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超级链接柬埔寨:4个中国青年的高度与深度

超级链接柬埔寨:4个中国青年的高度与深度

时间: 2022-05-23 10:52 来源: 环球博讯
评论 0 | 阅读 5277

导读:以柬埔寨1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为画纸,林立的塔吊和纵横行驶的挖机作笔,辛勤的汗水与青春的热血为墨,上海宝冶(柬埔寨)的220名青年,会写下怎样的“柬介”?252米的金边金汇大厦,将刷新柬埔寨国家建筑的新高度。忙碌的施工现场,李鹏飞仿佛看到未来的某一天,他站在楼顶,日新月异的金边在他脚下一点一点铺展向远方。这是新的高度,也是新的挑战。

超级链接柬埔寨:4个中国青年的高度与深度


以柬埔寨1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为画纸,林立的塔吊和纵横行驶的挖机作笔,辛勤的汗水与青春的热血为墨,上海宝冶(柬埔寨)的220名青年,会写下怎样的“柬介”?


252米的金边金汇大厦,将刷新柬埔寨国家建筑的新高度。忙碌的施工现场,李鹏飞仿佛看到未来的某一天,他站在楼顶,日新月异的金边在他脚下一点一点铺展向远方。这是新的高度,也是新的挑战。


雅居乐•天悦高端商住楼,毗邻柬埔寨的“长安街”——洪森总理经常走过的莫尼旺大道,徐蔚栋在施工现场对柬籍员工说:你们不是在为公司工作,而是在建设、服务自己的国家。


“柬埔寨第一坑”,是宝冶打入柬埔寨市场的第一个项目的深基坑,在这个项目中,金鑫与柬籍同事邓凡勇成为了亦师亦友的伙伴。他们在烈日的灼晒下穿行于金边的大街小巷,用汗水写就融合的诗篇。


金边集茂大厦,是张文永从马来西亚回到柬埔寨后参与的第一个项目。赴柬、离柬、再回柬,他看到了柬籍同事技能的进步和数量的增加,看到了属地化管理高速的发展和巨大的成效,也看到了上海宝冶的担当。


2014年的夏天,14个人选择扎根柬埔寨。8年时间,他们发展裂变为一支220人的团队,作业工人超2600人;从零开始,他们在柬埔寨6个城市建设了超过15个地标建筑,成为打开柬埔寨的超级链接。


在4位宝冶青年身上,读懂宝冶“柬介”。

 

徐蔚栋
让柬埔寨人服务柬埔寨人


2014年11月12日,徐蔚栋搭乘前往柬埔寨金边的飞机,踏上了这片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土地。


在公司前期考察后,徐蔚栋作为正式赴柬的第一批员工之一,“从零开始”,并非只是他时常挂在嘴边自我激励的话语,而是他需要面临的现实境况。


“资源、材料、组织都没有,都得自己去跑工厂、摸价格。”


徐蔚栋最初负责工程核算,但他感叹,自己根本不像做技术人员:招司机、找厨师,甚至购买锅碗瓢盆,都得亲力亲为。而工程预算又是一个量大而精细的活,他在和图纸、数字打交道的时候,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影响成本的细节。


徐蔚栋在工地


那是宝冶在柬最艰难的一段时间。但徐蔚栋熬过来了,从最初一直到现在。


用“熬”这个字或许并不合适。今年是徐蔚栋在柬埔寨发展的第八个年头,当记者询问如何度过和企业的7年之痒的时候,他表示没有所谓的“7年之痒”。


这不仅仅是因为7年时间里,徐蔚栋自身担任的职务不断上升,参加的项目不断增加,总能带给他新的挑战与体验。更在于他对于这份工作的定义。


工作能给人什么?工资,这是所有人的第一反应。但如果将工作的价值绑定在工资上,一个人的收获是狭隘的。


徐蔚栋举了一个例子。2013年,他在上海发展,当时常吃的面馆一碗面4、5元,3号线终点站的一套房子,房东卖120万他嫌贵;如今过去将近8年,面涨到了20元,那套房子也涨到了300多万。


