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为了家庭柬漂十年 最后老婆孩子却跟我没啥关系了

为了家庭柬漂十年 最后老婆孩子却跟我没啥关系了

时间: 2020-09-25 12:06 来源: 环球博讯
评论 0 | 阅读 7232

导读:在张哥看来,国内的那个家已经没了容纳他位置的地方。“我就感觉家里的妻子、孩子似乎都跟我没多大关系似的,家里也不缺我,有我没我都没差,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我就是一个提款机,只需要每月按时将钱带回去,至于我,在柬埔寨刚刚好。”张哥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情淡漠的就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为了家庭柬漂十年 最后老婆孩子却跟我没啥关系了

 

在张哥看来,国内的那个家已经没了容纳他位置的地方。

 

“我就感觉家里的妻子、孩子似乎都跟我没多大关系似的,家里也不缺我,有我没我都没差,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我就是一个提款机,只需要每月按时将钱带回去,至于我,在柬埔寨刚刚好。”

 

张哥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情淡漠的就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1

 

张哥小的时候,家里贼穷。

 

穷就算了,兄弟姐妹还贼多。

 

一年到头家里所有的嚼用全靠那一亩三分地,那个时候,读书都是个顶天了不起的事情。

 

如果不是后来义务教育普及,张哥这辈子可能都没有上学读书的机会。

 

九年义务教育普及时间挺久,但是对于张哥他们这个穷乡僻壤来说,每年上千的学杂费,真能掏干净一家人的家底。

 

更别提家里孩子多了。

 

张哥排行比较靠后,是占了年龄的便宜,等到学杂费全减免落实的时候,他刚好到了读书的年纪。

 

就这样,张哥开始了自己的求学路。

 

等他升到初中的时候,他意识到,如果自己不做出努力,可能两年后,自己就得辍学。

 

张哥心里不甘,他不想这辈子跟父辈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地里刨食一辈子。

 

所以那3年,他拼了命的学习,争取每个学期都能拿到奖学金。

 

等到周末,他自己步行回家,去山上抓松鼠、斑鸠卖给一些收这些动物的贩子。

 

“一只松鼠5块钱,一只斑鸠15块钱,要是运气好,每个周六日我能赚个100多块钱。”

 

这就是年幼时张哥的所有收入。

 

就这样,他靠着自己的努力进了县一中,后来又考上了大学。

 

看着无力供他上学的父母,张哥咬咬牙,只能在村子和周围人家东拼西凑四处借钱。

 

至于大学期间,他更是拼命打零工,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

 

像他这样身上背着债的人,根本不敢分心腾出时间去玩乐。


2

 

2009年,张哥本科毕业。

 

为了尽早工作还钱,他放弃了读研的打算,一门心思往北上广深的大城市钻。

 

碰了一身灰后,张哥终于看清楚这样一个残酷而又现实的真相:

 

没有家庭背景社会关系的他,在北上广深根本没什么竞争力。

 

所以当他在招聘网站上,看到有外企招工时,毫不犹豫的递了简历。

 

对于张哥来说,不管是外派东南亚还是南非,只要工资给够他就能忍受。

 

去掉有专业限制的岗位,张哥差不多把能投的全都投了。

 

至于剩下的,只能听天由命。

 

很快,张哥就和一家建材公司签约了。

 

当时张哥的想法很简单,外派柬埔寨最多就3-5年,公司包吃住还有五险一金,这么算下来,他一个月至少还能攒个八九千。

 

这样的薪资,对于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说,根本没法拒绝。

 

对于张哥的选择,当时班上很多同学都觉得他傻。

 

“一个金融系的高材生,找份对口的工作还不简单?干嘛还要跑去柬埔寨那样一个鸟不拉屎的穷地方工作。”

 

在很多人看来,张哥的这个选择无疑是错误的。

 

柬埔寨又穷又落后还乱,如果不是危险,哪个公司会给应届生这么高的工资?

