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柬漂故事:从码仔到狗代再到菜农,老陈不想回头了

柬漂故事:从码仔到狗代再到菜农,老陈不想回头了

时间: 2020-06-25 19:12 来源: 柬漂故事集
评论 0 | 阅读 37154

导读:今天的故事,来自于后台一位读者的爆料。爆料人称,在他们公司,老陈是一个传奇。做过码仔,当过狗代,最后成了菜农,似乎天生就是吃这一晚饭的。

柬漂故事:从码仔到狗代再到菜农,老陈不想回头了

 

今天的故事,来自于后台一位读者的爆料。

 

爆料人称,在他们公司,老陈是一个传奇。

 

做过码仔,当过狗代,最后成了菜农,似乎天生就是吃这一晚饭的。

 

01

 

2007年的时候,老陈从云南越境,跟着一个叫强子的人,去了缅甸的一家赌场,当了一个码仔。

 

按照强子的话说,当时那家赌场是不想招码仔的,但是后来有人偷筹码,尽管被员工发现了,赌场里还是闹出了一点小动静,于是强子的上头找人打点了一下,老陈跟强子就这么去了这家赌场,成了一个码仔。

 

老陈去的这家赌场很大且装修豪华,用他的话来讲,这就是一个豪华度假酒店,谁能想到里面是个赌场呢?

 

上头将强子和老陈领到兑码台,跟他们讲了如何“洗码”,之后又丢给他们一副黑色耳机,告诉他们戴上了就别摘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似乎也就这么定了下来,老陈看着赌场里来来去去的赌客,从赢多输少到倾家荡产。

 

当然,做码仔也少不了有追债的时候,老陈没有多说,但是码仔逼债的手段,相信很多人都从网上就能看出些许残忍。

 

一天在场子里十多个小时下来,长时间的戴着耳机,让老陈的听力严重受损,甚至落下了毛病。

 

但是不论怎么说他也攒了一些钱,可惜这笔钱还没花就没了。

 

2013年的时候,这家赌场被云南警方和缅甸武装力量端了,赌场老板以及一众高管纷纷落马,当警方冲进来的时候,老陈正从一个角落出来拐进大厅。

 

看着警方的一系列行动,老陈眼疾手快,学着几个码仔的动作,将耳机、胸牌全都扔了,混在了大厅的赌客队伍里。

 

逃避警方追捕的那几个小时,对老陈来说无比煎熬。

 

他看着警方将高层都押走,但是该地区的武装力量却仍在巡逻,仗着对赌场的熟悉以及巡逻的空隙,老陈弯着腰爬进草丛,硬生生趴了几个小时。

 

等到武装力量也散去后,他才朝着专门做越境生意的方向一路狂奔而去。

 

废了很多功夫,老陈终于从瑞丽回到了国内,但是此时的老陈俨然像一只受惊的老鼠,晚上睡觉都不踏实,生怕错过点动静,就被警方抓了。

 

这样的日子过了很久,老陈也从曾经的壮汉变成了一个瘦骨伶仃的可怜人。

 

尽管担惊受怕,但是像老陈这样敢越境做码仔赚钱的人,又哪里真的会“金盆洗手”呢?

 

在国内期间,老陈也接触过一个网赌工作,但是这份工作没做久,因为老板放高利贷惹了不该惹的人,放贷人懒得还钱,直接喊了一堆道上的打手,就这么把老板给搞了。

 

紧接着,这个网络赌场也就这么没了。

 

02

 

强子17年联系老陈的时候,老陈已经沦落到捡垃圾的地步了,当时他正从一个开餐馆的老板娘手里接过一些纸板和瓶子,强子的消息就这么发了过来。

 

老陈的个人QQ一直没有停用过,强子也是因此联系上的他。

 

当时强子的头像是一个网红美女,名称也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字,他给老陈发了一个赌博网站的链接。

 

此时的老陈,身无分文一身破烂,看到这样的消息他冷笑了一下,但紧接着,他点开了那个链接。

 

这个链接里,不仅有让人赌钱的内容,还有一些“招标”的页面,那上面展示的代理返点和工资待遇,让老陈动心了。

 

再后来老陈就这么上了网赌代理的船,成了一个狗代。

 