所以,只用工资来衡量工作的价值,收获有限。讲到这里,徐蔚栋的音调突然上扬:“如果你打开金边地图,上面很多地标建筑都是我们建的。”他的语气充满了自豪。


宝冶入驻柬埔寨以来,前前后后已经开展、完成了超过15个项目,其中大多都成为了柬埔寨的地标性建筑。这些建筑有商务大楼、公寓大厦,也有商城、广场,为千千万万当地民众和在柬人员提供服务。这带来的成就感,远远超过金钱的获取所带来的快乐。


徐蔚栋也经常对柬籍员工说:“你们不是在给我打工,也不是在给公司打工,而是在为你们的国家工作。”中国同样经历过人才缺乏阶段,自己淋过雨,所以清楚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只有培养更多自己的人才,才能建设好自己的国家。


在徐蔚栋的眼中,他是服务者,服务于业主,也服务于柬埔寨。这种服务在于为这个国家打造更多优秀的项目,更在于培养出柬埔寨自己的人才,去服务他们自己的国家。因为他们,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主人。


李鹏飞
从地下20米到地上252米

 

一场暴雨过后,金边出现了一个20米深的“蓄水池”,水比周边的马路高出一米。雨停后,足足花了一天时间,深坑里的水才被抽干净。


这个深坑,至今保有“柬埔寨第一坑”的称号,是宝冶打入柬埔寨市场的第一个项目的深基坑,也是李鹏飞被调入宝冶(柬埔寨)后参与的第一个项目。


2014年12月,李鹏飞来到柬埔寨。当时的金边依然处于起步发展阶段,地下的排水系统并不完善,到处都在建设和维修。柬埔寨是典型的热带季风气候,有半年之期都为雨季。初入这里的他们,遭遇了重重困难。


李鹏飞负责质量技术管理工作。初入柬埔寨的团队,对于当地的施工能力、作业资源、气候变化等情况有许多的不了解。所以建设的过程,等同于学习的过程。李鹏飞带领他的技术团队,在施工工艺、质量、进度等环节上严格把关,经过6个月的奋战,顺利完成了这“柬埔寨第一坑”的施工。


李鹏飞


但这只是项目的开始。这个项目的特殊性在于,要将两栋楼在近130米高空联结起来,但业主设计要求不能使用柔性的钢结构,必须使用刚性的混凝土结构。


为了解决这个困难,李鹏飞多次跨国前往生产厂家进行实地考察,与多家供应商密切交流,最终采用了“贝雷架支撑系统”,这是他们在柬埔寨的首创系统。由他编制并实施的系统,最终形成了7件专利。


“挑战”是一种氛围。中国的竞争非常激烈,而信奉佛教的柬埔寨人民,似乎都自带“佛系”属性。


不过在宝冶的氛围带动下,不少柬籍同事会自发加入学习的队伍,挑战走出自己的舒适区。


在完成专利的过程中,就有不少柬籍同事加入到团队,负责配图、文字描述、绘制模型,来提升自己的能力。


从第一个项目伊始,“挑战”的基因就刻在了宝冶人的骨子里。一家央企跨国发展,面对的是完全异质的市场环境和层出不穷的各类难题,如果没有勇敢挑战的勇气,就只能驻足不前。


去年年初,公司任命李鹏飞担任柬埔寨金边金汇大厦总承包工程项目经理,这是他第一次完整负责一整个项目。李鹏飞的成长,就是宝冶“挑战”精神的最佳注脚之一。


最初,他负责一线质量技术的具体管理工作,但在此后的数年,他“转行”跨入公司系统管理岗位“操盘”历练。在此期间,他对公司的进度管理、质量技术管理、资料管理、设计管理、工资发放管理等方面进行了系统性的总结与整理,在这个过程中,他对一个项目从发起到落成的方方面面得以彻底把握。


