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新闻 > 痴情女被“杀”400万 直击警方千里奔袭福建揭杀猪盘链

痴情女被“杀”400万 直击警方千里奔袭福建揭杀猪盘链

时间: 2020-07-30 10:02 来源: 环球博讯
评论 0 | 阅读 275127

导读:面对环环相扣的套路,济南一女子一周内竟将400多万投入虚假投资平台。近日,记者跟随济南市公安局历城分局民警奔赴千里之外的福建,对涉案的15名嫌犯实施抓捕。

痴情女被“杀”400万 直击警方千里奔袭福建揭杀猪盘链

 

面对环环相扣的套路,济南一女子一周内竟将400多万投入虚假投资平台。经警方研判,有十余人参与了帮助境外诈骗团伙取款的犯罪活动。近日,记者跟随济南市公安局历城分局民警奔赴千里之外的福建,对涉案的15名嫌犯实施抓捕。7天随警采访,亲身体验到抓捕电诈嫌犯惊心动魄的过程。

 

济南警方分析案情。

 

受骗

 

女子网恋被忽悠接连被坑400多万

 

今年5月底,40多岁的济南女子刘丽(化名)在婚恋软件上结识了自称在香港某银行工作的李刚(化名)。虽然两人相隔千里,但性格朴实、说话稳重、事业有成的李刚让刘丽觉得自己遇到“男神级好友”,渐渐地,两人相见恨晚,交流多了起来。

 

几天后,在一次聊天中,两人聊起了投资,说来也巧,李刚手中恰好有一款外汇投资项目。“我是银行工作人员,可以操作平台,这个项目高收益高回报,最关键的是保准赚钱。”李刚向刘丽介绍。

 

此前,刘丽曾了解过高收益投资,80%的概率会钱货两空,因而她最初并不相信,甚至还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好友抱有一丝警惕。然而,李刚频繁的承诺,最终还是打消了刘丽的顾虑。

 

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刘丽在外汇投资平台注册。第一次,她根据客服提供的账户投入了几万元,结果确实像李刚承诺的一样,没过多久,账户中就多了几百元利润,并且能顺利提现。

 

此时,李刚又发来了信息,“投资越大,利润就越多。现在行情好,一定要抓住机遇”。基于对平台和李刚的信任,刘丽再次投资,数额高达几十万。此后,看着平台账户每天到账的高额利润,刘丽一发不可收拾,连日来,相继投入资金达400余万。

 

意外在数天后出现。6月初,刘丽发现,平台无法提现。她询问李刚,被告知还不到提现的节点。然而数天后,依然如此。这时,原本发信息秒回的李刚也消失了。刘丽知道自己受骗了,赶紧报警。

 

警方

 

这是典型的“杀猪盘”,奔赴福建破案

 

7月17日下午,在历城公安刑警大队会议室里,反诈中心负责人张英伟正在做临行前的准备,他将带领工作组前往千里之外的福建抓捕诈骗分子。

 

“大家拿好行李,咱们速战速决。”在去机场途中,张英伟下达此次抓捕的第一条命令。

 

18日下午2点,一行人到达目的地。半小时后,工作组开始了到达福建后的第一次案情分析会。“按照此前侦查的结果,工作组分成三组,先熟悉一下嫌疑人可能出现的地点。记住,大家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惊动嫌疑人。”张英伟部署着抓捕前必要的摸排工作。

 

在案情分析会上,张英伟指出,刘丽遭遇的是典型的“杀猪盘”。所谓“杀猪盘”,是一种新型网络诈骗方式,指诈骗分子以恋爱交友为手段获取被害人信任后,伺机将其拉入博彩理财等骗局。

 

通过侦查组前期到达福建展开的调查,在刘丽被骗后,有十余人参与了帮助境外诈骗团伙取款的犯罪活动。

 

抓捕

 

蹲守ATM数小时逮住一嫌犯

 

19日,记者跟随张英伟带领的小组,前往嫌疑人王龙(化名)租住的地点进行摸排。

 

警方蹲守ATM旁,将取钱嫌犯抓获。

 

嫌犯在银行取钱。

 

王龙租住的地方坐落在绵延起伏的群山中,与警方入住的宾馆相距70余公里,“摸排中,嫌犯起疑怎么办?倘若碰巧与嫌犯照面,抓不抓?”1个多小时的车程里,4位民警商讨着突发预案。

 

在36℃“蒸桑拿”的天气里,民警身上的衣服湿了干、干了湿,好在此前提到的种种突发状况并没遇到,民警也顺利进入王龙租住的小区内。

 

