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新闻 > 中缅边境线,人间悲喜剧

中缅边境线,人间悲喜剧

时间: 2020-09-15 22:14 来源: 郭彩荣
评论 0 | 阅读 14828

导读:“封城一周,瑞丽的猪肉价格已经涨到100元一公斤。”从9月14日下午至今,在云南德宏州瑞丽市经营外卖生意的小王对着同为经营业主群里的最新生鲜报价,还显得一脸懵逼。

中缅边境线,人间悲喜剧

“封城一周,瑞丽的猪肉价格已经涨到100元一公斤。”从9月14日下午至今,在云南德宏州瑞丽市经营外卖生意的小王对着同为经营业主群里的最新生鲜报价,还显得一脸懵逼。


  
2020年9月14日,瑞丽市人民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自当日22时始,无特殊情况不得进出瑞丽市城区,时间暂定一周。

 

根据当天,瑞丽官方通报的两起输入性新冠核酸阳性案例,均是由缅籍人员输入导致——缅甸人杨佐某携2名保姆、3名孩子入境。并于9月3日—12日期间,先后前往商场、公园、餐厅、健身房;在10日自感不适接受核酸检测后,又前往菜市场买菜。在接受调查时,她自称上述行程均“戴口罩”。另一名阳性病例系其保姆。

 

根据媒体通报,缅籍人员入境时,采用的是偷渡入境的方式,然而在我们心目中无比艰险九死一生的偷渡之旅,为何在瑞丽这里就可以带保姆偷渡,堂而皇之入境数日呢?

 

所以今天,郭彩荣在这里就和各位聊聊中缅之间关于偷渡的那些事。

 

说起偷渡,与中国云南边境对接的,是缅甸北方所属上缅甸的缅北地区,与其他边境地区相比,缅北似乎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四个城市直接与中国云南省接壤:云南普洱市对面是掸邦的第二特区佤邦,德宏州对面是木姐,临沧市对面是果敢,西双版纳州对面是掸邦第四特区小勐拉。

 

佤邦,木姐,果敢,小勐拉——缅北的各路菠菜电诈公司,基本都把据点设在以上这几个地区内。

 

中缅边境线,人间悲喜剧

 

而2000多公里的中缅边境线,又是罕有的天然保护屏障,其间遍布田埂、小路和庄稼地,地势犬牙交错,加之穿越国界的江河,使得蛇头们有着多种穿插偷渡的“绿色通道”,竹筏,面包车,偏三轮摩托车,甚至是从边民家的后院翻墙而过,穿过两片芦苇地,就到了缅甸。

 

另一方面,作为联邦制国家,缅甸常年局势动荡,其中尤以缅北政治形势最为复杂。政府军和地方武装力量常年冲突不断,却始终无法取得控制权,分身乏力,边境线管理自然形同虚设。

 

中缅边境线,人间悲喜剧

 

缅北执行封锁任务的军警,抓捕偷渡入境的中国人,尽管每年都有被击毙的偷渡客,但是依然源源不断有人偷渡入缅北。

 

同时对于缅北的政治形势来说,掸邦具有高度的自治权,果敢族是缅甸的少数民族,属于明朝末年流落在该地的汉人。

 

大英帝国吞并缅甸后,果敢划归英国。缅甸独立以后,果敢的统治家族杨氏家族流亡海外,由彭家声统治。果敢特区高度自治,现任主席是赵德强。

 

“果敢”掸族语意的思是“九户人家”。但是果敢人自己认为,这两个词的意思是“果断、勇敢”。

 

果敢在经济上属相对落后的地区,自英国殖民于缅甸以来,以种植罂粟为主,以出产优质大烟闻名于世。在20世纪初土司治理的时期,曾有一段繁荣的历史,罂粟曾是果敢唯一的经济来源。

 

由于长年战乱,原有的经济建设、政治体制、社会基础皆遭受极大的破坏,基础建设被破坏以后未获重建且停滞不前,加之2003年果敢停止生产罂粟,切断了当地的经济来源,且替代种植的情况并不理想,经济遭受严重冲击。

 