如今,他负责的金边金汇大厦,在金边核心商业区钻石岛中心拔地而起,不仅刷新了柬埔寨国家建筑的新高度,也刷新了宝冶海外项目的建设新高度。李鹏飞过往的每一份经历,都成为灌溉出这棵“参天大树”的雨露。


这是一个全新且巨大的挑战。在接手项目的时候,柬埔寨的疫情十分严重,李鹏飞本有机会踏上包机回国。但离家多年的他说:“不是不想回家过年,我也想回家陪伴家人啊,但我得留下来,这是我的责任!”


金鑫
把家搬到柬埔寨

 

2017年,金鑫的生活迎来了一系列重大的变化:1月结婚,3月赴柬,同年女儿出生,一家人在柬埔寨团聚。


虽然金鑫来柬埔寨的时间是四人中最晚的,但他与柬埔寨的联结却最为紧密。


当时,金鑫在国内参与的项目已经收尾,公司派他前往柬埔寨任职机电工程商务管理工作,协助宝冶打入柬埔寨市场的第一个项目的实施。


初入柬埔寨,这个四季如夏、日光干烈的国家,让他感受到了与国内的差距。没有满大街的摩天大厦,没有繁华的大街小巷,一览眼底的尽是柬埔寨的“亟待发展”。筑梦前行的道路并不平坦,却更值得期待。


来柬埔寨的时候,金鑫与妻子刚结婚两月,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但妻子当时已经怀胎7月,因此留在国内待产。而等女儿出生,达到出国月份要求后,金鑫便立即安排两人同来柬埔寨。来柬5个月,金鑫便实现了一家人的团聚。


金鑫与妻子、女儿


坚持将妻子、女儿带来柬埔寨,不仅仅是因为思念,更重要的是,金鑫已经很好地融入了柬埔寨,也希望将家人接过来一起生活。


加入项目后,金鑫迎来了他的第一个柬籍同事。毕业于金边本地大学的邓凡勇有中国的留学经验,讲着一口流利的中文,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因此迅速拉近。

刚加入团队,金鑫就需要测算整个项目的机电成本。但他还未摸透柬埔寨的市场价格,而邓凡勇又是刚入职的学生,更不了解价格体系。因此,为了保障项目成本控制,他们开始在金边的大街小巷走访、探勘,了解金边市场行情,形成庞大的资源库。


一起在烈日下走过的路和留下的汗水,让两人成为了亦师亦友的好伙伴。后来,他还参加了对方的婚礼,见证了爱情的誓言。婚礼上具有民族气息的“传统礼服”“柬式佳肴”,让他恍然间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在这个国家生活许久。这对于生活相对枯燥的“土木人”来说,是难得的体验。在此后的工作中,金鑫认识了更多当地的朋友。

让家人赴柬,是把“家”搬到了柬埔寨;与当地人成为朋友,是让自己融入到“柬埔寨”这个大家庭中;而让柬籍同事对“宝冶”产生归属感,则是让对方融入到宝冶这个“家”中。


比起和柬籍同事一起组织聚会这样常有的活动,金鑫分享了一个特殊的视角,来体现宝冶的“家”文化。


宝冶就像中国的父母:对学习有着异乎寻常的执念,希望自己的孩子保持积极进取的态度,去掌握技能,为自己的未来打造好地基。宝冶常常给员工免费找老师培训技能,并且无偿提供考证机会,甚至会用直接奖励的方式,去鼓励员工考证。如果考过了,还会给予奖励。


现在,每周宝冶都有组织集中培训,并且实施讲师激励政策,鼓励柬埔寨同事讲课。一方面,这样能锻炼、提高他们的语言能力,另一方面,在讲课的过程中,专业技能知识也能得到再理解与巩固。并且,宝冶还划分了讲课等级,给予金额补贴。不禁让人想起小时候父母追在孩子身后说,“下次如果考100分就带你去游乐园”的场景。

