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新闻 > 为年轻勇士之死哭泣——痛悼菲国警反绑架大队凌加育警官

为年轻勇士之死哭泣——痛悼菲国警反绑架大队凌加育警官

时间: 2022-07-03 08:01 来源: 环球博讯
评论 0 | 阅读 3635

导读:上个周一(6月27日)的早上,我收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6月17日在菲律宾黎刹省比利惹(Pililla)与两名全副武装的绑匪枪战时负伤的24岁菲国警反绑架大队成员乔舒亚.凌加育(Joshua Lingayo)已经不幸离世。

为年轻勇士之死哭泣——痛悼菲国警反绑架大队凌加育警官为年轻勇士之死哭泣——痛悼菲国警反绑架大队凌加育警官

 

      上个周一(6月27日)的早上,我收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6月17日在菲律宾黎刹省比利惹(Pililla)与两名全副武装的绑匪枪战时负伤的24岁菲国警反绑架大队成员乔舒亚.凌加育(Joshua Lingayo)已经不幸离世。

 

  6月28日,我与菲国警代总长沓佬中将和反绑架大队队长诺德.智马思(Rod Dimas)准将一起为这位来自加凌牙省Lubuagan社的年轻警官祈祷,当时的追思会现场还有凌加育的其他菲国警同事和上级。

 

  反绑架大队征得凌加育家人的同意,决定在克楠美军营的太平间为死者举行短暂的守灵仪式,然后将其遗体带回家乡。

 

  凌加育的死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悲伤的消息,因为我们都认为他会挺过去(尽管他伤得不轻)。

 

  这位年轻的反绑架大队特工与死神鏖战了13天,直到他生命的尽头。他因为忠于职守而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死亡对于这名年轻勇敢的警官而言,是一个多么悲惨的结局!

 

  虽然,当天两个小时以后马科斯总统就职典礼联合特遣部队预定的新闻发布会就要召开,但是,我还是赶去克楠美军营太平间向这位倒下的勇士致以最后的敬意。


  等我到了克楠美军营时,却发现他的遗体还在被送往军营的路上。不过,包括凌加育同事和同学在内数十名身穿制服的警察已经并肩站在那里,他们的到来显示出反绑架大队和克楠美军营本部菲国警成员对凌加育警官的高度肯定。

 

  当然,凌加育的家人现在需要的是公众和其他媒体对遇害警察表示相应的尊重和肯定。我们的国家必须知道——又有一位警察因公殉职。

 

  对于菲国警总监沓佬中将和诺德准将来说,这真是又一个悲伤的日子。尤其是沓佬中将,在他和凌加育下士的家人交谈时,真的难掩其悲伤之情。

 

  沓佬瞻仰死者遗容时说:“我们为这名在执行任务中丧生的警察感到悲痛,他可能不再和我们在一起了,但请放心,对于他的记忆是不会被遗忘的”。

 

  这位菲国警现任最高长官还当场宣布追授凌加育菲国警勇气勋章。

 

  事实上,整个菲国警上下正在哀悼又一名“冒着生命危险协助打击绑匪的警察”的去世。沓佬中将指出:“整个菲国警组织都为失去我们的同志而哀悼,他们表现出勇气和英勇,并在履行职责时做出了最大的牺牲。”

 

  从6月25日开始,这位菲国警总负责人就感到非常心痛,当时他曾去看望了米骨警官尼基.考德拉(Nikki Codera)上士,他在6月24日黎明时分在巴西市与一名被通缉的新人民军叛军在枪战中丧生。

 

  6月28日,凌加育下士的父母从沓佬中将、反绑架大队领导层和公共安全互惠基金公司(Public Safety Mutual Benefit Fund, Inc)提供的福利中获得了部分抚慰金;还有部分抚恤金将来自于总统办公室、菲国警特别经济援助及Napolcom基金,截至发稿时,我获悉被反绑架大队已启动向公共安全贷款基金公司(PSSLAI)申请放款程序。

 