“留一个人在车里,我、梁克和秉男步行,再确定一下嫌犯租住的地点。”车辆停靠在临时车位上,张英伟下完命令后,三人便下了车。虽然在陌生的城市,但办起案子,三人如同猎人,用锐利的眼神打量着路过的车辆和人员。然而,事与愿违,经过十多个小时的摸排,嫌疑人并未出现。失落,写在每个人的脸上。

 

“我和老梁去认认家门。”说来也巧,在王龙家门口放置的垃圾袋中,一份快递盒引起了民警注意,“没错,这就是嫌疑人的租住地点。”老梁说。原来,快递盒上清清楚楚写着王龙的名字。

 

20日清晨,扎进案卷里的张英伟一夜未合眼,按照计划,第二次案情分析会后就要对嫌疑人展开抓捕。其间,民警确定对王龙租住的地点进行蹲守,一旦发现踪迹,立刻抓捕。可没想到,最新得到的线索让该计划破灭了。

 

经分析研判,王龙极有可能不在租住点居住,而且次日还会到一家银行再次取款。

 

21日上午,4名民警来到一家沿街银行附近蹲守,闷热的天气让民警额头冒出绿豆般大小的汗珠。约1小时后,一辆白色轿车停靠在路边,一名年轻男子来到取款机前。“就是这个人,上!”在此守候的一名民警低声向身旁两位同事说,记者还未反应过来,三位民警已经冲入银行中。

 

“别动,公安局的!”此时,ATM上插着一张银行卡,显示屏停留在输入密码的界面,而嫌犯已被戴上手铐,被两位民警押着走出大厅。从发现王龙到抓捕,整个过程仅1分多钟。

 

对话诈骗嫌犯:“为还赌债干这行,2月赚了4万多”

 

在当地派出所审讯室,记者看清王龙的样子:20多岁,平头,右脸颊有轻微的疤痕。张英伟走进审讯室,犀利的眼神紧盯着王龙,此时王龙眼神闪躲,双腿已开始打战。经过1个多小时的审讯,王龙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记者:为啥要从事违法活动?

 

王龙:我欠了赌债,正好别人说这个活儿来钱快,所以就做了。

 

记者:一共赚了多少钱?

 

王龙:2个多月赚了4万多块。

 

记者:当时是怎么操作的?

 

王龙:上线告诉我,会向我手里的四五张银行卡转钱,然后让我取出现金交还给上线,每取几十万元,有几百元的好处费。

 

审讯中,王龙供述着自己的罪行,即便审讯室里开着空调,豆大的汗珠还是顺着脸颊落下,砸在手铐上发出“啪”的轻响。

 

在审讯王龙过程中,好消息频传。一组民警经分析研判,确定另一名嫌疑人张华(化名)的行踪,而剩余民警也在当地警方配合下,从不同地点成功抓获5名嫌疑人。

 

与王龙不同,张华已年过五旬,做生意,心思缜密。并且张华极有可能听到了风声,有逃窜的可能。

 

7月22日下午3点至晚8点,张英伟与战友做着预案的同时,和当地警方沟通,准备对张华实施抓捕。可突发情况还是来了,根据研判,张华出现在车站。此时,张英伟一边与当地警方沟通,一边立刻安排4位民警连夜赶赴车站。

 

宾馆距车站上百公里,虽然做了周密安排,但能否抓到嫌疑人仍是未知数。在房间里,张英伟来回踱步,眼睛始终盯着手机,气氛也变得紧张。

 

“丁零零……”手机一响,张英伟立即接起了电话,“放心吧,当地公安抓住了。”苦等数小时,张英伟终于吃下定心丸。原来张华在等车时被当地警方及时抓获。

 

23日清晨7点,经过2个多小时奔波,嫌犯张华被押回。审讯室内,50多岁的张华与民警上演了“心理战”。面对盘问,他要么闭口不言,要么以“不知道”来回应。“如果你没犯法,公安机关会抓你吗?你的犯罪证据已经被我们掌握了,这个取款的是你吧?你最好老实交代。”两位民警是从事刑事侦查的老手,像张华这样“不老实”的嫌疑人已司空见惯。

 

原来张华此前做床上用品生意,起初,生意还算不错,可之后越来越难做,他便走上了犯罪道路。“干这个来钱快,要么每天给你几百元,要么取款就会从中拿到几百到几千元的利润。”张华说,上家将钱款转账给他后,他利用手里的6张银行卡来回转账,之后分多次取款近百万,每次拿到现金后,都会从中扣除属于自己的利润,其余的返还给上家,短短一个半月时间,就获利近5万元。

 

“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些钱有问题,但当时鬼迷心窍了。”望着民警,张华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记者:一开始为什么不承认自己的犯罪行为?

