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疫情中秋夜 马尼拉在下雨

疫情中秋夜 马尼拉在下雨

时间: 2020-10-01 22:25 来源: 郭彩荣
评论 0 | 阅读 21967

导读:2020年的中秋节,马尼拉。这是在海外度过的第几个中秋节,已经记不清了。看国内好友发来的朋友圈,额济纳旗的胡杨林绚烂夺目,出行的人流车流汹涌如潮,似乎,已经从初春的那场疫情阴霾中走了出来。然而,此时,同一片天空下,相隔一隅南海的马尼拉,没有中国城商场的张灯结彩,也少了几分餐厅里的觥筹交错,人人自闭家中,即使偶有外出,亦是面带口罩,步履匆匆。

疫情中秋夜 马尼拉在下雨

 

2020年的中秋节,马尼拉。

 

这是在海外度过的第几个中秋节,已经记不清了。

 

看国内好友发来的朋友圈,额济纳旗的胡杨林绚烂夺目,出行的人流车流汹涌如潮,似乎,已经从初春的那场疫情阴霾中走了出来。

 

然而,此时,同一片天空下,相隔一隅南海的马尼拉,没有中国城商场的张灯结彩,也少了几分餐厅里的觥筹交错,人人自闭家中,即使偶有外出,亦是面带口罩,步履匆匆。

 

疫情中秋夜 马尼拉在下雨

 

特殊的日子,难免被添思念,和家里人聊了一会语音电话,科技的神奇可以让亲人远隔重洋看到彼此音容笑貌,当手机屏幕变黯的那一刹那,却依旧是天各一方的莫名惆怅。

 

下午是孩子学校的PTC(Parent Teacher Club),和孩子的班主任视频连线聊了聊孩子的近况,对于孩子而言,将来的大学去何处念,已经是一个摆在眼前的现实问题。

 

孩子的班主任叫马丁,一个有些微秃的中年大叔,他家也有孩子上大学,同样因为这肆虐的疫情而被迫休学在家。

 

马丁家孩子上的是私立学院,今年没有新生,为了保证老师有事做,只能将要结束学年的学生考试成绩严格把关,按分数从低到高圈出一批留级生来制造出“新生”,至于谁会被搂草打兔子,那就得看个人的造化了,为了避免这样的尴尬局面发生,马丁的儿子自己主动申请休学一年。

 

说起马尼拉这些大学的尴尬,马丁大叔似乎是打开了话匣子,絮絮叨叨半天四大高校以及一些神棍老师的秘闻,然后说到了我家孩子,在他接手班主任这几周来看,孩子表现比上一学年强很多,已经能基本融入学校的学生环境里,只要再投入一些,将来不管是在马尼拉上大学,或者是去孩子学校对接的澳洲高校念书,都很好适应。

 

因为聊到了孩子,共同语言颇多,马丁大叔话锋一转,问我家孩子的志向如何?说实话,之前也试着和孩子聊过两次,孩子大都沉默以对,也许对于16,7岁的年轻人而言,对自己的人生,尚未有清晰的规划。

 

也许,过两年,孩子也会如20年前的自己一般,独自去开始自己的人生,在我16,7岁的年纪时,做梦也无法想象我在十几年后,在离家上万里的地方,坐在面向帕西格河的房间里,听着窗外的雷声,敲击回忆的文字。

 

当人开始回忆的时候,通常意味着老了。

 

也许这句话是对的,因为蓦然转念,发现和家人,和孩子在一起厮守的中秋节,似乎并不多了。

 

上午接到在碧瑶的国人同胞求助电话,他们一行有四五人,在碧瑶做太阳能施工,之前订了五次票,不是熔断就是取消,要么就是被黑中介骗,好容易又买了南航年底的票,结果昨天看到郭彩荣公众号,说南航取消到明年三月份的机票,一下子慌了,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回家。

 

说到机票被反复取消被骗,没钱订票的窘迫,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哽咽,不求富贵,但求回家。

 

当人们被疫情折腾得疲于奔命,意识到除了性命,身外之物已经全然不重要,他们想成为有名有姓的活着,不想成为无名无姓的感染数字。

 

在台湾自由行的时候,采访过阎锡山最后一任贴身卫士,张老讲他们一行随扈最难受的日子就是中秋节,大都来自晋绥黄土地的他们,在相隔一湾海峡的海岛上,面对着一轮明月,跨不过的海峡,回不去的故乡,唯有以泪洗面,长吁短叹。

 

疫情中秋夜 马尼拉在下雨

 

随扈之中,更有受不了对妻儿的思念,经历了月圆之夜的苦苦煎熬,有的饮枪自尽,有的选择从面向西北的阳明山崖上跳了下去......

 

曾经,我有些困惑,逃离了尸山血海,离乱分别的他们,为何在衣食无忧的时刻,会选择用这种激烈的方式告别生命。

 

然而,经历了新冠病毒给海外华人带来了痛苦、磨难、分离和死亡后,我隐约间,可以理解一甲子之前,那种对于故乡,遥望而不可及的痛苦。

 

说实话,个人面对这种不可抗力,是很难有什么逆转之力的。

 

当下,这个特殊的疫情时期,个人的命运终究抵不过国家命运和历史的洪流。

 

然鹅,我又要说然鹅了,越是如此,就越要活出自己的倔强。

 

这并不矛盾,之前通过媒体发声呼吁关注米骨丹被关国人的当事人,在大使馆的介入下,核酸检测,协调航司,已经顺利的回国,在中秋前夕,吃上了隔离饭。

 

而小沐辰一家三口,也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一波三折,总算有惊无险的回到了中国,家人团圆。

 

2020年的世界,疫情像凶猛的洪水一样往前冲,在海外的同胞,被洪水冲的手忙脚乱,在这些同胞中,他们虽然认命,但是并不觉得这就是宿命。

 

历史的洪流不是普通人所能决定的,但某种程度上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是或多或少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种一个人要回家而不能回的故事,这种努力改变命运的过程,记录下来,恐怕都是不输于《大江大海》的精彩。

 

不知怎的,有一些画面在我脑海中闪回。

 

比如大江大海里,有200多万人被突然连根拔起,然后再硬生生丢到一个陌生的小岛上重新扎根。

 

比如米骨丹囚室深处的呐喊,再比如手术后远离生命危险的小沐辰,粉嫩脸蛋上的希望。

 

诚然,新冠病毒给人类带来了痛苦,逼迫我们按下暂停键,幸存下来的我们,怎样才能从中懂得人性的可贵,以及努力的价值?

 

中秋之夜,窗外大雨瓢泼,窗内思绪如潮。

 

窗外,


视线的尽头是河,


河的尽头是海,


海的尽头是故乡。

标签: 马尼拉中秋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