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柬漂故事:搅进西港赌场,他千万身家打水漂

柬漂故事:搅进西港赌场,他千万身家打水漂

时间: 2020-06-18 16:27 来源: 柬漂故事集
评论 0 | 阅读 36508

导读:商场如战场,更遑论是西港(柬埔寨)这个变化莫测的地方。罗哥在这里赚了千万,也在这里把千万都送了回去。

柬漂故事:搅进西港赌场,他千万身家打水漂

 

商场如战场,更遑论是西港(柬埔寨)这个变化莫测的地方。

 

罗哥在这里赚了千万,也在这里把千万都送了回去。

 

1

 

今年5月中的时候,老杨约了几个同行,一起请前辈罗哥喝了顿酒。

 

罗哥是圈子里的传奇,在柬埔寨待了10年,早早在暹粒开了家饭店,每年靠着来柬的后辈以及来往柬埔寨的游客,不说大赚,小有积蓄是铁板钉钉的事。

 

但就是这样一个让老杨他们仰望的罗哥,在5月底去了老杨所在的公司,成了老杨手下的一名员工。

 

老杨说,他差不多有一年多没见过罗哥了,虽然两人都在西港,但是这次见面,他明显的感觉到了曾经意气风发、豪情万丈的男人,开始变得精神萎靡、形销骨立。

 

几杯酒下肚,大家从天南海北乱侃到西港未来发展,最后只剩下罗哥一个人在闷头倒苦水。

 

一杯啤酒下肚,罗哥长叹了一声,“这几年相当于白干了,攒的钱全亏在了西港,几千万就这么填了进来,有时候想起来都恨不得跳海。”

 

老杨听了十分吃惊,近两年来净听罗哥在西港怎么赚钱了,却没想到现在能亏到这个地步。

 

桌上的几个人都不信罗哥亏了个底朝天,凭罗哥在柬埔寨摸爬滚打十多年的经验,怎么可能亏成这样?

 

退一万步讲,就算禁网赌令后西港商家元气大伤,再加上疫情导致生意全没,罗哥也不至于混的这么惨。

 

当时罗哥正喝得满脸通红,他把酒杯往桌中一推,瘫靠在椅子上,说起了这两年他在西港投资的曲折经历来。

 

2

 

罗哥在暹粒开饭店的时候,对于很多同一圈子的后辈而言,去暹粒玩若说吴哥窟是第一站,那么第二站肯定是罗哥的饭店。

 

罗哥本人并不常在店里,他自己有一份正职工作,在一家公司做翻译。

 

翻译这一行,除了少数需要坐办公室动笔杆子的,大部分要么去工地和人打交道,要么跟着老板偶尔外出见客户,总而言之,罗哥凭着当翻译的东风,给自己的饭店带去了很多客源。

 

在同学们都还在苦苦挣扎埋头努力工作的时候,罗哥显然已经超出他们一大截,成功在暹粒扎下了根。

 

罗哥的同学其实也算是挺成功的,他们在柬埔寨从事各行业的工作,甚至有人专门和政府打交道,各种政府公文相关法律,似乎没有这个小圈子里不知道的。

 

总而言之,依托着小圈子的便利,罗哥在暹粒的生意一直很好。

 

2016年,罗哥的死党老秋跟着老板去了趟西港,等老秋回来以后,就开始在小圈子里谈起了在西港的见闻来。

 

说句实在话,西港这个地方罗哥他们去过很多次,但是加上其他同学透露出来的信息,罗哥决定还是自己亲自再跑一趟。

 

“西港不得了,要飞天。”

 

这是当时罗哥去完西港后的唯一想法,找了个本地朋友,借他的名义买了2亩土地,再抵押给罗哥,就这样罗哥正式上岗成了一个“地主”。

 

16年的西港,在罗哥看来依然只是个小渔村,但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迅速滋生了一批电信诈骗团伙,尽管当时柬政府强力打击了这些不法分子,但是对于时刻关注西港的罗哥来说,眼前似乎出现了一条赚钱的大路。

 

当时其实就已经有大老板进驻西港,并不断的制造噱头,通过虚构故事把人骗过来投资。

 

罗哥见证过金边房地产行业的变化,更是见证过钻石岛从一个偏僻的郊区变成寸土寸金的地方,在他看来,西港即使成不了第二个金边,但是土地的价值必然会在未来涨上天。

 

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罗哥又花了近30万美元在西港买了5亩地。

 

柬漂故事:搅进西港赌场,他千万身家打水漂

 

