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陌生人社交=色交!一个为黑灰产做嫁衣裳的行业!

陌生人社交=色交!一个为黑灰产做嫁衣裳的行业!

时间:2019年06月10日 来源: 环球博讯
评论 0 | 阅读 15957

导读:陌生人社交,这个凭借荷尔蒙点燃的生意竟然可以滋养一条产业链,行业乱象可见一斑。陌生人社交行业残垣断壁下,“色交”游戏的绳索要如何把控呢?

陌生人社交=色交!一个为黑灰产做嫁衣裳的行业!

 

“陌生人社交可能是一个伪命题,用户熟悉后,终究会回到微信”,已经做过七八款社交产品的创业者陈卿凡(化名),如此总结。

 

2018年,国内陌生人社交用户规模达5.92亿人,2019年整体用户规模获将突破6亿人。

 

公开资料显示,从2008年至2015年,8年间社交类APP产品共上线153款,平均每年上线19款;2018年,共诞生159款社交类APP产品;2019年前两个月,已经上线53款社交软件。从增长势态来看,2019年很有可能超过2018年的数量。

 

4月20日,探探突然从应用商店下架,此次下架原委为平台出现违规内容。陌生人社交行业风波不断。

 

据了解,陌生人社交平台成为微商、酒托、色情交易等产业链寄生所,为业内公知。例如一家卖化妆品的小公司,每套产品销售单价上万元,年流水可以达到几十万。

 

陌生人社交,这个凭借荷尔蒙点燃的生意竟然可以滋养一条产业链,行业乱象可见一斑。

 

陌生人社交=色交!一个为黑灰产做嫁衣裳的行业!

 

随着消费升级培养出的用户社交需求逐渐多样化,社交作为永恒性的社交话题,跟随时代的变迁也在不断催生出新的化学反应。

 

陌生人社交行业残垣断壁下,“色交”游戏的绳索要如何把控呢?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头部下架,野蛮生长戛然而止

 

4月20日,陌生人社交APP探探突然从安卓市场下架,随后在苹果应用商店也相继下架。有消息称此次下架原因或许与传播违规违法信息有关。探探这次被下架,也导致母公司陌陌在美股市场股价一度走低。

 

此时,距离陌陌收购探探不过一年多光景。2018年2月23日,陌陌官方发公告称,以新发行约530万股陌陌A类股票,以及6.009亿美元现金,总共7.71亿美元收购探探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该起交易被称为2018年互联网第一大并购案。

 

对于陌陌来讲,探探的下架只是一个开始。探探下线不久,陌陌发布公告表示,自2019年5月11日起一个月中,公司将推出相关内部措施,以加强内容安全方面工作。

 

除其他相关自查措施外,此次自查工作中重点,为公司将在2019年5月11日至2019年6月11日期间,暂时性关闭用户发布动态功能。目前,陌陌方面对此项自查措施可能对公司运营产生的影响正在进行评估。

 

5月28日,陌陌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报告期内,公司净营收达37.23亿元人民币(约5.547亿美元),同比增长35%;净利润2.893亿元(约431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8.252亿元,这一变化的原因主要是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确认了总计5.931亿元(约6960万美元)的特定期权股权奖励费用,去年同期的确认股权奖励费用为7870万元。

 

尤其2019年第一季度,国内互联网公司的日子普遍有些“难过”。伴随着熊猫直播倒闭,直播风口消退之余,陌陌的直播业务依旧坚挺。

 

但是,监管一直是悬挂在陌陌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旦出现色情、诈骗等问题,将对平台造成毁灭性打击。探探下架,陌陌只能暂时性关闭用户发布动态功能。

 

头部平台正在面临史上最强监管,这在其行业中也被同比例放大。整个陌生人社交行业也会在越来越严格的监管中重新找到更准确的方向。

 

铅笔道从相关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目前国内整个关于两性相关的产业治理风气非常紧张,可能近5年到10年间最紧的时期。

 

一款产品的主要发展方向,主要由创始人价值观和认知决定,而陌生人社交行业本身是有些暧昧的行业,通过产品来引导人们好的一面或者不好的一面,都与产品本身的价值观有直接影响。

 

探探下线后,整个陌生人社交领域陷入恐慌。一个标杆性产品惨遭下架,其他不成熟的产品的商业模式和内容审核等也在遭受考验。

 

“很多起步不久的软件一开始觉得自己找到一个很好的切入点,但没过多久发现,基本上都是一个伪命题。”陌生人社交连续创业者陈卿凡(化名)表示,探探下架后,其它软件纷纷开始自查,考虑业务转型。

 

一路野蛮生长的陌生人社交行业,恐怕即将迎来它的艰难时刻。

 

自顾不暇,却滋养了另一产业

 

交流是人性本能,社交类产品都在试图解决用户的孤独感,满足用户渴望获得认可的需求,这个动力带动一个产业的爆发,也因此加速一款产品的陨落。

 

陈卿凡使用过几十款社交产品,soul刚刚兴起时,他做过一些调研分析,发现了一些有趣且令人惊讶的现象:Soul上面的用户很多都是从探探上转移过来的。

 

陈卿凡曾抽样调查了200名左右的探探用户,他发现这些人其实很害怕社交。而平台上不靠谱的现象,让用户逐渐对探探们失去兴趣。

 

据相关媒体报道,一位探探用户在平台上经历了灰暗的24小时:购买探探季度会员后,平台共为他匹配了246个人,其中添加微信30人,直播托15个、游戏托5个、影视骗局2个、博彩引流2个、零食托1个,真人5人,其中一个是产品经理在感受产品,另一个是某出海公司的实习生在看社交类项目,有交友需求的仅为3人。

 

