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新闻 > 他山之石:菲律宾人眼中的中国新移民

他山之石:菲律宾人眼中的中国新移民

时间: 2020-10-26 21:59 来源: 郭彩荣
评论 0 | 阅读 8193

导读:这是一篇来自于菲律宾主流媒体专栏作家RANDY DAVID的评论员文章,从这篇文章里,我们不难看出,菲律宾主流视角对于来中国新移民的第一印象,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希望能对各位同胞带来别样的启示。

他山之石:菲律宾人眼中的中国新移民

 

杜特尔特政府执政以来,菲律宾离岸游戏运营商(又称Pogos)迅速扩张,从而为该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外来劳工——绝大多数都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年轻人。

 

在中国,在线菠菜行业是非法的,但是讽刺的是,在菲律宾是合法的,因为我们的总统需要POGO带来的收益,同时POGO的主要服务对象都是华语顾客,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需要很多来自中国的行业工人的原因。

 

菲律宾的POGO行业,比其他任何国家都更普遍,即使我们从未见过下注的客户,也常常会见到只会说中文的外来劳工,每天就在你我身边出现。

 

这些来自于中国的年轻劳工,大部分时间都保持自己的作息规律,按照他们上下班的时间点,由公司的班车接送,每天早晨从宿舍出发到办公楼,晚上再从办公楼坐班车回宿舍,每一天两点一线,周而复始。

 

他山之石:菲律宾人眼中的中国新移民

 

有时候,这些中国人会以成群结队的方式出现,在便利店里吃早饭,或在购物中心里闲逛,他们语言不通,出手大方,对自己的身份十分敏感。

 

有时,我们可能会在一些度假胜地遇到这些POGO劳工,但是,不知是出于恐惧,害羞,无知还是自大,他们自始至终只在自己封闭的小圈子里交流,包括只使用中文的微信,他们不会尝试与菲律宾人混在一起或使用菲律宾的社交APP与我们交流。

 

与之对应的是,因为无法取得交流和共识,对于这些游荡在景点和商场的,成群结队的中国劳工,菲律宾人可以做的选择不多,要么怀疑地注视着他们,要么就完全忽视,避开他们。

 

沟通是消除偏见的有效方式,而这种相互避免和忽视,只会导致不同的族群间,因为生活习惯,日常习俗不一样,加之缺乏有效沟通,从而越来越产生潜在的偏见,偏见进而导致相互抵触,而无法沟通则加剧了这样的螺旋化过程。


很难想到,在今天,菲律宾这片热情包容的土地上,来自于其他国籍的外来人口,在菲律宾人中引起如此的怀疑和敌意。

 

具有讽刺意味和可悲的是,因为中国的血液几乎流过其他所有菲律宾人的血管,华裔菲律宾人已经成为我们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以至于试图用种族差异来阐述这一切是徒劳的。

 

不仅如此,诸如饮食等太多的中国影响,已在数百年之间,结合菲律宾这片土地,成为我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你很难去硬生生的以时间轴为界限,划分几百年前,哪些是舶来品的种族入侵,哪些是本地化的民粹需要扶持保护。

 

更重要的是,我们不能用简单的民族主义去限制或者警惕外国入境者,这与开放的伦理明显是背道而驰,试想我们有百万菲劳在其他国家工作和生活,如果这些同胞在异国也遭受类似的待遇,我们又该作何设想?

 

在全球化的时代,旅行,移民、交流、融合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热情的态度似乎是唯一明智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法则。

 

然而,当前的疫情影响,导致全球化的退潮,因为某些政客的挑动,盲目仇外的心理的激增,全球化带来的的不平等,则加深了这种盲目仇外的心理嫌隙。


从这个角度来看,就比较容易解释最近发生的一些事件,包括导致菲律宾退休署(PRA)执行了几十年的退休移民政策,仅仅因为某些议员表示的担忧而紧急叫停。

 

我特别注意到,参议员理查德·戈登(Richard Gordon)发表了极为震惊地言论——他呼吁来自中国的“退休人员”仅仅只需要达到35岁的条件,就轻易获得这种特殊签证。

 

PRA承认,迄今为止已批准了约28000名中国退休人员的签证。他们占该国所有外国退休人员的40%。

 

戈登参议员可能以为认为如此多的中国退休人员,在菲律宾的存在,是国家安全隐患,这种充斥战争思维的论调,听起来有些震惊。

 

我们仍然记得我们年幼时,父母告诉我们的故事,有关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日本人潜伏在我们国家的故事。

 

他山之石:菲律宾人眼中的中国新移民

 

他们静静地充当园丁,道路工人,农民和小商人的工作,只是在日本入侵菲律宾期间,作为日本军队的带路党出现。

 