  现年24岁的凌加育于2019年加入反绑架大队,成为该部门首批新入职警员。在迪马斯准将的记忆中,凌加育是一名勤奋的特工,他不怕冒险、忠于职守、恪守自己的誓言与绑匪进行殊死搏斗。

 

  在离开克楠美军营太平间之前,沓佬中将曾与我们进行了简短的交谈,其对两名部下死于“那些全副武装、公然挑衅的罪犯之手”中倍感哀痛。

 

  沓佬一边控制自己的眼泪一边说:“凌加育下士是众多在执行任务时献出生命的警察之一,尽管没有多少人记得他们的牺牲。”

 

  他还呼吁全国上下,尤其是希望媒体不要忘记这些倒下警察的英勇行为,甚至提议在有一天或两天的时间,媒体像许多菲人一样,用一个简单的图片或视频做成迅速传播的帖子(就象在脸书上的帖子),为这些牺牲的警察和他们的家人送去更多的关注。

 

  沓佬中将告诉我他真的很伤心,因为在探望病床上的凌加育下士时,他认为凌加育会挺过去。

 

  我也了解到,这位年轻的警察已经在对医生的指示做出反应,甚至在住进医院的头几天,还会竖起拇指说他自己会没事的。

 

  当时,一颗子弹穿透了凌加育的腹部,打碎了其肾脏和肝脏,13天来,巴石市医院的医生竭尽全力拯救这位受害者。然而,13天后,这位反绑架大队的战士还是离我们而去。

 

  我们这个国家记住他,凌加育下士是反绑架大队的一名特工,他在黎刹省的比利惹与两名绑匪发生了枪战,其中一名嫌疑人在他和其同伙被枪杀之前射伤了凌加育警官。

 

  早前,沓佬中将表扬了反绑架大队出色地营救了两名被绑架的人质,并于6月14日在黎刹比利惹开展了行动对两名全副武装的犯罪嫌疑人进行围捕,后者在此次警方行动被击毙。

 

  反绑架大队特工们曾发起了一系列行动,致使两名在马尼拉市敦洛区被绑架菲华表兄弟10天后安全获救。

 

  根据迪马斯准将的说法,绑架者当时要求支付1亿比索赎金,涉事受害人为一名21岁的学生和一名34岁的商人。

 

  沓佬中将透露说:受害者家属当时及时向警方报案,使迪马斯领导的反绑架大队能够立即采取行动,以确保两名人质的安全获释。

 

  在两名受害者安全获救后,由蔡嘉权(Ka Kuen Chua)领导的恢复治安运动(MRPO)向菲国警反绑架大队表示祝贺,祝贺此次解救行动成功,使“两名受害者安全返回家人身边”。

 

  事实证明,这两名认定为“马克和莫里斯”的受害者于6月3日在马尼拉敦洛的圣拉斐尔小区(San Rafael Village)被四名乘坐本田休旅车和摩托车的武装人员绑架。

 

  这辆在绑架和赎金支付期间使用的汽车于1997年被盗。迪马斯准将声称:这辆被追回的本田休旅车车的被杀司机,车牌号为XJC 170,被确定为加拉米尔.万图拉(Jerameel Ventura),而驾驶的另一辆车是他的同伙罗利.黎耶斯.卡斯提洛(Rolly Reyes Castillo)。

 

  当凌加育和其同事冲进去逮捕他们时,两名嫌疑人中的一名立即向前者的腹部开枪,当时其他警察当场还击击毙这两名嫌疑人。嫌疑人使用的武器为一把0.45口径手枪、一把9毫米手枪、一把英格拉姆全自动手枪。

 

  在凌加育去世之前,沓佬中将就称赞反绑架大队在打击绑架勒索团伙方面做得很好。

 

  他说:“我们看到了反绑架大队的努力,实际上这是一场为期10天的苦战,大家对没有睡觉,但行动很成功。因此,我要赞扬以迪马斯准将为首的反绑架大队,他们的工作做得很好,他们真的做的很多。”

 

  事实证明,沓佬的这番话真的应该被视为对凌加育下士的一种褒扬。

标签: 菲律宾绑架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