陈卿凡也经历过这类事情。当时他和一个女孩聊了很久,最后发现她其实是一个卖口红的微商。

 

“遇到卖口红的微商其实是小概率事件,深入调查产业链发现,这个老板之前是做直销的,后来转型做了微商。”微商是这家直销公司的一个业务,他们顶端的总公司在国内多个城市设点,大量的招人,并且工资都很高。

 

陈卿凡曾目睹了一家这样的公司,“一个不大的地方,能容纳几百号人”,从业人员多是退休人员、兼职大学生。他们会根据用户在探探上发布的动态来考量个人消费能力,确定对这个人投入的精力。

 

他们一般都会瞄准比较有财力的网红,公司内部也会专门拍摄视频和照片,以此吸引“目标”。虽然不排除用户会在动态中发布假照片,来伪装自己的财务状况,但主要还是看销售的产品属性。

 

“那些员工每天就是陪人聊天,“放长线钓大鱼”。像是一些女孩需要聊半个月才会敞开心扉,他们会一直等。”陈卿凡透露,这个产业链非常大,匹配到10个人,可能两三个是微商,聊了很久他们为什么还没有向你推销产品呢?肯定是感觉还没有熟到那个地步,这是个很可怕的现象。

 

比如一家卖化妆品的小公司,他们一套化妆品单价几千元,但大部分要上万元,依靠此种方式,一个月流水可以做到几十万。

 

一款纯粹的社交软件,竟然衍生出这样一个令人惊讶的产业,足以折射出陌生人社交行业乱象丛生。

 

“探探可能自己也想不到,最后真正威胁到自己的不是对手,而是自己的用户。”陈卿凡称。

 

陌生人社交是个伪命题?

 

陈卿凡早在17岁时,便踏入了社交创业领域。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的心情很低落,外冷内热的性格导致我不太会处理社会关系。当时,我特别想找人说说话,但发现找不到那个可以说话的人。”他想到,如果自己可以动手做一款产品,随时能找人倾诉,发泄负能量,但又不会让很熟的人知道自己的心事。

 

彼时,探探还处于研发阶段,陌生人社交市场,陌陌一家独大。

 

四个月后,一款名为“柚子恋人”的陌生人社交软件出现。在柚子恋人平台上,用户看不到对方的相貌,仅是通过随机匹配,两个陌生人敞开胸怀的聊天,然后关断通话,回到各自的生活中。这种社交形式类似于向树洞倾诉,追求一时感情的宣泄。

 

当时的柚子恋人没有接广告,陈卿凡一心为用户提供一个可以安全倾诉的“树洞”,这样有些天真的想法导致柚子恋人没有走上商业化路径,模式与soul几近相同,虽然杀入陌生人社交行业较早,但终究抵不过淘汰的命数。

 

陈卿凡反思,陌生人社交,即好做,也难做。情绪都是一瞬间,突然想找人聊天,便打开软件,结束了多数会卸载软件。陌生人社交软件更像一种工具的存在,而不适合做社区。

 

他认为,陌生人社交仅仅是一个工具的存在,而这个产业其实是一个伪命题。线上线下的融合,才会产生真正的价值。

 

曾从事过社交创业的投资人张肖磊(化名)也有相似观点。,“这个行业是一直向上的,人都会有这样的需求,只是它的痛点其实在线下。”

 

在张肖磊看来,“线上陌生人社交竞争太惨烈了,基本上每个角落都有人做,但没有一款产品解决实质性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至2015年,8年间社交类APP产品上线数量共153款,平均一年上线19款。但在2018年,一年时间有159款社交类APP诞生,比2017年翻了一倍,曾红极一时的音遇、ZEPETO也在去年问世,那是社交产品的爆发期。

 

2019年前两个月,APP Store新上架53款社交类APP,从势态来看,很有可能超过2018年的数量。

 

年初,一款名为“Spot”的陌生人社交APP荣登 App Store 应用总榜(免费)和社交榜(免费)第一,iOS 端单日最高下载量 34w+。这款95后创业所做的社交软件,被外界称为自带病毒传播属性,简单的玩法,不特别的界面设计,在业内饱受争议。

 

然而,陌生人社交本质上还是荷尔蒙驱动,即便是soul这样的不看对方照片,仅是通过声音完成一次“心灵上的交流”,背后也是荷尔蒙推动。

 

“但如果是纯粹做非荷尔蒙的话,肯定是不行的”。张肖磊称,在陌生人社交领域,如果单纯做线上,仅是隔靴搔痒。自己看项目时,更多还是看重这款产品通往线下的可能。双方通过社交软件从线上走向线下,常理会认为这是双方沟通的结果,这是一个必要非充分条件。

 

值得一提的是,陌生人社交中不乏一些闷声发大财的公司,例如花蛇、Mico、Blued等,这些平台在三观伦理道德上打着擦边球,做着人性的生意。“陌陌和这些平台相比,简直是‘正人君子’。”张肖磊说道。

 

今年,或许是陌生人社交行业走向规范的节点。

 

从此前探探的数据,足以看出国内市场对于这款基于荷尔蒙倾向的陌生人社交工具的态度。

 

“一款成功的产品要考虑是否为刚需,而想要高频使用,就必须要向人性、七宗罪的方向考虑”,钟鹏说到。无论从主观因素、客观因素、外部环境、人性心理来看,一款短平快且能迅速满足人们内心需求的产品,的确能最快速的抢占市场,且在市场夺得一席之地。不得不承认,越符合人内心需求的产品越能稳固市场地位,这是成正比变化的状态。

 

几乎每一项荣光的背后都有原罪,陌生人社交赛道,游走在灰色之下,是时候换一种姿态成长了。这门源于欲望的生意,生长、变革的边界,仍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标签: 色交

评论(0)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