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新闻 > 柬漂故事:妻子在我宵夜里下毒,最后跑路柬埔寨

柬漂故事:妻子在我宵夜里下毒,最后跑路柬埔寨

时间: 2020-10-21 16:50 来源: 环球博讯
评论 0 | 阅读 23194

导读:近日,在柬埔寨认识的一个朋友跟我讲了一个夫妻双双陷入吸毒怪圈,最后妻子丢下家人跑路柬埔寨的故事。

柬漂故事:妻子在我宵夜里下毒,最后跑路柬埔寨


近日,在柬埔寨认识的一个朋友跟我讲了一个夫妻双双陷入吸毒怪圈,最后妻子丢下家人跑路柬埔寨的故事。

 

在他的讲述里,这对夫妻先前也曾幸福美满,但是到了最后却落了个一人国内戒毒,一人远走柬埔寨的结局。


1/9


鸡哥的婚姻经历若是放在现在,妥妥的一个凤凰男傍上白富美的剧本。

 

大学毕业后,鸡哥被分到一所高中当老师,没隔两年在父母的运作下又被调到了政府部门,华丽的完成了一个从老师向公务员的转变。

 

90年代的公务员是个香饽饽,所以后来鸡哥在父母的安排下与凤姐结婚的时候,他打心眼里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

 

而凤姐呢,虽然是个白富美,但是她的父母是个暴发户,没什么文化却又一心想找个有文化的女婿。

 

柬漂故事:妻子在我宵夜里下毒,最后跑路柬埔寨

 

因此鸡哥与凤姐结婚的时候,凤姐父母给的嫁妆除了200多万元的人民币外,还有1套别墅和5个商铺。

 

这样的一场婚礼轰动了大半个城市,茶余饭后的人们纷纷羡慕鸡哥年纪轻轻就登上了人生巅峰,工作稳定、家有娇妻,还房子车子票子什么都有了。

 

鸡哥心里也有点飘飘然,但同时又有点看不起带来这一切的妻子,毕竟妻子学历低,才高中就辍学回家,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小太妹。

 

两人婚前没有什么深入的交流,婚后自然也没有什么感情,陪嫁的房子商铺都在妻子名下,这也让鸡哥心里更加不舒坦。

 

凤姐虽然有个小太妹的名声在外头,但实际上这人除了较真要强一点,跟小太妹这三个词一点都沾不上边,结婚以后,一颗心就放到了家庭上面。

 

凤姐知道自己文化低,所以有时候碰到什么做决定的事情都会先问过鸡哥,这极大的满足了鸡哥当家做主的心理,因此也从一开始的不满看不顺眼,渐渐的变成了也还行。

 

再加上现在的奢侈生活全都是靠妻子撑起来,忘恩负义的事情鸡哥做不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也是对凤姐更加真心了几分。

 


2/9

 

00年初的时候,房价开始大幅上涨,鸡哥的父母看准了势头,拿着凤姐陪嫁过来的钱以及老两口多年的积蓄,在省城购买了多套房产,之后又以此出售,又在具有升值潜力地段不断购房出售。

 

一系列循环下来,鸡哥的家产犹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仅是在10年这一年,鸡哥父母进账就有上千万。

 

在这样的情况下,鸡哥在家里的腰杆子更加挺的直了,自己手里有房有钱,跟妻子手里有房有钱是不一样的。

 

尽管后面鸡哥把那200多万连本带利的还给了凤姐,但是他仍旧忘不了拿钱给父母时,凤姐在家里和他大吵大闹的事情。

 

本就不稳定的夫妻感情,就这么有了第一道裂痕。

 

3/9

 

鸡哥父母炒房赚钱的事情,很快就传的沸沸扬扬,更别提鸡哥还是个公务员了,被人指点多了,鸡哥嫌影响不好干脆就辞了职,带着凤姐和父母一起定居省城。

 

凤姐父母见亲家这么赚钱,也动了炒房的心思,但是凤姐父亲心气儿高,觉得要干就得干大的,于是他把家里之前置办的产业都抵押,又去找人借了一圈,凑了小5000多万,与之前经常合作的一个老板一起,前往广州开发一个地产项目。

 

但是凤姐父母没想到,2011年广州出台了住房限购令,就是这样一个政策,黄了他们的房地产大鳄梦。

 

柬漂故事:妻子在我宵夜里下毒,最后跑路柬埔寨

 

凤姐父亲火急火燎的找上合伙人,但还是慢了一步,合伙人早已跑路东南亚找不着人影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凤姐父母不得不承认,自己开发的楼盘烂了尾不说,自己也倾家荡产了。

