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也聊聊柬埔寨与金三角的“菜农”故事

也聊聊柬埔寨与金三角的“菜农”故事

时间:2019年04月14日 来源: 环球博讯
评论 0 | 阅读 7964

导读:就在你做梦都想挣脱底层的桎梏时,突然,一个机会来了。百万年薪喊你去柬埔寨做赌博网站(俗称种菠菜),你会经不住诱惑吗?

也聊聊柬埔寨与金三角的“菜农”故事

 

生活成本太高,收入勉强维持生活,不时支付宝续命;攒钱数年只够一辆车的首付,房子没有父母支持根本买不起;结婚生子之后压力山大如履薄冰,感觉这辈子都没法彻底致富了。

 

这是很多家庭条件不太好的中国年轻人的真实写照。就在你做梦都想挣脱底层的桎梏时,突然,一个机会来了。百万年薪喊你去柬埔寨做赌博网站(俗称种菠菜),你会经不住诱惑吗?


前段时间我的一个读者就遇到了这样的“好事”,他在微信上找我:“超哥,朋友说柬埔寨有个机会,开发赌博游戏,年薪给我100万,我有点心动了。”

 

也聊聊柬埔寨与金三角的“菜农”故事


我看了之后差点没把舌头给闪了,年薪一百万,天呐,你还真的信了?我劝他不要抱有幻想,巨大诱惑说不定是骗局。


但读者铁了心要去,因为他当时一无所有,老婆也生病了。在我看来,这位读者的经历并不只是个体的命运抉择,实际上目前有数十万中国人在境外从事网络赌博业。


去东南亚搞网络赌博,似乎成了一条摆脱贫穷的捷径,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百万年薪,诱惑还是诱骗?


“如果我在老家湖北的小县城里上班,一个月3千块,一辈子都买不了房。”初到柬埔寨赌城西港时我和一位做赌博网站的小哥在阳台上抽烟闲聊,他神情满足而又略带一丝骄傲地对我说,“我才22岁,来搞这个两年了,多少钱我不方便说,但绝对比国内同龄人多。我那几个发小在老家一个月真的就3千块,吃土都吃不到好土。”


虽然22岁的他长得比28岁的我看起来还像48岁,但我知道他说的是心里话。国内工资太低、生活成本太高+博彩业的高薪诱惑,是绝大多数跑路东南亚的中国人做博彩的理由。


网络赌博在从业者的黑话里叫“种菠菜”(博彩的谐音),而从业者则自称“菜农”。柬埔寨的波贝、西港,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缅甸小勐拉,老挝金三角特区……都是他们的“根据地”。


数十万中国菜农如蝗虫一般“侵入”东南亚。他们像打了鸡血一样疯狂建设、推广赌博网站,诱骗国内同胞投注,并以此获取暴利。


我的读者中便有数十名“菜农”,加上我曾在西港、金三角特区走访调查,得以了解他们的经历与故事。好好的国内不呆跑去东南亚穷国为哪般?正所谓无利不起早,钱是绕不开的话题。


博彩从业者中人数最多的是推广人员,被业内人士亲切地称作“狗推”,负责用微信引导赌客投注。博彩公司在招聘时对狗推的要求非常低,低到“会微信打字聊天”就行。


而给出薪资待遇普遍在6000—10000元起薪+客户输钱提成,不仅包吃住而且包机票、签证费。


在贴吧、豆瓣、智联等各大平台,经常可以看到招募狗推的广告。对于不少没有大学文凭以及一技之长的国内青年而言,这可是不小的诱惑。特别是那些已经破产的瘫痪老哥,更是趋之若鹜。

 

也聊聊柬埔寨与金三角的“菜农”故事

某博彩公司的招聘广告,BC=博彩


然而异域高薪看起来很诱人,实际情况却远不如想象中那般美好。读者陈兄最近的一份狗推工作是在西港,当时广告上写的是底薪7000,做到春节不回家公司发8000元的补贴。这让早已瘫痪且负债累累的陈兄欣喜若狂,毫不犹豫地去搬砖了。


可到过年时,公司根本不发那8000元补贴,理由是公司人事有变动,以前的主管走了,薪资政策也改了。补贴不发也就算了,底薪也降到了6000元。


在金三角特区,不少博彩公司招聘上写着8000元底薪,实际底薪只有4000元。某些黑心公司更是令人发指,狗推谈到大客户,公司会黑掉提成。


什么,你觉得被骗了想找公司讨说法、对着干?人在海外无法可依,黑心的博彩公司废你一条腿不见得比你捏死一只蚂蚁难。


传说中的百万年薪更是扯淡,醒醒好吗,哪行哪业的高收入不是头部人员占据的?


