担任镇议员凯撒·苏安有恩怨。今年1月份,当地国税局以税务问题没有通过凯撒·苏安一家公司的年检;也因此,曹玛丽没有为他续签营业执照。


上面的都是毛毛雨。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香车美女环绕坐拥齐人之福的凯撒·苏安

 

今天早晨,小编遇到了一位自称是科尔多瓦镇当选议员的人。闲着没事小编就和他聊起了当前最热的话题选举。这哥们立刻来了谈兴,掏出了2叠100披索合计2万的现钞说,这个钱就是投票日前用来买票的钱,众议员、镇长、镇议员合起来的话每张票的花费是3600披索。

 

小编立刻接过话茬,您的总统票投给了谁?

 

除了BBM(小马科斯姓名首字母缩写)还能有谁?


镇长投给了谁?

 

凯撒·苏安,我们是联合竞选的。

 

凯撒·苏安选上这个镇长花了多少钱?


2亿皮索(2hundred millions)。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看到100披索的用处了吗


上面的对话完全是原汁原味的。所以,凯撒·苏安之所以能够把现任镇长曹玛丽拉下马,完全是花钱贿选的结果,他的得票数是21222票,每票3600披索的话,光这笔支出就是近8千万披索。小编上面推断,除了直接付给选民的钱之外,还要花2倍的钱用于中间环节,完全是可靠的。


而今天早晨小编遇到的这位即将成为科尔多瓦镇镇议员的阁下,就是中间环节之一。而他展示给小编的2万披索百元现钞,当然是凯撒·苏安付给他用来贿选买票的钱。

 

所以,上文中曹玛丽的指控基本上可以坐实了。凯撒·苏安的这个名字取得好,和古罗马独裁者凯撒大帝同名,还TMD有钱,最重要的是肯花钱,小小一个曹玛丽当然不是对手了。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凯撒大帝

 

不但选民收了凯撒·苏安的钱,选委会官员,办理选举事务的老师和卫生工作者,社区甲必丹民警等等,这些人全TMD被凯撒·苏安用钱喂饱了,堵住了嘴。就是说,他对这场选举志在必得。自然而然也就当选了。


当然,曹玛丽作为现任镇长实力也是不弱,对方砸下重金的情况下仍然获得了超过17052位选民的支持。最后,对手不得不采用一些下三滥的手段,阻止了不少她的支持者投票支持,才把她拉下马。


现在,虽然证据确凿、事实清楚,可人家凯撒·苏安站对了队。选举官司打上6年的话(小马科斯提起的罗布雷多副总统当选无效一案,官司就打了6年,几个月前才判下来)黄花菜都TMD凉了。

 

花上2亿买市长——买票贿选是菲律宾选举的常态
凯撒·苏安及其副镇长、镇议员竞选团队手挽手高举庆祝他们的选举胜利,今天早晨和小编聊天的科尔多瓦当选镇议员就在这群人里面。

 

所以,正如老杜所说:《当市长不杀人,会有大麻烦!》。曹玛丽作为现任镇长,拥有行政优势,像凯撒·苏安贿选的消息她早就已经得到了。可她除了观望啥事没做,只能等着被人搞下台。合理的做法应该是,收到类似消息的时候就是杀人的时候。把该杀的人杀掉了,就没有人敢舞弊了,也没有人敢贿选了。自然而然就会当选。

 

有武力的时候看武力,有财力的时候看财力。世界上与权力有关的事情大抵如此。而像小编这样子既没有财力又没有武力的人,只有TMD耗一耗脑力了。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