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解析菲律宾新参议院名单:盟友,家族,名人以及孤单的少数派

解析菲律宾新参议院名单:盟友,家族,名人以及孤单的少数派

时间: 2022-05-18 23:21 来源: 郭彩荣
评论 0 | 阅读 6415

导读:本周三,随着菲律宾竞选委员会公布参议院竞选获胜的12人名单,意味着2022年的菲律宾大选,从总统到参议员的中央层面,已经落下帷幕。

解析菲律宾新参议院名单:盟友,家族,名人以及孤单的少数派

 

本周三,随着菲律宾竞选委员会公布参议院竞选获胜的12人名单,意味着2022年的菲律宾大选,从总统到参议员的中央层面,已经落下帷幕。

 

从本次入围的参议员名单来看,下届小马科斯总统的任期,其前半部分将由政治家族和盟友主导,他们可以帮助下届总统费迪南德·“邦邦”·马科斯 (Ferdinand "Bongbong" Marcos Jr.) 的各项既定政策,与政治盟友和家族联盟的庞大声势相比,副总统莱尼及其粉色光谱下的少数派,在参议员内,似乎只是顾影自怜。


根据选举委员会宣布的获胜名单,本届入选的参议员包括前公共工程部长马克·维拉尔、回归的前众议院议长艾伦·彼得·卡耶塔诺以及艾斯特拉达家族同父异母的兄弟艾杰西托(JV Ejercito)和晶贵·艾斯特拉达(Jinggoy Estrada)。

 

维拉尔将与他的母亲参议员辛西娅·维拉尔一起进入参议院中枢,另一位卡耶塔诺则是现任参议员皮亚·卡耶塔诺的至亲。

 

So,这意味着 24 名参议员中的6人或四分之一仅来自3个政治家族。

 

从家天下,到族天下,政治家族在参议院表现的如此高浓度,不言而喻,为本届政府打上了鲜明的“政治王朝”的标签。

 

值得注意的还有前副总统杰乔马尔·比奈,他也在竞选参议员,如果获胜并加入他的女儿参议员南希·比奈的小团伙,那么本届参议院的三分之一名额,将成为4个政治家庭瓜分的产物,只能说老比奈的运气差点,马卡蒂经济黑手党的前科,让他无法挤入邦邦的核心圈层,SO,最终未能跻身幸运12人名单。

 

政治王朝的全面延续,无论是姐弟,母子,兄弟,说明了两点,第一是政权的后面有一个确定的统治集团作后盾,第二是家族轮流操控政权的优势便恰好在此,它不是以孤零零的孤家寡人一家为本位,而是以整个利益家族为本位,通过互相联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政治家族(族群),不但构成了千岛国度的统治集团,而且有严密组织及其政治生命延续性。

 

用本地ABS-CBN的媒体话语表示,就是“参议院的政治王朝胜利,这实际上说明菲律宾社会的政治不成熟,”

 

“当一届政府/议会,减少政治家族的成员的数量时,它表明实际上在更迭新鲜血液或扩大民主化,实际上是在让社会有更多的选择。但如果把新名单限制在几个家庭过家家,这就是在限制和约束这种努力。“””

 

事实上,早在1987年,阿基诺夫人领导乙沙革命成功后,87版宪法中,曾有反政治王朝的条款,但由于缺乏授权,加上阻断了地方大小诸侯的上洛道路,最后未能像总统任期只能6年一届不得连任那样,被顺利实施。

 

就如同再好的眼科医生也无法给自己的眼睛做手术一般,能够真正实施立法以阻止或实施反政治王朝法的政府机构,恰恰是参议员和众议员本身,他们又如何能自己革自己的命呢?况且面对全菲律宾大小几百个政治家族,你要这样干,保证你明天政令就出不了马拉坎南宫。

 

当然,对于小马科斯而言,一个挤满马科斯盟友的国会对这位即将履新的总统来说是“好事”。

 

他会将他的立法议程交给肯定是他盟友的参议院议长,这对加速自己的统治进程有好处,因为他的法律将立即实施,众议院也是情同此理。

 

除此之外,要跻身菲律宾政治顶层,除了有一个非常显赫姓氏,获得家族的政治资源倾力浇灌之外,还有一个办法,你很受欢迎,因为你是公众人物或名人,比如排名本次名单首位的前动作明星帕迪拉和第三位的大V图尔福。

 

至于入选参议院的名人,同时也是政治素人的前动作明星帕迪拉和广播公司大V拉菲·图尔福,虽然从演艺圈一跃成为了菲律宾政坛的顶尖存在,但是政治这碗饭,在菲律宾并不好吃。

 

在菲律宾,参议员干的好与坏,可是一个技术活,比如说起草法律,如何说服不同的利益集团,又如何能贯彻下去自己的政治意志,这不是简单的拍两部卖座电影或者主持两回人间公道就可以搞定的。

 

所以,对于素人而言,需要做很多学习,因为选民之所以高票推选,是因为寄予厚望,当然会以更加细致和批判的眼光看待他们。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名人议员无法做到像之前的演员或大V那样优秀,给他们的选票被浪费,后果也很严重。