这两年的生活,让老陈变得很颓废且懒怠,所以也不能指望他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狗代,毕竟说不定什么时候赌徒的一个字或是一句话惹他不高兴了,他就会疯狂的跟赌徒对骂,就算被赌徒拉黑他都能一直加一直骂那种。

 

说到底,老陈并不指望做狗代能够挣钱。

 

做狗代也是有群的,群里的人都是用的小号,清一色的靓男美女头像,网名也是怎么好听怎么来。

 

老陈在的这个代理群,群主是个叫安妮的抠脚大汉,时不时的在群里给那些狗代们支支招,偶尔也会放高利贷,在老陈看来,也就只有安妮这样网赌网贷一步到位才能真的赚到钱。

 

老陈就这样,时不时骂骂赌徒,至于捡垃圾的工作,老陈将这当成了一个爱好,说得直白些,老陈也只是想麻醉一下自己。

 

“你看,这人混的这么惨,都去捡垃圾了,怎么会是一个搞网贷和网代的人呢?”

 

狗代这个圈子,真黑起来一点也不比赌场黑。

 

当时老陈不清楚,网代这个圈子一直都存在鄙视链,即大代理看不起小代理,小代理看不起黑代理,而黑代理则是被所有代理看不起。

 

老陈干的,恰恰就是黑代理。

 

总而言之,老陈他们“截胡”很多网站,甚至引发了几场“正规”代理和黑代理的较量,但最终都是老陈他们赢了。

 

毕竟网络发展到现在,各种聊天软件五花八门,拉人手段也是层出不穷,所以老陈心安理得的跟赌徒对骂。

 

“你看,反正赌客被我欺负了,他也只能去找‘正规’代理,但是‘正规’代理也没法为他们出头啊。”

 

03


做狗代,难免会遇到一些事情。

 

但是向老陈这样的人,就算天大的事情,只要自己不被抓过得好,那么别人的死活也就跟他没干系了。

 

老陈做狗代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大学生。

 

最聪明的是他们,但是最天真的也是他们。

 

往往稍微利用一下,这些大学生就能给老陈增加一大笔收入。

 

也因此,老陈直接把一些大学生送上了绝路。

 

强子第二次联系老陈,直接就问了是不是本人。

 

老陈没理,转头就把强子的号删了。

 

没多久,一个小号又加上了老陈。

 

也不矫情,直接就啪啪啪的讲了一堆两人曾经在缅甸赌场的经历,老陈看着屏幕良久,半晌才打了这么一行字:强子你想干嘛?

 

强子说,他有个赚钱的好工作,月入过万,轻轻松松的能挣到钱。

 

老陈也不是傻的,跟强子聊了一会,他就摸清楚了强子的意思,感情这tm的是一个狗人事,想骗他过去做菜农。

 

对于强子,老陈的唯一看法就是:“真TN的不是个好东西,比老子还狗。”

 

本来若无变化,老陈会继续在国内做一个狗代。

 

但是2017年,发生了一场引起网赌世界大震荡的“断链行动”,很多赌博网站望风而逃,代理群里也晒出了很多跑路名单的信息,老陈赫然发现,他所在的网站竟然也在其中。

 

网站倒闭了,平台也跑路了,被黑的赌徒们一片哀嚎,代理们也都相继退了群,老陈又一次成了孤家寡人。

 

闲来无事的时候,老陈又想起了强子,他登上了自己的QQ,发现强子仍旧坚持不懈的给他发相关招人信息。

 

包吃住、海景房、机票报销、还有各种团建......

 

一张张大饼画下来,要是不吃那就不是老陈了。

 

老陈看了看自己的狗窝,一屋子的垃圾,也没什么好留恋的,干脆就这么两手空空的去了西港。

 

当菜农似乎也没差,老陈混的更加如鱼得水。

 

当然,如果没有禁网赌令,老陈或许过得会更好。

 

写在最后:

 

关于老陈在西港的事情,爆料人一笔带过并没细说。

 

但是关于老陈在缅甸甚至在国内当狗代的工作经历,他却说得有模有样。

 

老陈的经历也就只能写成这样,毕竟零散的一些话语,组合出来难度很很大。

 

但是网赌这一行业,却是从出现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没消失,宛如无数座建立在互联网深处的金字塔,一座倒下又有另一座建起。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