因此,从果敢特区改组以后,果敢的产业朝向博彩业发展,主要对中国招揽游客,有“小澳门”之称,虽然近年中国政府对境外赌博旅游有所限制,但随之而来的网络菠菜及电信诈骗却越发的蓬勃发展,大有取代实体赌场之势头。

 

缅北当地的娱乐城和网络菠菜,已成为当地支柱产业。

 

由于果敢长期以来处于割据状态,与缅甸军政府对立,果敢的经济严重依赖云南,积极从中国引进资金、技术及人才。电力方面由中国南方电网公司通过35千伏南果东线提供,通信方面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在附近建有基站,使用中国临沧地区区号0883,互联网也经由中国对外联系,另外,中国电信及中国移动的手机用户漫游至果敢地区时是没有国际漫游费,无需申请国际漫游功能,果敢地区使用人民币,支付宝,微信。

 

陆路关口,边境线长,容易偷渡,语言相通,人民币通用·,加之果敢地区的地方军阀政府为了保证自己的权力稳固,增强财政,自然资源匮乏,又缺乏外部条件的缅北地方力量,正与急于从国内天罗地网求生的菠菜及电诈团伙一拍即合。

 

诈骗团伙向缅北地方缴纳高额租金和管理费用,有一定规模的诈骗公司每年上交费用达数百万,缅北则负责通风报信,并提供武装保护。

 

SO,包括果敢在内的缅北地区,天时地利之下,逐渐成为了灰色产业聚集的新圣地,也成了许多HR朋友圈里描绘的能发大财的地方,也因此,导致了越来越多梦想赚快钱的人,不择手段偷渡缅北。

 

中缅边境线,人间悲喜剧


缅北的娱乐城,交接班时刻。

 

2020.1月到7月,缅甸夺得了一个并不光彩的记录,全国各口岸抓获中国偷渡者3650人,在临近中国的东南亚各国中夺得了冠军的头衔,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从中国偷渡到缅北的旺盛需求。

 

尽管由于疫情,中缅边境口岸仅能通行必要物资运输车,边民往来已经停止数月,仍未恢复,但是关于偷渡,似乎不在此禁止之列,只不过,偷渡的价码,从疫情之前的200元人民币,翻了50倍,蹿升到10000人民币。

 

尽管按照缅甸现行的1947移民法条款,对于抓获的偷渡人员,可以罚款1-5万人民币,并可处以半年的有期徒刑,但是相比起被抓获的偷渡人员,看看小勐拉和木姐那些科技园里24小时不灭灯火的工位,三班倒忙着用话术诱骗国人的同胞,就不难明白机遇和风险其中的比例关系。

 

现在缅北有多少菜农?10万,20万,没人能说的清楚,尽管媒体上屡屡有被骗到缅北的签单客被绑被勒索等新闻曝光,但是很快淹没在HR和黑中介们天花乱坠的在各类贴吧、QQ群、以及劳务中介公司里,发布的精心包装过的“高薪招聘”广告中。

 

月工资通常以万起步,学历、工作经历基本没有要求,且包食宿、包税,业绩突出还可升级合伙人,早日实现财务自由。

 

这对国内长期挣扎于工厂流水线的青年男女,以及涉世未深的大学毕业生,还有哪些梦想出国挣大钱的年轻人来说,有着致命吸引力。

 

直到,缅甸爆发迅猛的第二波新冠疫情。

 

从累计确诊和死亡人数来看,与全球很多国家相比,缅甸的疫情并不严重。

 

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截至9月15日,缅甸累计确诊3195例,累计死亡32例。

 

然而,我们需要看到的是,这些疫情病例里超过八成来自于从8月16日起的第二波疫情。

 

第一波疫情:从3月报告首例确诊到8月初,缅甸累计确诊仅374例,累计死亡6例。从7月16日到8月16日一个月时间里,缅甸没有报告任何本土传播病例。

 

第二波疫情:截止9月15日,缅甸新增确诊超过2800例,死亡病例从6例上涨到32例。9月1日,缅甸的累计确诊还保持在1000例以下;到15日,累计确诊翻了三倍。

 

第二波疫情已经从爆发点若开邦扩散到各地,目前缅甸首都仰光成为重灾区,累计确诊1847例,疫情已经由下缅甸向上缅甸区域扩散,木姐,小勐拉等地均有新增感染人员的报告。