 

张华:我觉得自己只是取款,也没从事电信诈骗,以为公安机关没什么证据,现在我是服了。

 

记者:为什么不正当赚钱?

 

张华:原来一年能挣十多万,现在一年也就赚几万元。说实话也是脑子一热,况且周围好多人都干过取款工作,所以就以身试法了。

 

记者:去车站是不是想逃跑?

 

张华:我那是准备去谈生意,没想逃跑。

 

说着说着,张华低下了头。

 

揭秘“杀猪盘”骗局

 

诈骗头目国外遥控,马仔国内洗钱,在当地警方配合下,济南警方7天抓捕15名嫌犯

 

随着此前几位嫌疑人到案,多位嫌犯在家人劝说下,来到当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从7月18日济南警方到达福建,7天时间里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5名。

 

“这15名嫌犯主要涉及诈骗链条里的取款环节。他们通过微信、QQ与境外杀猪盘诈骗团伙取得联系,为诈骗团伙取款。”张英伟表示,这15人几乎每人都会在各大银行办理一张银行卡,在上家的钱转入银行卡后,每天都会进行大额提现,有的取款几十万,有的则是上百万。每取十万元就会有500元不等的提成。“这些人就是法律意识淡薄,急于挣钱”。

 

被抓的15名嫌犯被称职业取款人,俗称“背包客”,他们处在整个诈骗链条的最底层,负责将洗完的钱取出,之后将现金交至上家。

 

据了解,大多数电信诈骗头目都在国外,他们负责制定剧本,提供虚假平台等。例如,受骗人刘丽将400余万转至平台客服提供的账户,该账户就由远在境外的犯罪头目掌握,这被称为一级卡。之后,犯罪头目以频繁转账的形式将钱款打至二级下线,完成钱款从国外转向国内的关键一步,而被转账的银行账户称为二级卡。接下来,在国内的二级犯罪分子开始频繁向三级、四级下线转账,以此达到洗钱目的。在确定钱款安全后,最终由四级下线转至职业取款人账户中,最后现金逐级返还上家。

 

只要办张银行卡光给人取取钱就能发财

 

当地茶叶生意越来越难干,一些人一步步走向电诈之路

 

当地茶园。

 

在跟随警方抓捕的过程中,记者了解到,实际上,一些犯罪嫌疑人此前有正当工作。那么,他们又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电信诈骗道路的?连日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在南方某沿海地区进行了多方探访和调查。

 

>>明知道是赃款,还抱着侥幸心理帮忙洗钱

 

“我知道错了。”直到戴上冰凉的手铐,30多岁的董军(化名)才恍然悔悟,过去的一个多月,就像是一场梦。

 

在这之前,董军只是一个普通人,在网上开了家茶叶店,售卖的都是当地产的茶叶。他生活的地方位于山区,半山腰随处可见当地人种植的茶树,周边很多人都以茶叶为生。

 

在头几年,当地茶叶行情比较好,生意也好做,一年赚个七八万元不成问题,“如果生意还这么好,我也不会干这个。”董军说,近一两年来,他明显感觉到,当地的招牌茶叶不好卖了,“一年也就两三万块钱,赚的钱只够孩子吃喝的,再还按揭贷款,就不太够了。”

 

董军打起了为上家洗钱的主意。他从各个银行办了四五张银行卡,和上家对接后,不断有钱款打进来,银行流水不停,而他要做的很简单,把上家转来的钱取出来,把现金再交给专门来拿钱的人。他则从里头抽取回扣。“十万块钱能拿到六百元。”

 

仅去银行取款就能轻松获取如此可观的收入,董军当然知道这其中的道道,他账户里转来的流水,都是电信诈骗的赃款。“虽然那个人说,这钱都是干净的,但我知道,这些钱是违法的。”

 

“当时其他工作也不太好找,就是抱着侥幸心理,赚点钱花。”董军称,就是想赌一把,既能帮上家洗钱,轻松获利,同时又不被抓。

 

没想到,7月20日,他被民警抓获。一个多月,董军非法获利2万元左右,他将为自己的违法行为付出代价。

 

“要是老老实实干活,过日子肯定够了。”得知董军因洗钱被抓,他的一位亲属感慨,“他太傻了,当别人的马仔(团伙里负责干活跑腿的人),干这种事,迟早要被抓的。出了事肯定要自己承担,谁会给他埋单?”

