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美媒:中国大陆已拥有一个新型的大赌场

美媒:中国大陆已拥有一个新型的大赌场

时间:2019年07月09日 来源: 环球博讯
评论 0 | 阅读 10110

导读:赌博在中国是非法的,但这并没有阻止范某在网上下注数万美元。这位来自海南省的30岁店员去年早些时候从营销人员那里了解到网络赌博。范某认为,他因玩过无赌注的在线纸牌游戏,促使营销人员联系了他。

美媒:中国大陆已拥有一个新型的大赌场

 

(本文译自美国新闻媒体《Los Angeles Times 》)

 

赌博在中国是非法的,但这并没有阻止范某在网上下注数万美元。

 

这位来自海南省的30岁店员去年早些时候从营销人员那里了解到网络赌博。范某认为,他因玩过无赌注的在线纸牌游戏,促使营销人员联系了他。

 

他表示:“他们知道我是一个潜在的赌徒。”

 

起初,营销人员说服他玩纸牌类的线上赌博游戏。 这既增加了游戏的刺激度,并有机会赢钱,而且他已经在此前的游戏中获得了乐趣。

 

但玩纸牌游戏很慢很乏味,而且范某一直输钱。营销人员这时建议他尝试一款名为“腾讯分分彩”的游戏,该游戏根据登入社交App的用户总数生成中奖号码。 顾名思义,每分钟都有新的机会中奖。

 

他很快就上瘾了,有时只下注1.5美元,但在疯狂时也会下注1万美元。

 

他说:“我玩得越久,下注的金额就会越大。”

 

该网络博彩公司及其营销人员位于离中国数百公里外的菲律宾,在一个中国当局无法立即插手的地方安全运营着。

 

这个东南亚国家正在被在线博彩公司的大规模激增所改变,这些公司面对的玩家大多数来自中国。中国公民近年来收入的快速增加也促使更多人参与网络赌博。

 

许多以中国赌客为目标的博彩网站都有在马尼拉设有百家乐赌桌的现场直播。

 

据菲律宾政府称,这将使菲律宾2019年的赌博总收入达到41亿美元,远高于2016年的10亿美元。

 

该收入也包括传统赌场,传统赌场从不断增长的中国旅客人数中也得到了推动。

 

博彩公司在菲律宾支付工资、租金、政府贿赂和其他费用的资金给菲律宾经济带来一个巨大的推动。去年,菲律宾当局征收的博彩许可费用达到1.4亿美元,这比起2016年高出11倍,该领域目前是仅次于税收和海关的第三大政府收入来源。

 

在菲律宾首都,博彩公司及其员工将商业和住宅租金推至历史新高。

 

据估计,至少有10万名中国公民来到马尼拉,从事博彩公司营销员、技术支持专家和工程师的工作,这些都是为了服务讲普通话的赌客。

 

位于马尼拉的研究和咨询机构“亚洲博彩简报”(Asia Gaming Brief)总经理罗莎琳德·韦德(Rosalind Wade)说:“每个人都在追逐中国客户,因为他们是最大的市场,也是最大的赌客群体。”

 

菲律宾总统杜特地此前曾指责该行业是犯罪的载体,但目前已改变态度并呼吁扩大该行业。

 

杜特地近日在活动上表示:“这些赌博行为,我没办法控制它们。”

 

菲律宾离岸博彩业的崛起始于赌场实体。

 

在过去十年中,该国已经建造了该地区一些最大的赌场度假村,没有一个比位于马尼拉湾的娱乐城开发区更大。

 

这里闪闪发光的赌场和酒店帮助菲律宾成为亚洲第三大最赚钱的赌博目的地,仅次于新加坡,但仍远远落后于世界领先的澳门。

 

中国赌客曾经对在菲律宾赌博的想法不屑一顾。但在2016年,杜特地宣布与美国 “分离” ,并与中国重新调整关系后,该情况立即得到改善。据菲律宾旅游部称,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每年到访菲律宾的中国游客人数几乎翻了一番,达到120万人次。

 

在马尼拉新濠天地,来自中国的百家乐玩家在赌场贵宾室里一下注就是数万美元。

 

但最大的赌注还是通过远程下注。赌场员工使用平板电脑和耳机与国外赌客通过摄像机进行交流,会说普通话的女员工准备了一堆价值超过1.9万美元的筹码,耐心等待赌客指示。

 

这种做法被称为代理投注,这在几乎所有国家都是非法的,因为人们对远程赌博者知之甚少。

 

它能够在菲律宾受到欢迎,强调着该国家为了获取中国资金的意愿。

 