当时西港的土地有多便宜?有的地皮1平方米100美元不到。

 

罗哥就这样,在尚未看到回报的时候,就头脑一热把土地买到了兜里。


3

 

事实证明,在网投大军的推动下,罗哥买的土地根本不用担心赔钱的事情,仅一年他的土地就翻了近5倍。

 

300万人民币不到买的土地翻了5倍是什么概念?罗哥一跃成为了千万富翁。

 

炒地皮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更遑论食髓知味,被暴利冲的有点摸不着头脑的罗哥。

 

他看着手里的土地,建立起了炒地皮的信心,时不时在小圈子里款款而谈,俨然已经掌握了西港未来的发展走向。

 

土地越买越多,差的债也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但是罗哥不在乎。

 

17年底,罗哥已经不满足炒地皮了,毕竟在柬埔寨炒地皮很容易就如空中楼阁一般一夕倾塌。

 

从整个西港的发展形势来判断,罗哥很果断的出手了手上的大部分地皮,只留下了一小块,自己建了个小饭店搞起经营来。

 

谈到这,罗哥闷了一口酒,苦笑了一声:“说到底,我还是怕了。”

 

炒了一年地皮,罗哥临了却害怕了,还没到顶峰就抽身离开,但尽管这样,他还是赚了大钱,至于他到底在这场地皮经济中赚了多少钱,只有他本人清楚。

 

不过小圈子里却有人猜测,罗哥至少转手赚了个两三千万。

 

在西港开餐厅是真的赚钱,罗哥的客人大多都是菜农或是赌场里的一些打手,尽管这些人有的看上去凶神恶煞,但却都是掉金元宝的主。

 

有时候一天盈利个万把块美元都是常事,再一对比暹粒的小餐馆,罗哥拍手决定把暹粒那边的厨师调过来,顺便把店也挪了过来。

 

罗哥的生意很红火,白天规矩做中餐,晚上还供应烧烤,凭着一手好厨艺,他在西港真的是风生水起。

 

再后来,罗哥就成了圈子里的传奇,从小有身家一跃身家过千万,这样的本事跟经历,说起来都让圈子里的小后辈两眼放光。

 

有人说,人一旦有钱了就会变坏,罗哥没变坏,但是他的赚钱头脑,似乎被钱冲昏了。

 

4

 

18年底的时候,此前有个生意往来的老板找上了罗哥,说是有个大项目等他入股。

 

实际上呢,只是在四处拉人建赌场。

 

柬漂故事:搅进西港赌场,他千万身家打水漂

 

柬埔寨是个实体赌场合法化的国家,投资者们也曾一度以“赌博”之城来宣扬西港,对比起累死累活的小餐馆,赌场才是真正的一本万利好买卖,看多了西港赌场的辉煌,罗哥都没怎么思考就投资入股了。

 

赌场选址、后续的建筑项目还有各种纷至沓来的问题一起涌向罗哥,几个股东商量过后,一致决定把罗哥的小饭馆推了建赌场,毕竟罗哥最后留下的这块地皮,就算小了点,但是好歹也是地。

 

分了一番功夫,小饭馆周围的土地也被拿了下来,就这样,赌场还没看到影,上千万的资金就砸进去了。

 

等到正式开工的时候,竟然也到了19年6月份。

 

再后来,罗哥也就没后来了。

 

一纸禁网赌令,一场疫情,让罗哥多年的积蓄打了水漂,就连自己留下的地皮,也因为投资入股的事情就这么没了。

 

赌场没建起来,大楼还是个烂尾状态,而几个股东除了罗哥还在柬埔寨外,其他人早就销声匿迹跑了个干净。

 

其实罗哥也挺幸运的,禁网赌令没出来时,小圈子里就有人悄悄给他递了信息,但是身家全部压进去的罗哥,已经听不进别人的话了。

 

9月份的时候,几个股东开了次会,此次会议以不欢而散、罗哥退出为终。

 

咬着牙签完了一系列不平等的协议书,罗哥两手空空的站在西港街头,看着这个曾经让他极度疯魔的城市,才发现这个印象中的小渔村,早已经变成了一个烂尾大楼遍立的大工地。

 

酒桌上的几个人听完罗哥的讲述,无不唏嘘感叹。

 

大家都道他在西港赚了几千万,却没想到在西港的投资“沼泽”里,几千万掉进去都冒不出个泡。

 

罗哥的发财梦到此为止,曾经妄想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经济帝国”,到最后却也只是输了个精光。

标签: 西港赌场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