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三餐1美元,跳楼讨薪,柬埔寨的中国工人有多难!

三餐1美元,跳楼讨薪,柬埔寨的中国工人有多难!

时间: 2020-10-18 17:15 来源: 柬单网
评论 0 | 阅读 4102

导读:近日,有网友爆料称,一中柬合作项目拖欠百万美金工程款,开发商躲在国内不理人。记者联系了部分工人和承建方工作人员,向他们了解所处的困境,以及生活和家庭境遇。

三餐1美元,跳楼讨薪,柬埔寨的中国工人有多难!

 

近日,有网友爆料称,一中柬合作项目拖欠百万美金工程款,开发商躲在国内不理人。

 

该项目为一栋36层高楼,柬埔寨业主提供地皮,中国某集团开发商出资。签约时约定每建设完10层楼,开发商便支付相应的工程款。10层楼建完后,开发商如约付100万美金的工程款,却迟迟不付第二笔工程款。

 

从10月6日起,在建好22层楼后,工人正式停工,开始艰难的讨薪路。13日,数十名工人们在建筑大楼前聚集,拉横幅讨薪。可截至发稿,血汗钱一分还没要到。

 

记者联系了部分工人和承建方工作人员,向他们了解所处的困境,以及生活和家庭境遇。

 

◆ ◆ ◆
三餐仅1美金,被房东赶人

 

70%的工人来自江苏省,有一部分来自河南、湖北和山东,年龄在40岁—45岁,都上有老下有小,是家里的顶梁柱,担着养家糊口的重责。

 

开发商拖欠工程款累计200多万美金,其中中国工人薪水80万美金左右,柬埔寨工人3万多美金。

 

4个月多来,他们未收到任何工资,每人15000美金左右。

 

三餐1美元,跳楼讨薪,柬埔寨的中国工人有多难!

 

在物价堪比北上广的金边,一节藕的价格是1.66美金,而87个工人每日三餐花费不超过1美金。

 

拿不到工程款,承建商只能到处东拼西凑,挤出钱来养活工人。

 

每天的伙食是两菜一汤,拍黄瓜、炒大白菜和紫菜汤,算上油盐酱醋,每人控制在1美金以内,要求只是把肚子填饱。

 

尽管如此,买菜已经赊了近1000美金,还欠了2个月3000美金的房租,房东声称要把他们赶走。

 

“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卖菜的商家不再愿意给我们赊账,要是真如此,我们得要饿死。”

 

◆ ◆ ◆
有薪难讨,有家难回

 

陈华、丁成和刘荣身上有很多共同点:都来自江苏省,都有种走投无路、度日如年的绝望感,唯一的奢望都只是尽快领回辛苦钱。

 

陈华头一次出国打工,家人不同意,但身体不好的父母已经70多岁,老婆种地补贴家用,孩子在上高二,花销不能停。

 

他想多挣点钱,而柬埔寨离中国不远,所以不顾家人反对,执意远行,没想到如今连机票钱也拿不出来。

 

他不敢跟家人说被欠薪,怕他们担心。靠着每天吃3包方便面填肚子,他满脑子都是想着尽快拿到血汗钱,早点回到家,除了讨回工薪,他别无所求。

 

丁成听说柬埔寨搞开发,想在那边挣点钱,“我们打工的到哪里都一样,有工资就行,如果不是为了养家糊口,谁愿意背井离乡。”

 

眼前出了这事,他也没敢跟家人透露半句风声,农村家里父母都七十多岁,孩子在读书,老婆在家带小孩,他是唯一的经济来源。

 

之前他在国内打工时,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面对着情绪逐渐失控的工友,他担心再这样下去,早晚出大事,“有的工友想爬上去跳楼,幸好其他人给劝住,如果还是这样遥遥无期,我都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辛辛苦苦出国打工,哎,哪里料到这么大一个集团会拖欠我们农民工薪水。”他叹息,有时候想到这么长时间没能带钱回家,都觉得没脸见家人,冒出一死百了的念头。

 

老刘几个月没钱寄回家,老婆天天骂他,他只好不停地解释,老婆才慢慢理解。

 

前年底儿子刚断奶,他就来柬埔寨谋生,想出国多挣点钱回去,让老婆孩子过上幸福的生活。

 

去年因疫情没回家过年,上份工作被拖欠了八九个月的工资,如今又遇上这种情况,感叹农民工“命真苦”,“古时有个包青天,不知当今包青天何时才能出现。”

 

他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来柬埔寨这个国家。

 

◆ ◆ ◆
原地踏步的进展

 

给不了工人交代,承建方负责人从没停止过催款,给开发商张总发了很多信息,但对方基本不回复,偶尔回复几个字,“我知道了”,或者“我会处理的”,然后没下文了。

 

承建方一直很相信开发商,毕竟是国内的大集团,在网上也能查到,但现在连集团的人都不再肯出面洽谈。

 

三餐1美元,跳楼讨薪,柬埔寨的中国工人有多难!


(承建方江总与开发商股东沟通)

 

至于工程是否继续进行下去,开发商也刻意回避这个问题,“现在我们只希望柬埔寨政府能帮忙解决工人的薪水问题,他们大老远从国内跑到这里来打工。”

 

为了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工人在14日聚集在工地大楼前,拉横幅讨要薪资,此事惊动该区区长,区长特地前往该栋大楼了解情况,答应19日处理。后来,有工人继续拉横幅讨薪,但规模不如上次。

 

三餐1美元,跳楼讨薪,柬埔寨的中国工人有多难!

 

不过,承建方项目负责人也不知道,19日究竟是否会给出个结果。目前为止,这件事还没有任何进展。

 

随着时间的流逝,工人情绪已经临近爆发点,有时候连负责人的话也不管用。

 

从早上到睡觉,不间断会有工人找他了解情况,他能理解工人的心情,因为他也是打工的,只不过岗位不同。

 

“我同样需要工资,父母年龄都大了,两个女儿上高中,一个儿子还在喝奶粉。”他说。

 

他表示,国内针对农民工这一块,目前法律都很健全,但是在国外,他真的感到很无助。

 

记者曾试图联系开发商张总,但对方的手机显示关机。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