几乎一夜之间,来自菲律宾和东南亚的投资者抓住了接触中国赌客市场的新机会。

 

赌客通常选择的在线游戏是百家乐。

 

该网站还提供俄罗斯轮盘和中国骰子游戏“骰寶”。许多博彩网站都有直播在空桌子上操作赌局的荷官。

 

据一位提供支付平台并运营一个具有虚拟老虎机功能的网站的博彩业高管说,一些网站每天能收到超过300万美元的存款,这些都是玩家用在博彩网站下注的资金。

 

他愿意在媒体面前说这番话的条件是,他的名字不能被曝出来,因为他的生意性质很敏感,牵涉到很多风险。他说,不到一周,他的一个客户就损失了30万美元。

 

该行业发展越快,就越需要具备语言技能和文化知识的员工来操纵并诱惑中国赌客。

 

起初,博彩公司将目光投向已经在菲律宾留学的中国学生。

 

最后,那个劳动力池也干涸了。博彩公司变得绝望,便开始在中国的火车站外招聘,通常火车站外的广场聚集着一堆求职者。

 

如今,该行业利用社交媒体或口碑来寻找劳动力。

 

这些员工几乎都在20岁出头,带着高薪和福利(如免费住宿、餐食和来回航班机票等福利)被引诱到菲律宾。

 

一位在线博彩公司经理说:“这是一项无聊的工作。我们每天要接很多短信和电话,且要轮班12个小时。”

 

该经理也要求媒体不要公布他的姓名,因为该工作在中国是非法的。

 

这位经理说,他在2011年来到马尼拉并在某大学学习英文,此后便在一家博彩公司工作,而其家庭的舒适度也自此提高了不少。现如今,他已经能在马尼拉轻松找到他最喜欢的辣湖南菜了。

 

对许多博彩公司的雇员来说,这份工作是他们第一次体验到经济自由。

 

该经理说:“如果他们不来这里,他们最终会在工厂工作。”

 

这么多大学年龄的外国人的出现着实让一些当地居民感到不安。菲律宾专业人士抱怨中国员工大声喧哗、喜爱乱抽烟并缺乏英语能力。另一些人则嘲笑说,菲律宾一些最新的高薪工作将流向外国人,而数以百万计的菲律宾人将继续不得不出国找工作。

 

移民局发言人桑多瓦尔(Dana Krizia Mengote Sandoval)说:“文化差异是造成敌意的主要原因。”

 

房地产业主当然是该行业的主要受益者之一。自2016年离岸博彩公司大举涌进之际,马尼拉周边的房地产价格已飙升40%。

 

马尼拉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负责人大卫•李秋(David Leechiu,译音)表示,一些博彩公司业者正争先恐后地为他们的员工寻找办公空间和公寓,并提前提供一年的租金。

 

他说,这些中国人的存在也有助于吸引来自中国和东南亚其他地区的投资者前往菲律宾。“我们可以称之为‘中国侵略’,但不仅仅是这样。因为菲律宾向全世界是开放的。”

 

菲律宾和中国都忽视了自己的法律,使该行业得以不受规范的繁荣发展。

 

法律规定,这些博彩网站不允许面对任何禁止赌博的国家。

 

贿赂也变得更为常见。马尼拉一名博彩经营者的前安全顾问说,该公司每月支付50万至100万美元的贿款。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顾问说:“立法者、执法人员、移民官员,他们都曾来过公司要求给予回扣/贿赂,因为他们知道这些钱来自中国。”

 

就中国而言,中国政府几乎没有向菲律宾施加压力,要求其停止对中国赌客的诱惑。它也没有采取行动打击该行业所依赖的黑市银行体系。

 

中国农村居民被招募到主要商业银行开户,以换取象征性的费用。随后赌场经纪人指示赌徒需要把钱存到哪里,而这些交易将被掩盖为日常用品的零售购买,如电话卡、鞋子等。

 

这最终使赌徒们面临经济风险。

 

在他开始深陷博彩游戏后的几个月内,范某便负债累累,并开始向朋友、家人和网上借贷。当范某不能偿还一笔贷款时,他就会开一张信用卡或从另一家网上银行借款。

 

在去年6月的一天,范某幸运地赢到了一大笔奖金,几乎可以返还其15万美元的损失。但到了收款的时候,他的账户突然被取消了,而他在菲律宾的代理人也失踪了。

 

范某想去报警,但心想自己所做的也是违法事情便打消念头。

 

范某说:“他们可能因此逮捕我。我以后肯定不会再玩了。” 我要慢慢地回到正常生活,做我日常的工作,努力赚钱,然后把钱一笔一笔还完。”

标签: 中国赌场

评论(0)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