比起其他行业,网络博彩更是金字塔尖的行业,1%的人拿90%以上的利润。能拿百万年薪的是股东、核心高管、顶级开发工程师、家族企业中的管理者,而普通菜农吃的是残羹剩饭,做的是爱情里二手的备胎。


当然了,有一些菜农对于高薪暴富有迷之自信,如同传销的套路,自己都深陷泥潭了却到处画饼。


在西港做报道时我刚接触博彩业,就在某博彩基地遇到了一位这样的人事小主管。


“我在这里混得算一般吧,也就年薪200万吧。和女朋友在国内全款买了房子和车,你说我不出国种菜能有这成就吗?这里年薪几百万的多的去了,戴蓝色工作牌的都是年薪百万以上的,低调。”


小伙打开了话匣子就收不住了,“来国外就是闯个机会,咱们这行机会大着呢。哪天逮着个大客户输个几千万,就直接走向人生巅峰了啊。”


聊着聊着,卧槽,我发现他竟然试图拉我入伙。后来西港另一位人事读者告诉我,那位主管的确是在拉我入伙,因为成功招募一个人入职可以获得数千元的奖励。


这位读者也做了两年人事,工资一千多美元。西港消费水平比上海还高(以美元为主要流通货币),随便出去搓一顿得七八十美元,收入只够维持日常开销。

 

也聊聊柬埔寨与金三角的“菜农”故事


绝大多数菜农抱着获取更高收入的目的来到东南亚,混来混去依然月光,甚至还会负债。


他们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一个月通常只休息一天,像流水线上的机器一样不停地工作。住在6-8人间宿舍里,除了工作便是睡觉,满脑子投注、充值、计划。


博彩业不养闲人,狗推们的工作压力非常大。在金三角时,每到凌晨时分菜农下班时,主管都会带领员工喊话。


众人齐呼诸如“团结奋进、吃苦耐劳”等口号,广场随处可见数十个员工围成一圈听主管训话:


“你们漂洋过海来这里,做不出业绩对得起自己吗?对得起父母吗?”


此外,博彩业有一套极其严苛的管理制度,一旦触犯禁忌后果十分严重。


在一些公司,上班期间用私人手机、乱丢烟头、不讲究餐桌礼仪等会被处以3000元以上的罚款。严重的比如拍照泄露公司办公场所、工作资料等,在柬埔寨会被关进小黑屋殴打,在金三角则有水牢伺候。


说句不客气的话,菜农们远赴海外种菠菜为虎作伥,却只能沦为廉价劳动力。比起博彩业头部人员的暴利,普通从业者像狗一样喘息,被管理者精神强奸,可怜、可恨更可悲。


阿星是我在金三角特区的一个读者,他戏称自己是“做菜刀”的。做菜刀是一句黑话,指的是从事赌博网站、游戏开发,在博彩业中属于技术人员。


他是福建龙岩人,来金三角已经三个月了,之前是国内某牧场的兽医。


福建龙岩并不出名,但了解内幕的人都知道,它是中国的博彩大市。金三角特区的大部分博彩公司是福建人开的,大部分从业者也是福建人。

 

也聊聊柬埔寨与金三角的“菜农”故事

金三角特区里的博彩公司办公楼


阿星失业后找不到好的出路,过年同学聚会时发现,桌上10个人里有8个都在东南亚搞网络赌博,于是果断加入。


当年鲁迅弃医从文、孙中山弃医从政,阿星则弃医从赌。


博彩从业人员的地域性非常强,特别是网站开发、财务管理等核心岗位,只招信得过的同乡。因而自学了网站开发的阿星收入较高,稳定月薪有20K外加奖金。但阿星护照上的福建籍贯,也让他成了边防海关重点盯防的对象。


福建公安在各个出入境口岸进行侦查,阿星如果被查到,公安会直接撕掉他的护照。


目前阿星已经很难回国了,而偷渡的风险太大,他微信里直言:“出来就回不去了。”

 

也聊聊柬埔寨与金三角的“菜农”故事


“我当时刚出国,警察就去我家了,让我赶紧回国,不然久了就回不去了。”阿星说,“我们龙岩做这行的太多了,名声都臭了,出去做什么、家里什么底细,警察一清二楚。”


阿星的女朋友是公务员,无法出国见他,三个月不见面加上阿星的灰色职业,让这段感情进入了微妙时期。


和阿星聊天时,他不无遗憾地表示最终结果很可能是分手。


“谁又想出国搞这些破事呢?国内工资实在太低了,没钱买房子,没钱结婚。阶层已经固化,底层的人一直看不到希望就会麻木,麻木时看到了希望又会变得贪婪、愚蠢,可能我就是那个在底层看到希望的人吧。”


网络赌博业正是阿星眼中的希望,他深知这个臭名昭著的行业让自己回不了国、可能因此失去爱情、让国内的赌徒倾家荡产,但他暂时不会离开。(注:我无意为阿星辩护,只是客观呈现博彩从业者的真实心态。)

 

做这行会上瘾的,因为其他事我都不会做了”,景兄是我的一位河南读者,他曾一度信誓旦旦要远离博彩业,但辞职后又重蹈覆辙,最后过年时经不住诱惑去赌场输到被关小黑屋,家里交钱才赎出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远方不远】,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观点)

标签: 柬埔寨菜农

评论(0)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