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徐明星被中国警方带走 虚拟货币「骗局」梦醒?

徐明星被中国警方带走 虚拟货币「骗局」梦醒?

时间: 2020-10-26 12:38 来源: 环球博讯
评论 0 | 阅读 13907

导读:当网络技术与对财富的贪婪相结合,往往能打破人类的理性。虚拟货币,尤其是那些以在数字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上衍生出来的所谓平台币正在变成一场巨大的庞氏骗局,并且随着10月16日,全球第二大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OKEX的再次暴雷,整个骗局已经逐步浮出水面。

徐明星被中国警方带走 虚拟货币「骗局」梦醒?

 

当网络技术与对财富的贪婪相结合,往往能打破人类的理性。虚拟货币,尤其是那些以在数字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上衍生出来的所谓平台币正在变成一场巨大的庞氏骗局,并且随着10月16日,全球第二大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OKEX的再次暴雷,整个骗局已经逐步浮出水面。

 

根据OKEX公司公吿显示,由于OKEX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徐明星日前已经被中国警方带走,正在接受调查,导致徐明星一手掌握的OKEX秘钥无法完成授权,目前大量投资者储存的OKEX平台中的OK币(一种交易平台自己发行的虚拟货币)、比特币(Bitcoin)以太币(Ether)等各种数字货币资产无法提币。其中仅比特币数量就达20万个,约合150亿元人民币。而OK币币值也一夜缩水近16%。原先被吹嘘为公平、公开、自律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以及平台币的真相终于被揭开。一旦徐明星无法交出秘钥,或平台存在巨大亏空,OK币的投资者可能血本无归。

 

徐明星被中国警方带走 虚拟货币「骗局」梦醒?

 

贪婪的新工具 什么是虚拟货币、平台币

 

从2009年比特币,世界上第一款数字加密货币诞生以来,人类就已进入了数字货币时代,然而,基于人类贪婪的本性,数字货币,尤其是那些并不基于实体经济信用担保虚拟数字货币也就成为了新的投机炒作工具。

 

所谓数字加密货币,即是基于相应区块链技术,通过某种特殊的算法得出的一段代码。这些代码被人们赋予某种货币的功能。最初这些代码被用来记录网络交易,作为结账的依据。进而代码也就被当作货币本身,被一些网络极客所接受。这和大多数的以金银和实物交易为基础的纸币、证券的诞生过程其实并无本质差异。虚拟数字货币原本用来作为记账工具具有一定合理性。

 

但很快,人们发现这些虚拟数字货币的发行和定价,其实并不需要依托于实物交易本身。只要得到人们的认同,其基于某种算法带来的稀缺性,虚拟数字货币本身就是一种投机牟利的新工具。人们可以创造新的算法、制定新的规则,产生更多的虚拟数字货币。于是在比特币诞生之后,诸如以太币等新的虚拟数字货币产品陆续被创造出来。

 

相比于法币、债券、期货等传统投资产品,在没有了国家、银行的信用制约,也没有对应的实物抵押之后,虚拟数字货币反而成为了资本市场的新宠。就如同之前人们对郁金香、美国次贷债券的投机和炒作一样,虚拟数字货币只不过被包裹了一件高科技的外衣。市场正在成为赌场,而利润则来自对新进玩家的收割。

 

徐明星被中国警方带走 虚拟货币「骗局」梦醒?

OKEX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徐明星

 

然而,这还不足以满足人们贪婪欲望的扩张。尽管虚拟货币市场也存在大玩家和散户之分,但毕竟,虚拟数字货币还有相对固定的算法制约和区块链技术对于信用的「记录」。虚拟数字货币本身既不能无限扩张、更难以「作弊」套利。

 

于是,平台币,一种基于虚拟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基础上的虚拟货币的虚拟币,开始应运而生。就如同,在债券之上各大投资银行又打包生成「次级债券」一样,只不过,各种虚拟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操纵和肆无忌惮更为过分。

 

网络疯狂 OK币的前世今生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OKEX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徐明星开始了自己的投机之路。2013年,打着中国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先行者的旗号,徐明星创办了OKEX的前身OKCoin。在上线几个月后OKCoin的日交易额就突破亿元人民币大关,并获得了将近1,000万美元风险融资,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然而,徐明星就发现,单凭收取一些平台服务费,并不能带来财富的快速增长。此前「洗钱」一直作为虚拟货币交易所的主要收入来源。2016年,据相关统计,全球超过46家数字货币交易所共计涉及「洗钱」金额逾9,000万美元。但是,中国政府很快就发现了比特币存在盲目炒作、「地下金融」和「洗钱」的漏洞,并于2017年9月4日宣布在中国禁止任何虚拟数字货币的发行和交易。

 

此时,徐明星的数字货币生意一度遭到了重大打击。一方面,徐明星紧急与OKCoin平台和相关数字货币交易进行了切割,转移股权,并辞去了相应职务;另一方面,徐明星将大部分交易转移到注册在马来西亚的OKEX平台上,并成为其幕后的实际控制人,掌握着其支付数字资产的私人密码。