战后,根据盟军的情报显示,他们中的许多人的确在当时,被军国政府以间谍或地下潜伏者的身份派遣至菲律宾。

 

但是,正如菲律宾人和日本学者的研究所显示的那样,从大正年代(大正为日本第123代天皇执政时的年号,大正天皇1912年7月30日-1926年12月25日在位。他是昭和天皇之父亲)的日本移民,到菲律宾的情况更为复杂。

 

多数日本人是真正的移民,以寻求更好的生活,尽管实际上,许多日本人后来被征召入伍,参加了轴心国发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二战结束至今已经75年,冷战结束至今已近30年,为什么还会有人抱有如此固执的战争思维?居住在菲律宾的任何中国Pogo工人和SRRV持有者都会成为间谍吗?认为每一个POGO或者SRRVER在菲律宾是从事秘密情报工作的想法,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天真。

 

当然,鉴于目前扑朔迷离的南海形势,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警惕中国公民,短时间大量涌入菲律宾。

 

但是,我倾向于相信这些中国“退休人员”中的大多数,特别是35至50岁之间的人,主要是在这里经商,SRRV签证对于他们而言,是便利进出菲律宾的快捷通行证。

 

我们的法律并不禁止他们谋生或谋职,事实上,这些持有SRRV签证的中国人入境之后,无论是投资或者是谋生,会促进菲律宾的经济和带动本地就业人口。

 

实际上,对于这些SRRV的持有者而言,退休署更多应该提供协助,帮助他们更好融合菲律宾,为菲律宾经济发展带动贡献,作为监管单位,退休署只需要确保他们在这里时没有从事非法活动即可。

 

也许,我们需要定期审查获得退休签证的最低要求。


但是,我们不能做的一件事,就是歧视某些国籍的SRRV申请。

 

事实上,与SRRV相比,更让我担心的是中国Pogo工人的大批涌入。

 

首先,因为他们所从事的行业在自己国籍所在国,被正式禁止。

 

其次,因为参议员里萨·洪蒂弗罗斯(Risa Hontiveros)的调查显示,其中许多人进入该国,是受到利益的推动,而本国的海关边检人员,也因为利益的关系沆瀣一气,并没有起到很好的鉴别和把关作用。

 

因此,没有人知道在任何给定时间段内,菲律宾有多少来自中国的POGO工人,他们分布在菲律宾的什么地区。

 

最后,由于Pogo业务本身的组织方式,这些年轻的年轻中国工人,过着封闭聚集的生活,由于对外缺乏透明度和沟通,这些POGO工人与当地人之间的麻烦或早或晚会爆发。

 

他们的身份不稳定,他们的行为,在自己国籍所在国并不合法,这一切很容易引发各类冲突。

 

原文到此结束,在文末,彩荣想补充一点点自己的浅见:

 

1:有关POGO工人,前两天写的逃离马尼拉,引起很多共鸣,无论是回国的前菜农,还是目前仍然煎熬在马尼拉的农业工作者,目前来看,随着国家打击政策和手段的进一步强化到位,以杀猪盘为代表的电信诈骗,生存土壤将会进一步收紧。

 

2:疫情加之断链,世界孤岛化,出国难度加大,种种因素交织下,从今年到明年,将成为这个特殊行业的横盘整理年,有读者私信,如何在国内办护照;还有读者求救,如何从迪拜补办护照签证,这些是微妙的信号。

 

3:目前马尼拉回国的高峰已过,包机机票已经降到不到万元,比起几个月前的3W+可谓缩水好几倍,前有逃离马尼拉,后有救救我迪拜,此消彼长,菲律宾在漫长的国门闭锁之后,是否能挤掉这个行业的泡沫,迎来更规范的发展,目前仍需要拭目以待。

 

4:对于在菲同胞而言,与菠菜通吃的年代相比,放弃暴利的幻想,踏踏实实,脚踏实地,立足菲律宾本地去做一些事情,依然还会有不错的机会。

 

5:民族融合,今天菲律宾的脸书等社交媒体纷纷传播一张有关韩国商贩街头送水送面的新闻,韩国老者在菲经商,身份未知,但是奇怪的是菲律宾无论是媒体还是民间,对于韩国老人此举,都是溢美之词。

 

他山之石:菲律宾人眼中的中国新移民

 

在一些菲律宾媒体中,菲韩友谊万古长青可以理解,但是能从媒体到社交媒体网民的称赞转发,他(们)丝毫不去追究韩国寻芳客遗留在菲律宾的大量混血儿的始乱终弃,也不去指摘韩国人庞大的退休移民团体的安全隐患(韩国的SRRV持有者紧随中国),这就不能不引发我们的思考。

 

类似的事情还有不少,各位同胞可以细品,有些事情就怕比较思考,一味说菲律宾偏袒日韩,巴结欧美,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标签: 菲中国移民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