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受害人需要心理辅导,狗推需要神经辅导

受害人需要心理辅导,狗推需要神经辅导

时间: 2020-10-10 17:09 来源: 菲华天空
评论 0 | 阅读 17250

导读:我看到这样一个信息,是受害人和一个狗推的对话,狗推说自己去公司的时候被蒙着眼睛上了面包车。狗推说每天工作很辛苦,睡不好觉,有时候被打醒继续加班工作。而受害人对此狗推表示担心。

受害人需要心理辅导,狗推需要神经辅导

 

我看到这样一个信息,是受害人和一个狗推的对话,狗推说自己去公司的时候被蒙着眼睛上了面包车。

 

狗推说每天工作很辛苦,睡不好觉,有时候被打醒继续加班工作。

 

而受害人对此狗推表示担心。

 

他虽然是个狗推,但也是个人,受害人害怕他死了,想给他钱赎身。

 

我说这都是不存在的事情,虽然如今的境外狗推没有什么人权,每天行动受到限制,聊天工具受到了限制,虽然从事着一个违法的行业,但在国外是透明的,不会蒙着眼睛到窝点搞诈骗。

 

像这种情况受害人的回复应该是‘为什么不把你舌头割下来让你叫不出声,把你指纹擦掉让你没办法私自使用手机,脖子里拴上铁链,一个小组长牵十个狗推……既然搞诈骗的这么神秘又能量大,为什么还能发信息求助?’

 

搞诈骗的就是搞诈骗的,他们不是暗杀集团。

 

他们现在的处境只是无助,绝望,不需要什么铁链绑着他们,把护照扣下,压点工资,他们就不敢跑。

 

敢跑的狗推,只是感觉到自己快做不下去了,如果他不跑只能进小黑屋,一个淘汰的狗推的下场,就是杀鸡儆猴,交钱赎身。

 

菠菜圈的规矩一直是这样,只是疫情之后这个规矩又加重了。

 

现在很多的狗推还是很享受诈骗这份工作的,虽然行为受到了限制,但是过的是一个刺激的生活,很多主管对员工说‘熬过了如今境外的艰苦岁月,以后大家都会飞黄腾达’。

 

刺激,在绝境中寻找出路,在逆境里勇往直前,他们无所畏惧,如今的困局在很多菜农心里就是一首诗,荡气回肠的诗,和国内的朋友聊天的时候都铿锵有力。

 

几个因素让许多菜农们有了‘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热血’。

 

1 地理位置,境外。

 

2 地理条件,瘟疫。

 

3 工作性质,与法律对着干。

 

4 诈骗条件,极度稀缺。

 

在这种条件下努力生存的菜农,内心常常会生出除了狗庄,狗主管,狗组长之外他就是独步世界的豪情壮志,所以才会癫狂的笑着说一些不屑jc和法律的话。

 

为什么要这么癫狂和嚣张,因为身不由己,别说他们最害怕的狗庄了,即使是和小组长关系好的心腹级别狗推,或许也不是那个对国内jc发出不屑嘶吼的狗推可以摆平的。

 

之前有篇文章里放了一个狗推的聊天记录,他说‘你们的jc正在和我们老板喝茶呢’,他所说的是境外的jc,那些根本不算jc。

 

受害人需要心理辅导,狗推需要神经辅导

 

上次文章没写,他们所说的jc是境外的jc,他们其实不算jc。

 

当然如果真有jc和他老板在一起喝茶,那么他们团伙一定是小的不能再小了,因为境外jc是不能干涉菠菜公司内部事务的,很多大楼里囚禁了菜农,境外个别好心的jc想要进去营救,也需要搜查令,他们并不能随便进出菠菜大楼。

 

而这些如今还处于腾云驾雾状态的菜农,也终会有一天会委屈的对国内jc说一句‘我是被骗到国外的’。

 

被骗到国外的这句话其实可以省掉,因为在你说出这句话之前有上万人说过,不说还好,说了反而让人烦。

 

这一天终将会到来,我们会看到境外很多人摘掉了凶狠的面具博取同情,那时候大家会不会同情他们。

 

这事还早,暂且不提了。

 

我们来看一下最近的淘汰狗推工资表。

 

受害人需要心理辅导,狗推需要神经辅导

 