 

与此同时,徐明星也意识到在单凭「灰色」交易作为盈利点不仅十分危险,而且难以持久,OKEX必须打造一套新的牟利机制。于是,效仿早在2013年就已诞生的平台币(一种基于虚拟数字货币的代用币),2018年1月,OKEX开始发行自己的平台币——OK币。

 

最开始,OK币只是以「通用积分」名义,作为奖励免费发放给OKEX的用户和员工,就和商场发行优惠券、折扣券类似。然而,随着OK币数量的增多和持有人的增加,OK币开始有了内部的交易和定价。同时,作为计划的一部分,OKEX也开始建立起相应的交易系统,并逐渐开通了除减免交易费用等服务功能之外的,OK币与比特币、甚至是法币的交易。

 

OK币摇身一变成为又一种虚拟货币。与OK币几乎同时出现的还有火币(HT)、FT等其他虚拟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类似产品。只不过这些平台币与比特币相比,不仅没有相对中立的算法和区块链技术作为保障,而且完全被操控在交易平台和大玩家的手中。

 

这导致了包括OK币在内的各种平台币交易一经上线,就遭到了集中炒作,价格几乎打着滚的几倍、十几倍的上涨。尽管其间由于2018年2月的比特币暴跌,导致了各种平台币的跟跌,但是其后2019年平台币又迎来了新的一轮炒作。2019年OK币全年交易额达到111.5亿美元,全年涨幅达到122.6%,最高涨幅达631%。而其他的币安币(BNB)、火币涨幅也分别达到45.76%和60.44%。炒作平台币的杠杆也被增加至2倍至3倍,甚至更多。这时什么经济规律、什么投资价值已经早被统统扔到一边,人们的眼中只有对财富的追逐。

 

既无信用也无自律 庞氏骗局梦醒

 

当2020年年初,一个OK币从一文不值,迅速蹿升至市价6美元之时,似乎已经没有人在思考最后将由谁来支付这笔巨额财富。大家只知道市价的高涨将吸引来更多的投机者,泡沫只会越吹越大。

 

然而,2020年2月份突如其来的一场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还是无情地将人们从梦境拉回了现实。伴随着经济衰退、流动性的紧缩,比特币的再次暴跌,人们急于将手中的虚拟货币兑换成现实财富,于是提现、挤兑风潮也开始向包括OK币在内的,各种平台币蔓延。

 

徐明星被中国警方带走 虚拟货币「骗局」梦醒?

进入2020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包括比特币在内的OK币、火币等虚拟数字货币纷纷暴跌,基于不断扩张、投机牟利的庞氏骗局资金炼条正在断裂。

 

这时人们才意识到,所谓平台币其背后既无资产抵押,也无来自企业或者政府的信用支持。高企的价格完全只是交易系统中的电子数据。而作为OK币的发行方,OKEX交易平台可能无法像其最初宣传的那样进行现金交割。截至2月底,每个OK币市价从超过6美元一路下跌到临近2.5美元。

 

为此,徐明星最初希望通过OKEX交易平台对OK币的回购来稳定价格。2020年3月至5月,OKEX共启动了先后8次回购销毁,共回购销毁OK币近3亿枚,折合市价约1,900万美元。短时间内OK币的市价终于保住了。并且,随着之后在美国政府出台新一轮「无限制量化宽松政策」,市场重返流动性过剩之后,包括比特币、OK币在内的虚拟货币再次迎来了新一轮的「投注」。

 

但是不幸还是发生了,价格依旧没有恢复到之前的高点。OK币的市价持续在5美元附近盘整。对于传统的、有实物支撑的投资品来讲,这也许并非是灾难,但是对于依赖价格飙升,新入市者推动的虚拟数字货币市场,在没有足够的价格波动和大批新入市资金的情况下,则意味着灾难。因为,投资者依旧无法实现套利、提现。

 

于是,OK币交易系统开始频繁出现无法交易,其法币交易无法提现的问题。网民甚至将「火币经常断网、币安币经常丢钱」编成顺口溜,而「徐明星还我血汗钱」的标语甚至出现在了OKEX公司的楼前。

 

而这一切反常的举动彷佛在10月16日有了合理的解释。随着徐明星被中国警方带走,人们终于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OKEX公司宣布,由徐明星一手掌握的OKEX交易秘钥无法完成授权,大量投资者储存的OKEX平台中的OK币、比特币、以太币无法提币、变现。原先被吹嘘为公平、公开、自律的虚拟货币交易,其实完全掌握在交易平台手中,投资者的财富其实早已被庄家控制。一旦徐明星无法交出秘钥,或平台存在巨大亏空,OK币的投资者可能血本无归。一切都没有任何信用和规则可言,虚拟货币交易正在成为一场高科技包装下的庞氏骗局。

标签: 虚拟货币骗局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