 

在周三宣布的名单中,少数派似乎只有连任的参议员里萨·洪蒂维罗斯(Risa Hontiveros),其早先在马科斯的竞争对手、即将离任的副总统莱尼·罗布雷多(Leni Robredo)的参议员名单之下。

 

但是对于家族政治过家家的菲律宾而言,这里又不存在三姓家奴之类的道德谴责标准,只要是家族需要,改换门庭是常事,在地缘政治的挤压下,今朝盟友,明日因为诸般形势变化,反戈一击的黑化历史,在菲律宾已几乎是家常便饭。

 

从目前来看,参议院这一层面内,除去明面上的参议员里萨·洪蒂维罗斯之外,可以确定的是绰号“科科”的皮门特尔Aquilino “Koko” Pimentel III 参议员,也将成为下届议会中的少数派。

 

说起来,参议员科科皮门特尔与杜特地总统在执政末期就已经失和,就他们党内的民力党PDP-Laban的领导权,两人进行了激烈的权力斗争。

 

这位参议员是已故参议院主席阿奎利诺.皮门特尔的儿子,而阿奎利诺.皮门特尔在小马科斯父亲的时代,经历了军管和戒严的伤害,成为军管法和老马科斯的坚决反对者,其缔造PDP-LABAN的初心也即源于此。

 

此外,马科斯还与参议员艾伦彼得卡耶塔诺(Alan Peter Cayetano)有过一段痛苦的历史,他俩是2016年的副总统竞争对手之一。

 

还有值得关注的是在杜特地时代不断为提高劳工待遇发声的维拉纽瓦参议员,在成功连任参议员之后,他在菲律宾国际会议中心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至于小马科斯当总统后,他本人会担任什么委员会的主席,他并不介意,事实上,其本人为了这个国家的议会不充当权势者的橡皮图章,他甚至原意成为参议院中少数派的一员。

 

本次参议员选举,维拉纽瓦获得18,486,034 张选票,12人名单中位列第九。

 

从目前的态势来看,透露少数派倾向的议员,仍然是绝对少数,透过现象看本质,资本主义的民主虚弱性,表现在所谓的民选总统都只是演员,政治舞台即戏台,看戏的观众只在乎演员演技如何,基本没人思考背后的编剧和导演是谁,SO,在菲律宾这样的大环境下的小环境中,未来谁是多数派,谁是少数派,往往还要看外部空间的变数。

 

在渊潜龙,一跃而成为执政党魁之后,一举一动都会被放在聚光灯下,尤其是在互联网的时代,人人都是媒体,这种环境下,施政的每一步,都可能会产生想象不到的连锁反应,是否会滥用职权,是否会强推不利于国民的法律,是否会做有损菲律宾主体民族利益的交易,如果在腐败、外交、民生等敏感事情领域,发生意外的话,国会之间是否还会如现在这般的王朝联盟,并不好说。

 

此外,问责并不总是必须来自国会,反对派可能会利用非政府组织的帮助。

 

解析菲律宾新参议院名单:盟友,家族,名人以及孤单的少数派

 

竞选总统大位失败的罗布雷多,表示将于 7 月 1 日启动“Angat Buhay”非政府组织。

 

实际上从本次竞选过程来看,莱尼罗布雷多尽管仓促上阵,但是其跳出了自由党的传统门阀桎梏,走出了一条全新的社会化竞选的全民运动,这种运动所感召的主体——中产阶级尽管从目前而言,还未占据社会的主流,但是这种社会化运动的潜力,不可小觑。

 

事实上,按照西方的社会学教义,真正的民主,仅限于直接民主,而直接民主,在菲律宾,表现为政治家族小圈子内的事情,大头领通过向地方豪强的权力赎买,获得各个区域的施政统一,同样,各个家族通过这种赎买,培养从中央到地方的骨干和血液,获得了潜在问鼎中央或者类似于日本战国上洛的通路。

 

从战后菲律宾至今,无论是菲律宾的左右翼政治光谱哪一边入驻马拉坎南宫后,基本都是如斯的政治交易,从中央到地方,从大门阀到小家族,一层层利益交换。

 

而罗布雷多的一顿乱拳,不按照套路出牌,直接从最基本的民间社会开始动员,跳过大大小小的政治家族,从历史上来看,似乎是有着EDSA的影子,但是要深究起来,菲律宾的普通大众,之所以还能有自己的一点自由,根本原因,并不是民主制度,而是因为其民间社会还相对保持成建制的完整性,无论是社区领袖,亦或是组织首脑,或者是教堂话事人——没有完整的民间社会,就没有自由。

 

而今天,罗布雷多的粉红运动,直接去动员民间社会的细胞,1400万选票,如果对这种声音和力量置之不理,无疑会让菲律宾的裂痕继续加深。

 

至于粉红运动的下一步,基金会?政党?马科斯的反对派?也许什么名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重新动员和发现的民间社会,无疑是对体制的一种广泛监督,参与式监督,参与式发展,无疑将伴随着小马科斯的执政始末。

标签: 菲律宾参议院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