 

凤姐为了帮父母还债,不顾鸡哥的阻挠,卖掉了名下的所有房产和商铺,这也导致她和鸡哥开始长达数月的冷战,且她在家里的地位也越来越低。

 

因为家里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再加上商铺也被凤姐卖了,她也没了外出工作的心思,索性就在家里当起了全职主妇,这让对她不满的公婆更是对她嫌恶。

 

鸡哥父母曾私下悄悄的跟他讲过,让他与凤姐离婚,但是鸡哥与凤姐结婚近10年,早已育有一对儿女,他不想给孩子一个破碎的家,更何况尽管生活中有小摩擦,但是鸡哥其实也已经对凤姐有了不能割舍的感情。

 

劝说儿子无果,鸡哥父母就只能从凤姐整理入手,想逼着凤姐主动提离婚,父母破产还受到公婆的冷眼,凤姐的日子难过的可窥一斑。

 

鸡哥这时倒没有冷眼旁观,他在中打圆场,甚至不断鼓励凤姐,还表示可以将父母后面为自己置办的商铺都过到凤姐名下,以此让她重新振作起来。

 

凤姐推了,她清楚鸡哥要是真把铺子放到她名下,两人可真就没法过了,但是到了最后,鸡哥还是在父母为自己置办的所有产业上,加上了凤姐的名字。

 


4/9


13年的时候,闲在家里没事干的凤姐爱上了打麻将这个小活动,跟几个小姐妹一起打,不过不打钱,纯属娱乐,玩累了凤姐就跟着几个小姐妹一起外出旅游。

 

鸡哥早已开始学理财学投资,见到凤姐逐渐变得开朗心里也高兴,甚至还让她在外面玩的开心一些。

 

眼看着商铺越来越赚钱,而自己理财也慢慢上了手,妻子也日渐开朗,鸡哥对未来憧憬无比。

 

相较于鸡哥稳打稳扎忙的头不着地的理财,凤姐这边倒是轻松许多,她跟着认识的几个姐妹一起出省、出国旅游,各种购物、派对玩的不亦乐乎,渐渐的,凤姐的重心就不在家里了。

 

期间鸡哥也和凤姐谈过,让她收收心,多拿出点时间来打理家庭,陪陪孩子,但是凤姐根本不当回事,甚至直接回顶。

 

“我要是闲在家里,爸妈又得找茬,到时候我们两个都落得不自在,更何况不是请了保姆?家里有保姆收拾我还需要做什么?给钱不干活吗?”

 

听到妻子这番话,鸡哥再想想凤姐在家时和父母的不对盘,为了家庭和谐,他就没再多说什么。

 

但是没想到,妻子很快就让他尝到了恶果。


5/9

 

鸡哥发现,自从有一次妻子从国外旅游回来后,她似乎就有点不对劲,回家后整个人都是懒洋洋的,对什么事情都提不上劲头。

 

有时候甚至凌晨才回家,至于回家吃饭的次数更是少得可怜。

 

鸡哥一开始怀疑凤姐在外面有人,于是把理财的事情放在一边,悄悄的跟踪她,但是他发现,凤姐除了跟几个小姐妹打牌以外,都没接触过什么男的,因此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疑神疑鬼了。

 


直到有一日,鸡哥接到父母的电话,说他们揪到凤姐吸毒,接到电话的那一瞬间,鸡哥懵了。

 

等他看到凤姐缩在一家夜场内跟平时玩得好的几个姐妹一起吸毒的时候,愤怒、恶心各种情绪一股脑涌上头,他先前憧憬的美好全都被凤姐碎了个干净。

 

凤姐此时的状态是游离的,不管鸡哥父母再怎么指责,她整个人都是一副懒洋洋随你说的样子,鸡哥受不了这样的凤姐,质问她是谁带她吸得毒。

 

过了好久,凤姐才回了个出国的时候尝新鲜就试了,至于鸡哥的其他追问,凤姐懒得理,也闭口不言。


6/9

 

尽管凤姐吸毒被父母撞见,但是鸡哥还是顶住了来自父母的压力,咬紧牙不离婚,甚至丢下手头的工作,天天在家盯凤姐戒毒。

 

没想到凤姐却不领情,直接跟鸡哥提离婚的事情,鸡哥哪里会同意,在他看来,他能凭自己的一己之力帮凤姐戒赌,而只要凤姐戒了毒,离婚的问题也就不在了。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两人关系慢慢缓和,在鸡哥的帮助下,凤姐的症状开始减轻,精神状态也好了不少,甚至晚上还会给鸡哥做宵夜。

