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柬漂故事:我就是一平头老百姓,哪里敢掺和到什么商业帝国中去

柬漂故事:我就是一平头老百姓,哪里敢掺和到什么商业帝国中去

时间: 2020-10-18 12:06 来源: 柬漂故事集
评论 0 | 阅读 3853

导读:2017年中,牛哥玩手机时无意间刷到一条抖音,讲的是西港做餐饮生意的暴利。牛哥一开始对此是嗤之以鼻的,在他的印象里,柬埔寨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人均收入低的要死,哪里会有什么日进斗金的说法,纯粹是骗人的。

柬漂故事:我就是一平头老百姓,哪里敢掺和到什么商业帝国中去

 

老黄说,他跟牛哥从来就不在一个步调上。

 

他每天都在琢磨琢磨提高营业额,怎么吸引更多的中国人来消费。

 

但是牛哥想的却是怎么创造他的“商业帝国”,还时不时拉着老黄,跟他讲谁谁谁要在西港开个什么店,要他一起参股投资。

 

参股投资,对老黄来说,这得是多么牛掰的一件事情啊,但他清楚,他就是一小老百姓,要本事没本事,要钱也没钱,明显赚不来那份钱。

 

01

 

老黄跟牛哥是发小,不过两人家境差的有点大,两人的脾气也是天差地别。

 

牛哥胆大,莽撞又自负,和院子里这群按部就班的“好孩子”截然相反。

 

他敢顶撞老师,用自己的零花钱去买一包香烟,然后在一堆好孩子面前故作忧愁的点上一根;也敢出入风月场所,然后在好孩子面前评论女郎们的蜂腰肥臀;同时也会在某个傍晚,掏钱请好孩子们去影片放映厅看片。

 

对于院里的好孩子来说,牛哥简直无所不能,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魅力,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做他的小跟班。

 

牛哥也很享受这样的拥戴,在老黄的记忆里,牛哥常常说长大后的梦想是做个黑老大,等到年纪渐长以后,他又改口说要做个大老板。

 

有着这样折腾劲的牛哥,家庭情况自然差不到哪里去,父母之前是国企员工,后来下海创业,攒下了一笔家产,因此牛哥这人从小就是想要什么有什么,在物质方面,他父母从来没亏欠过他什么。

 

牛哥学习不太好,但在他父母看来,只要人没长歪学习不好也没关系,因此牛哥的学习生涯,并不像老黄一样是在题海里度过,着实潇洒了几年。

 

后来老黄听牛哥的大学同学讲,牛哥这人在大学也不消停,拉着一堆“志同道合”的人搞投资创业,推销过袜子,也卖过面膜,甚至还在学校里卖过莆田运动鞋,但最后都是以亏本收场。

 

牛哥对于这些经历也不避讳,有时候跟老黄他们喝酒也会提起来大学时候的事情:“我大学搞的那些东西是瞎折腾?错了,那些都是宝贵的创业经验,能让我躲过不少坑!”

 

而老黄呢,大多时候是坐在角落里赔笑不语。

 

前面就说过,老黄这人的性格跟牛哥截然相反,如果说牛哥是一头往前闯不服输的牛,那么老黄就是一颗青葱水灵的小树苗,他在父母的庇护下长大,目前为止人生的所有选择都是父母一手包办,跟牛哥那对坚持放养的父母截然相反。

 

02

 

2017年中,牛哥玩手机时无意间刷到一条抖音,讲的是西港做餐饮生意的暴利。

 

牛哥一开始对此是嗤之以鼻的,在他的印象里,柬埔寨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人均收入低的要死,哪里会有什么日进斗金的说法,纯粹是骗人的。

 

这事就这么被牛哥抛到脑后,后来跟朋友喝酒时,牛哥把这事当笑话讲给几个人听,其中一个人打趣道:“我有个远房兄弟在那边工作,要不让他看看。”

 