 

而张哥呢,他一本正经的驳斥了这些同学的观点:“我身上还压着父老乡亲们借我的债务,我出去,是想多挣点钱,把这些债务全还了,然后给女朋友一个能看得到的未来。”

 

张哥跟女朋友小姚,是正儿八经的校园爱情。

 

说起这,张哥有点自豪。

 

毕竟他是他们寝室第一个脱单的,当时这事还让同宿舍的5个老光棍嗷嗷叫了很久。

 

小姚读的是历史专业,这个专业毕业后,就业形势真的很不好。

 

找工作频频受挫,饶是阳光开朗的小姚也有了点不自信的想法。

 

恰好当时张哥已经同公司签了合同,培训两个月后就要出发去柬埔寨。

 

于是张哥干脆劝小姚,让她先在家里待岗。

 

“我们两这辈子没什么大理想,就想有栋大房子,然后生两个小宝宝,一家子开开心心的过一辈子。”

 

09年底,张哥就这么出国了。


3

 

从出国前一直到出国后,张哥都坚信自己一定能实现升职加薪的目标,所以他做事时干劲十足。

 

在闲暇之余,他还会跟厂里的工人请教柬语。

 

工作努力又上进,人还挺会来事,去到柬埔寨的第三年,张哥就做到了副总经理的位置。

 

不过在这之前,张哥和小姚结婚了。

 

10年下半年,看着自己手里的存款,张哥终于鼓起了勇气,向小姚求婚。

 

他许诺一定会在3年内,为小姚盖一栋大房子!

 

其实当时他手里的钱,早已能在小县城买套新房。

 

但是小姚不喜欢住城里,她觉得花20万在县里买房,还不如回村里自己盖。

 

对于小姚的这一想法,张哥显然也是赞同的。

 

婚后的第二年,小姚怀孕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张哥,忍不住在宿舍里哭出声,当时闹出的动静还挺大,吓得住隔壁的同事过来敲门。

 

那一刻,张哥恨不得立刻请假飞回国。

 

他自己也有这个打算,但是被小姚劝住了。

 

张哥刚休完假,才回柬埔寨柬埔寨工作不到2月,这个时候请假对他的事业不好。

 

不管小姚怎么说,张哥都放心不下她。

 

最后还是小姚做主,把张哥父母接过来一起住。

 

看着老人及几个弟弟妹妹的保证,张哥按捺住了回国的欲望,继续留在柬埔寨工作。

 

每次打电话回去,张哥看到是是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景,唯独他一个,孤身一人漂泊在外。

 

那滋味,可真不好受。

 

儿子出生的时候,张哥没法回去,项目正在紧急关头,他也不好请假。

 

一个近30岁的大男子,第一次在异国他乡嚎啕大哭。

 

有初为人父的喜悦,也有愧对妻儿的无奈。

 

百感交集,张哥开始考虑辞职回国的事情。

 

在准备辞职前夕,张哥跟小姚商量了下。

 

小姚一听张哥要辞职,立刻就急了,抱着儿子边哭边指责张哥。

 

“儿子才出生,我奶水不多,奶粉、纸尿裤,孩子以后的教育费用、赡养老人的费用哪里来?我这几年都在家里侍奉父母也没出去工作,你辞职了我们娘俩以后怎么过……”

 

那一晚,张哥的心被小姚哭化了。

 

再后来不止小姚哭,儿子也不甘示弱,哭的直打嗝。

 

这样的动静自然也惊动了两位老人,看着儿媳妇和孙子哭成泪人,可把老人心疼坏了。

 

也不问清楚缘由,逮着张哥就是一顿训斥。

 

张哥无力的张嘴想解释什么,但是一家子显然都乱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张哥点了根烟。

 

烟雾缭绕,张哥的神情也有点寂寥。

 

辞职的事情,就这么压了下来。

 

越往后,张哥和家里的通话视频越来越少,通话时间也越来越少。

 