 

再后来,鸡哥吃什么都没了胃口,每天都只想着凤姐晚上给他做的那顿饭,见不到吃不到就坐立难安,浑身不舒服。

 

一开始鸡哥以为是被妻子养出了习惯,但是没想到某天晚上,凤姐开口和鸡哥要钱,且数额巨大。

 

此前鸡哥知道凤姐吸毒后,就把家里所有的证件以及之前的东西都锁了起来,凤姐想要买什么东西,都得征得鸡哥同意。

 

凤姐面对鸡哥的询问,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我在宵夜里放东西了。”

 

7/9

 

鸡哥第一次动手打女人,还是打的自己妻子。

 

那也是结婚后鸡哥第一次打她,狠狠的打了一顿以后,鸡哥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虽然他放不下妻子,但曾经作为公务员且颇有家产的他,不想这辈子毁在毒品手里,想想自己读书时从书中看到吸毒人员的惨状,鸡哥点烟的手几度颤抖。

 

柬漂故事:妻子在我宵夜里下毒,最后跑路柬埔寨

 

思来想去,鸡哥开车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径直去了派出所,对着值班人员开口就是一句“我吸毒了。”

 

在鸡哥看来,这时候找警察是最有效的,尽管可能会被人知道,但是他怕自己扛不住毒瘾发作的那道关,从而把自己搭进去。

 

鉴于鸡哥是第一次吸毒且是自己来报案的,所以派出所并没有对其强制隔离戒毒,反而是耐着心询问鸡哥家里人情况。

 

看着面前穿着制服的人,鸡哥忍不住抱头痛哭,等他情绪稳定后,跟值班人员说了自己父母的联系方式。

 

8/9


老两口舍不得在派出所数落鸡哥,办完手续后一直等到鸡哥回家,两个老人才坐在沙发上抹眼泪。

 

“是不是那女人害的你,我就知道她是扫把星,自己吸毒不说还要带着你走上不归路,你个犟犊子怎么就不听妈的话啊,早跟她离婚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

 

听着母亲的指责,鸡哥什么话都不想说,只是疲倦的叹了口气。

 

戒毒的日子很难捱,毒瘾发作的时候鸡哥疯狂想念吃了“加料”的宵夜后,那销魂刻骨的舒服劲,老两口看的直心疼,眼泪哗哗的掉,鸡哥的妈妈恨不得拎着把菜刀冲到凤姐面前,把那个害他的女人碎尸万段。

 

鸡哥人挺傻,跟着父母回家后还劝住了老两口,让老人别去找凤姐麻烦,甚至对老两口提到,等他缓过来,就去找凤姐离婚。

 

但是鸡哥没想到,凤姐会拿着离婚协议找上门来,兴许是铁定了心要离婚,面对婆婆的指责谩骂,她骂的更是厉害。

 

这个婚必须离!不离这辈子就毁在这个女人手上了。

 

这是鸡哥看到凤姐和他父母吵架后心里唯一的想法。

 

9/9


婚是铁定要离的,但是看着凤姐列出来的财产分割,鸡哥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突的直冒。

 

别墅要一半,商铺要两家,银行卡里的钱平分,还有一些车子等不动产,凤姐不想要,就让鸡哥折成钱给她,看着这样的一份协议,再想想自己戒毒时被折磨的痛苦,他对凤姐的最后一丝情意全被丢到了脑后。

 

没拿到钱也没拿到财产还被赶了出来,凤姐对着大门破口大门,甚至走的时候还朝大门吐了唾沫。

 

戒毒期间鸡哥一直跟父母住一起也没回家看过一次,等到他一个半月后回家,看着进进出出搬家的人才傻了眼。

 

前面提过,鸡哥跟凤姐后来在省城买了栋小别墅,且鸡哥将房产证、银行卡各种东西都锁到了保险柜里,他完全没想过凤姐会有那个能耐,从保险柜里把房产证拿出来甚至还伪造了《配偶同意出售证明》书将别墅给卖了。

 

鸡哥被凤姐这一出气的头疼,婚没离,房子钱全没了,他想报警,但是又怕影响一双儿女,于是自己私下托人到处找凤姐。

 

后来一个中介透露,说凤姐去了东南亚,但是到底去了哪里,他也不清楚。


后记:


跟我讲这个故事的人,说是在柬埔寨见过凤姐,她在这里过得甚不如意,称得上形销骨立,听他讲凤姐似乎还得了病,不过近两年却是再也见不着凤姐这人。


(文章内人名皆为化名,其中讲述者所提及的部分真实信息均被略去,部分事件有改动)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