说完还当场打了微信电话,几个人听着电话那一头传来的“一碗面条五六美元、一碗比猪食还难吃的蛋炒饭也要5美元还不怎么买得到的时候”,牛哥酒醒了。

 

之后的几天里,牛哥很少再出去喝酒,反而是从网上少得可怜的信息里找蛛丝马迹,看柬埔寨的商机。

 

一个星期后,牛哥更是做了个跌破所有人眼睛的主意,他准备飞一趟柬埔寨。

 

等牛哥从柬埔寨回来以后,他几乎每天都在微信群里嚷嚷着柬埔寨就是个“金疙瘩”,说自己发财的机会终于来了。

 

起初老黄他们觉得牛哥这人疯魔了,可是后面也慢慢品出些什么东西。

 

牛哥起初打算在西港开个火锅烧烤一体店,毕竟在他看来最捞金的就是饮食了,但是后面考察了金边的市场后,牛哥又改主意了。

 

虽然牛哥有了创业方向,但是他手里能够支配的钱也就十几万人民币左右,按照金边的情况来看,十几万丢进去最多就是盘个店面,要想再做什么简直是天方夜谭。

 

因此他唯一想到的,就是老黄这四五个和他一起长大的朋友,他在群里讲的明明白白,甚至后面又组了个局,跟老黄他们讲按出的钱分股,多出多占,少出少占,又说他在金边认识了几个朋友,到时候请他们吃上几顿饭再宣传一下,美金大把大把的收。

 

在牛哥的描述里,几人有点蠢蠢欲动,但是都表示需要回去和家里人商量,毕竟十几万不是个小数目,不是谁都能拿出来。

 

然而这一商量,最后只有老黄决定跟着牛哥赌一次。

 

03

 

老黄父母是国企员工,他毕业后也被父母安排进了国企,但是对于这份工作老黄一点都喜欢不起来。

 

因此牛哥说创业的时候,老黄心里就有了决定,回家后就宣布了自己要辞职出国创业的事情。

 

这自然遭到他父母的反对,在他们看来,老黄这人性子软,根本没有创业后掌控局面的能力,必然要受挫,还不如在国企里安安稳稳的待着,起码一辈子衣食无忧。

 

但是老黄铁了心,带着这些年从压岁钱、生活费里攒下来的几万块钱,跟着牛哥前往柬埔寨创业。

 

两个人的钱加起来也才二十万,这与牛哥预想里的差了很多,幸好他家底雄厚,又从父母那里接过30万,就这样勉强凑了50万,两人也就一起飞向了西港。

 

店铺位置是牛哥提前看好的,签完合同交完房租,手里的钱一下子就缩水到了只剩20多万。

 

老黄的本意是加盟国内的知名火锅品牌,但是在牛哥看来,加盟费抽点高,就算在金边定价高也赚不了多少,还不如自己搞,反正火锅底料网上买来炒一炒,再加点香料也不难。

 

一切想得都挺美好,更何况出去房租还有20多万,在牛哥和老黄看来,装修费用绰绰有余,但是没想到开始装修后,花销却大大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在忙着搞装修的那段日子里,两人仿佛得了健忘症,明明没怎么花钱,但是银行卡里的余额却不断减少,连出门打车的钱都开始斤斤计较起来。

 

订购的火锅桌椅、相应器材、火锅底料......两人曾经的豪言壮志,被一张张飞来的账单磨了个干干净净。

 

老黄的父母一开始就不看好国外开火锅这个项目,但是看着老黄一头栽了进去他们也不忍心,最后给了老黄一张额度高的信用卡,很明确地告诉老黄,即使想花钱也得考虑好还钱的事情。

 

而牛哥那一边,又跟他妈妈软磨硬泡拿了10万元。

 

就这样,等火锅店前期准备工作全部完成以后,这个店铺的开销已经超过70万元,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估。

 

04

 