 

中缅边境线,人间悲喜剧


感受一下缅甸的第二波疫情蹿升的曲线弧度。

 

为追踪潜在的病毒携带者,政府要求从8月10日开始从若开邦乘飞机前往仰光的乘客向当局报告其行踪。但截至本月初,仅有约一半乘客主动报告。

 

随着追踪不足、疫情扩散,仰光从9月11日起禁止居民跨省出行并暂停国内所有航线。此前,缅甸已经宣布将国际航班限制令延长至9月30日。

 

截至14日,仰光的居家隔离令已经扩展到除哥哥岛以外的所有44个镇区。各镇在街头设立了检查站,对进出民众进行证件和住址检查。

 

中缅边境线,人间悲喜剧


虽然第二波疫情来势汹汹,但缅甸的病毒检测依然是薄弱环节。目前,全国仅有六个新冠病毒检测中心,每天进行2000次检测。

 

而在若开邦8月报告新增确诊时,缅甸官员已经警告,在该国的输入型病例中已经发现新冠病毒的变异毒株G614。该毒株的传染性为原始D614毒株的10倍,如果G614在本地传播,第二波疫情将更为严重。

 

昨天,包括缅甸的部长级高官,其秘书均已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可见,来势汹汹的第二波疫情,并没有给缅甸多少缓冲时间。

 

目前,困在缅北的众多菠菜电诈大军,对于此次的疫情,尚未作出最后决断,但是面对日益严重的疫情,中国封锁缅中边境的力度空前,导致之前那些从中国偷渡至缅北的中国公民,再想偷渡回中国的难度,变得无比艰难。

 

据来自木姐和老街的消息,由于中国国内的疫情管控形势良好,不像缅甸在疫情严重时撤侨,因此目前有大批中国在缅甸工作经营人员,现在面对缅甸一天新增数百例的第二波疫情,加之国境对面的云南,现在边境州市已经进入了紧急战备的抗疫一线状态,因此回国变得越来越难。

 

中缅边境线,人间悲喜剧


根据云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的最新通报:


云南省全境,特别是8个边境州(市)、25个边境县(市)要立即进入战时状态,切实将各项防控措施扎扎实实落实到位。


要全面加强边境管控,不折不扣落实“五个管住”要求, 坚决把通道管住、把人管住、把村寨(社区)管住、把证件管住、把边境管住,切实堵住境外疫情输入漏洞。


特别是8个边境州(市)、25个边境县(市)要立即进入战时状态,切实将各项防控措施扎扎实实落实到位。


要全面加强边境管控,不折不扣落实“五个管住”要求, 坚决把通道管住、把人管住、把村寨(社区)管住、把证件管住、把边境管住,切实堵住境外疫情输入漏洞。


现在的局面,已经不是从云南偷渡到缅北,而是面对缅甸的第二波疫情,中国严防死守,坚决杜绝从缅北回中国的偷渡行为。

 

众多在缅北的国人,一下子陷入了有国回不了的局面。

 

据来自果敢的消息人士透露,从云南偷渡至木姐的人数已经锐减,但是,有很多中国人因惧怕疯狂增长的疫情,又想寻找蛇头,从小路偷渡回中国。

 

目前,从缅北去往中国的偷渡价格,已经从5000元左右狂涨到两万元左右,但是自从云南宣布边境进入战时状态后,中国封锁边境,武警巡逻,缅中边境国门瑞丽口岸再次关闭,导致偷渡难度直线增加,偷渡费用一直涨个不停,从木姐到云南省镇康县的几十公里价格,已经超过了从菲律宾中转包机回国,数千公里的价格。

 

疫情之下,大批中国人在果敢开的企业倒闭,部分豪车变卖,果敢二手车价格直跌,而与之对应的是,仅14日一天,中国方面就在边境逮捕从果敢方面跨越国境回国的中国人100余人,这仅仅是果敢一地的消息,推而论之,2000多公里的中缅边境线上,又会有多少人间悲喜剧发生?

 

中缅边境线,人间悲喜剧

 

12年当太监,49年入国军,如今,可能还得加上一条,20年跑缅北......

标签: 中缅边境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