菠菜圈在最开始的几年,并没有这种表格,不想做了结算一下工资走人就好了,但是福建系创造了这种节约成本的离职赔付模式,这就是菜农身上的一道符,可以把菜农困在一个公司里。

 

以前赔付单也并没有这么复杂,比如广为流传的海景空气呼吸费那种赔付单,看似霸道,其实该怎么赔付都是很清晰的,你呼吸了人家的海边空气,看了人家的海景,人家让你付款这也没什么说的。

 

但是关于赔付,早在去年就已经变得看不懂了,以前只需要赔机票钱,后来多了行政接机服务费,中介费,签证费,伙食费,住宿用品费,主管的管理方式就是,马上不属于本公司的人,吃掉多少都想让对方全吐出来。

 

这种赔付其实还看得懂,后来在赔付方面又发生了变化,比如各项费用都多一倍,赔付自然也就多一倍了。

 

而上面这张赔付单就多了一项瘟疫到来之前不需要赔付的地方,那就是推广费用,菜农没有完成引流客户的数量,就要赔这个钱,这个钱不是公司出的,完全由菜农承担。

 

上面这个公司的推广费是八千八百八十八,数字非常吉利,这是为了鼓励菜农,推广的好就发发发发,推广的不好就赔四个八。

 

除了该赔付多少钱,其他空格都是空白的,菜农想要辞职的时候可以直接忽略那些表格,只看最终赔付的数字,弄那么多表格只是为了看着美观庄重,目的还是为了赔钱,格子越多,赔的越多。

 

这都是比较正规的菠菜团伙了,菜农的赔付普遍都是主管自己想出来的数字,比如告诉辞职菜农说他要赔两万九,菜农如果抗议,主管会说对你这么好你居然这种态度,那你九赔五万八吧。

 

很多主管对乘以二这个乘法运用的很好,菜农表示不服的话小黑屋的大门就会缓缓打开。

 

受害人需要心理辅导,狗推需要神经辅导

 

上图这个是一个菜农朋友私聊我的话,问我搜集狗庄犯罪证据,交给大使馆,能不能回国。

 

这个举动不可取,因为出境的时候登机前机场工作人员都会告诉你出境做了违法的事情被抓了,国内是不管你的,大使馆也有大使馆的工作,大使馆每个月都会呼吁菜农回国,也没人听人家的,你说你搜集点证据能有什么用?

 

我说搜集的证据可以给我,我可以用关系把你弄回国,或者直接走法律程序引渡回国,但是在我说出需要的证据的时候菜农朋友说难搞到,这样的话找大使馆其实更没什么用了,但是可以去补办旅行证。

 

受害人需要心理辅导,狗推需要神经辅导

 

上图是一个已经回国一年的菜农在公众号后台的留言,他说他朋友的公司熬不住瘟疫解散了。

 

其实解散并不单单因为瘟疫,还因为国内的断链行动做的好,给菠菜圈增加了很多难度,可能玩家刚充值他的卡和菠菜公司的卡就被冻结了,微信和洗钱系统都遭到了打击,再加上瘟疫让很多信息以及人员堵塞无法流通,才造成了很多菠菜公司倒闭的情况。

 

倒闭之后的菜农,就被杀猪盘吸收走了。

 

菜农癫狂还有他们痛恨jc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工作环境遭到了破坏,给他们诈骗提高了难度。

 

其实如果他们能够自由地掌握自己的身体,他们还是很温顺的,并没有在微信上和大家交流的时候那么让人害怕。

 

狗推,狗庄,狗主管,其实都是很温顺的,只是暂时受地理位置影响比较凶残。

 

大家养过狗的都知道,自家的狗你怎么打它,它都冲你摇尾巴,但是别人家的狗,打它的时候它肯定叫。

 

坐上了回国的飞机,或者踏上了偷渡路线,其实凶残都会瞬间消退,将海外诱客或者海外归来的务工华人该有的表情挂在脸上。

 

很多菜农会说一些嚣张的话,只是因为他还能怎么办,他不想让人看到他的绝望,只能以此来证明孤傲。

 

如果被骗的受害人心里受到了创伤,不能自愈,需要心理辅导走出阴影的话,其实很多菜农也面对着同样的困局,只是他们需要的是神经辅导。

标签: 狗推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