“融入”是一场双向的奔赴,中资企业带着它的人才融入柬埔寨的大家庭中,而柬籍人才也能够在宝冶的这个家中,遇见更优秀的自己。

 

张文永
一群人的改变

 

2020年10月份,张文永从马来西亚新山体育场项目,再次转战回到了柬埔寨金边。这个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的城市,与他三年前离开时对比,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每当走到西哈努克大道,张文永总会驻足在自己曾经参与的项目旁,自豪地拍照留念:那是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2016年,在国内项目历练八年的张文永毅然踏上新的征程,选择来到柬埔寨开启海外建设生涯。他说:“趁着年轻,要勇敢地走出舒适区,去看看外面的风景,体验不一样的挑战。”


而刚来柬埔寨,他面对的同样是难度极高的“柬埔寨第一坑”工程。


面对极大挑战及压力,张文永与柬籍同事一同奋战,完成了地下室结构工程期的机电预埋、投标定标前的图纸深化设计、BIM综合深化、材料选择报审采购、现场安装预埋技术指导等工作,获得业主的一致好评。


张文永在办公


但在过程中,他也深切地感受到,彼时柬埔寨人的技术水平远远低于国内,无法满足企业的人才用工需求。


完成项目工作后,张文永在公司安排下前往马来西亚参加新山体育场项目,直到三年后,他成为柬埔寨金边集茂大厦项目的副经理。三年时间的分隔,张文永不仅看到了柬埔寨城市建设的发展,也看到了市场用工环境的改善。


宝冶的属地化水平进一步提高,柬籍同事的用工比例比起以前大大增加,而这些同事的技能水平,同样也有着显著的进步。


这不是一个人的改变,而是一群人的改变,是整体市场环境的改变。


此次集茂大厦项目工程管理采用英文沟通、英文文件管理,但分包团队大多为中国籍,而作业工人又以柬埔寨籍为主,因此项目内的交流语言为英文、中文、高棉语。


项目部的内部一直在互相进行中英柬文互相学习的行动,内部也掀起了学中文的热潮,3名同事还参加了晚间夜校学习中文的活动。


“当他们冲着你笑的时候,会用标准的普通话,向你微笑并说你好,恍惚间还以为自己在国内的某个城市。”


在该项目工作两年多,张文永身边有一半的柬籍同事已经可以进行简单的中文沟通,特别是工程词汇,相当丰富。


在宝冶初来柬埔寨时,为了打好基础,不管是分包商,还是劳务工人,上海宝冶都选择将中国合作较好的分包公司带到柬埔寨,要求其在柬埔寨注册公司。然后根据上海宝冶的管理制度、技术要求和市场标准,一体化培训柬籍员工,使他们接近中国工人的水平。


但如今,上海宝冶的柬籍工人占比超过60%,他们的速度和技术,都接近中国工人的水平。而其他企业,则要用大部分中国工人,才能达到同样的速度。


宝冶的模式,正在体现出越来越大的价值。“培养柬埔寨人才来建设他们自己的国家”,已经得到了市场的证明。


对于未来,张文永有一个大胆且明晰的想法:有一天,宝冶(柬埔寨)将只需要派一个总经理来负责项目,其余同事都将是柬埔寨人。


但这样的未来,还需要更大一群人的改变,才能够实现。


从“柬埔寨第一坑”的技术攻关,到252米高楼的拔地而起,商场、广场、公寓,一个个功能性场所建设、布局与突破,8年时间,每一个项目的开启与完成,都为柬埔寨创建了一个新的“超级链接”,添了一份新气象。


挑战、服务、融入、担当,这是四个风华正茂的中国青年用青春写下的“柬介”,也是宝冶用项目书写在柬埔寨18万平方公里上的前进宣言。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