 

>>当地茶叶生意不景气,有人投机取巧走了歪路

 

董军不是第一个干这行被抓的,或许也不是最后一个。据介绍,茶叶是当地的支柱产业,近些年,当地茶叶市场受到冲击,“茶叶不好做了,不赚钱,有些年轻人也犯懒,觉得干这个来钱快。”谈及参与电信诈骗的犯罪嫌疑人时,当地一位知情人介绍,这些涉诈人员只要用身份证办张银行卡,光去银行取钱,就能有可观的收入,“一点也不耽误其他事”,尝到甜头就很容易陷进去。

 

在记者走访期间,随处可见茶园,与都市高楼耸立的繁华不同,这里多是红砖建成的二三层小楼。据镇上一位茶店老板介绍,十多年前,当地茶叶在市场销售非常好,根本不愁卖。“茶农一年赚十多万元不成问题。大一点的茶商一年轻松可赚几十万元。”而近些年来,当地茶叶市场行情不太景气。

 

“卖茶的太多了,网上、各地都有。而且很多地方冒充我们这儿的茶叶,以次充好、用机器做茶的很多。原来做茶叶都是纯手工,机器当然比不上手工。渐渐的,本地茶的好口碑就下来了,茶农收入明显下滑。

 

现在仍有沿袭手工制茶的地方,相比机器制作,价格也相对贵一些。”在当地,好点的茶叶一斤成本要60多块,而很多便宜的,20多元一斤也有卖的。

 

“茶叶一年能收三四季,秋茶最贵,春茶次之。每当到了茶季,茶农一连十多天都要住在山上,每天凌晨都要起床照看茶叶,如此费力,赚的又不多,很多人已经不做茶叶了,有的茶树都长得老高了,已经荒废了。”据这位茶商介绍,他认识的一位茶农,原来一季茶能收入四五万元,而现在一季春茶收入也就万元左右。

 

“现在种茶的茶农大多是老一辈人,年轻人很少。”当地一位居民感慨,有些人就想投机取巧,最后走向歧途,“茶叶不好干,就不能干点别的?还是不愿意吃苦。”

 

>>当地电诈窝点无法立足,不少盘主转到境外

 

“搞诈骗,来钱是快,但是你能踏实吗?”一家连锁小吃店店主李先生说,当地绝大多数人还是靠老老实实干活赚钱,“搞这个(电信诈骗)的,一般都是看周边有人干,赚了钱,自己也想赚这种快钱。”

 

40多岁的林师傅在当地开了十多年出租车,他告诉记者,实际上,当地以前是没有搞电信诈骗的,从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起,先是境外兴起了电信诈骗,当地很多人都有亲属在那边,久而久之,有人见诈骗收益高,就入伙了。“有人挡不住诱惑,就去干了,还有的被抓了,放出来以后还接着干。”说到这里,林师傅眉头紧锁,他很难理解,为何这些人要做违法的事。

 

记者了解到,一直以来,公安机关对电信诈骗都维持着高压的打击力度。“你家里有搞诈骗的,买房,孩子上学、考编啥的都受影响。为了家人也不能搞这个啊。”林师傅说,近年来,当地电信诈骗窝点已无法立足,“很多盘主都转移到境外了。”林师傅坚信,通过当地持续的打击,电信诈骗犯罪的土壤将逐渐被铲除。

 

防范电诈每个人都得多长点心

 

近年来,电诈剧本多种多样。来钱快,自认为没风险,让不少人走上了违法犯罪道路。在各地警方对电诈高压打击的同时,作为受骗方,是不是也该思考一下自己为何被骗?

 

随着时代发展,互联网、手机等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工具,微信、QQ等社交软件更是成为交际的重要方式。沟通的媒介多了,自然也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正因如此,一些不法分子“写”下五花八门且诱人的剧本,面对犯罪分子设下的套路,一些人贪便宜或高利润,导致血汗钱被一骗而空。

 

在很多诈骗案中,在当事人被骗取血汗钱后,回忆起当时投资的场景,骗子的种种套路都会被识破,自己也成为“事后诸葛亮”,可为什么在投资前,不抽出哪怕几秒钟时间,想想这会不会是诈骗,这个项目靠不靠谱?就电信诈骗而言,不能光靠公安机关打击,市民提高防范意识,从自身做起,同样是打击犯罪的重要部分。

 

破案后踏上归途时,历城公安反诈中心负责人张英伟称,“市民一定要加强防骗意识,号称高收益高回报的基本都是诈骗,凡是网络交友诱导投资的都是诈骗,如果收到诈骗信息,一定要做到不相信,不理睬,不上当,不转账”。

标签: 杀猪盘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