科技越来越发达,但是张哥却觉得,自己与家人的距离越来越明显。


4

 

17年的时候,总经理辞职了。

 

按照工作经历来说,所有人都以为张哥能升职,但没想到来了个空降领导。

 

对于此,张哥虽然有点不舒服但很快就释然了。

 

毕竟在柬埔寨混得再好,爬得再高,等到以后回国以后,照样啥也不是。

 

所以有人做决策,张哥还是挺开心的,甚至对新来的总经理期待很高。

 

可惜一个人的工作能力与管理能力,往往和职位高低没什么直接关系。

 

总经理一来,就把之前制定的发展方向全部魔改了,甚至不顾中柬市场的差异性,一意孤行要按中国模式来。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要出问题,张哥以及一些公司管理多次提过意见,但是仍然改变不了什么。

 

越往后,乱子越多,总经理渐渐显露出不管下面员工死活的一面来。

 

公司有明确的考核制度,总经理的这一次整改,触及很多人的利益。

 

在这些人的观念里,一个公司高管发现出问题后,必然会解决,但事实上,总经理将所有问题全部归到了底层员工身上。

 

一连三个月,员工们到手的薪资几乎都缩了水。

 

这样的情况,自然没人愿意继续待下去。

 

一些员工相继辞职,作为副总的张哥首当其冲,成了总经理发火的对象。

 

挨骂背锅、工资大幅缩水,总经理又爱瞎指挥。

 

饶是张哥脾气再好,也起了辞职的念头。

 

一个公司出现大规模的人才流失,是件可怕的事情,总公司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总经理就迅速招了一批人进来,填补空缺。

 

看着乌烟瘴气的厂区,张哥也没了继续留下来的心思。

 

辞职过程异常顺利,总经理二话不说就批了。

 

经过这一遭,张哥觉得身心俱疲。

 

这时候,回国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一想到之前的遭遇,张哥又有点迟疑。


5

 

回国后,张哥过的并不快乐,甚至觉得还不如在国外的时候。

 

和小姚分居近7年,再怎么浓的情感也逐渐消弭在时光之中。

 

而最让张哥无法接受的一点,是儿子不亲自己。

 

他亲近家里所有的人,却唯独将自己当陌生人看待。

 

因此张哥也打算多花点时间,来弥补儿子。

 

在家里休息了一个月,期间张哥和小姚也吵过架。

 

但是事已至此,小姚纵使再不满也无可奈何。

 

在家的第二个月,张哥开始找工作。

 

但事实向来很残酷,除非北上广深,否则难以拿到和原来一样的工资。

 

而北上广深的公司,又哪里看得起自己这样的打工党?

 

失业、妻子的不待见、以及前后薪资差别。

 

让张哥再次踏上了前往柬埔寨的路。

 

张哥会柬语,且在原公司时掌握了足够的人脉,很快,他就跳槽到了另外一家公司,直接升职成总经理。

 

工资变多,但是张哥的心境却变了。

 

以前赚钱即使再苦再累都很开心,但是这一次,张哥却破天荒的有了种自己只是个提款机的错觉。

 

这是张哥最不愿意承认的事情,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他对于小姚对于儿子以及父母来说,在她们需要他的时候缺席太久,以至于到了现在,家人没有他也能过得很好,而他的存在,不过是让他们过得更好。

 

何其悲哀又是何其讽刺?

 

18年初的春节,张哥没回家过年。

 

一个人冷冷清清的窝在宿舍,面无表情的在群里发着红包。

 

大年三十,妻子与家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打电话过来。

 

那一晚上,张哥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期待什么,似乎什么都没期待,但是似乎又有什么东西悄然逝去。

 

那场春节过后,直到现在张哥都没回去过一次。

 

有时候张哥也动过离婚的念头,但是又被他掐灭了。

 

他再等,看他和小姚,谁先忍不住。

标签: 柬漂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