开业前的一周,牛哥请了一些在西港的中国人来店里试吃,把食材都试了一遍,汤底也改了几次,等到后面这些来的中国人都吃到快哭了,甚至哭喊着这辈子要和火锅断绝关系时,牛哥和老黄两人合伙开的火锅店终于开门了。

 

开业当天,只有牛哥认识的一些人带了几个朋友过来捧场,除去请客的,当天竟然有1000多美元的收入。

 

牛哥这人本身就闲不住,火锅店开业没一个月,他就开始在金边结交起人来,今天和这个老板吃饭,明天和那个经理喝酒,店里的事情一股脑的全都交给了老黄。

 

相对来说,牛哥出去结交人为火锅店带来了不少收益,再加上一些在这边工作的年轻人,晚上没什么消遣就爱出来吃火锅撸串唱K,因此这个火锅店的生意,一度让老黄以为不出3个月,他们就能回本。

 

事实上第二个月的时候就回本了,等后来老黄想一想2018年的暴利时仍心有余悸。

 

“一群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一来就是几百上千美元的消费,开始觉得赚钱了很开心,等到后面就不安心了,这钱拿着有点手抖啊。”

 

在老黄看来,这群在晚上10点以后来店里消费的年轻人,阔绰大方的出奇,但是有时候他听他们聊天,老黄却听得出来这些年轻人都不是什么善茬。

 

私底下老黄也跟牛哥谈过这事,但在牛哥看来,他们两人是本本分分赚钱的,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更何况自己不赚别人也赚,再加上美钞攻势,老黄也就权当不清楚。

 

其实老黄心里也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这块料,如果不是跟着牛哥,可能自己连汤都喝不到,更何况这一次投资创业,也让他看到了自己的短板。

 

应急能力不行、社交应酬能力也不行,充其量就是个高级打工仔。

 

所以在2019年4月初,牛哥说准备带他去西港投资地产以及开分店的时候,老黄退缩了。

 

火锅店的暴利让牛哥尝到了甜头,再加上他不断外出交朋友应酬,自己更是对柬埔寨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更何况18年19年上半年的西港,真的是做什么什么赚。

 

因此牛哥有时候也会调侃自己当初就不应该改决定,就应该在西港开店而不是在金边,平白少赚了多少美金。

 

对此老黄笑而不语,毕竟在老黄看来,仅是18年到19年那近一年多赚的钱,已经是他半辈子的努力了。

 

2019年初的时候,牛哥跟老黄商量去西港开分店的事情,老黄这人虽然能力欠缺一些,但是心细且在有些问题上看的长远。

 

他清楚自己开的店在金边暴利的原因是什么,他也知道去西港开店肯定赚的更多,但是他怕,怕国内政策一出,自己赚的钱就全打水漂。

 

所以他劝牛哥,甚至罗列了国内打击电信诈骗的一系列行动,但在牛哥看来,老黄这人就是磨叽胆小,烂泥扶不上墙。

 

两人因此吵了一架,之后牛哥更是除了每月分红的时候都不去店里。

 

5月份的时候,牛哥一意孤行要去西港屯土地、开分店,为了筹钱,甚至游说老黄同意将火锅店抵押给一个认识的老板借钱。

 

听到牛哥的计划,老黄第一次正面跟牛哥刚了一次,这一次正面刚完后,老黄和牛哥的关系开始急剧恶化。

 

僵了一个星期后,牛哥以股权说事,毕竟他出的钱是大头有决策权,老黄看劝不动牛哥,自己也不敢去趟这滩水,就干脆利落的退了股。

 

拿了钱,老黄看着这个自己投入很多心血的火锅店,忍不住叹了口气,头也不回的回了国。

 

后来牛哥投资成功与否老黄没多说,但是2020年春节他在院里看到牛哥的时候,他似乎变了很多,不再像往常一样自负且自大。

 

老黄对牛哥点了点头,就这么错身走过。

标签: 柬漂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