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柬漂故事:赴柬创业失败后,我成了一个做诈骗的“菜农”

柬漂故事:赴柬创业失败后,我成了一个做诈骗的“菜农”

时间: 2020-11-22 12:43 来源: 环球博讯
评论 0 | 阅读 11800

导读:做菜农的日子不好过,有时候桥林看着镜子里,头发半白的自己都会觉得陌生,但是摸着每个月到手的薪资,以及杀猪后拿到的提成,他又会觉得这也算是另类的在柬埔寨创业成功了。

柬漂故事:赴柬创业失败后,我成了一个做诈骗的“菜农”

 

桥林哭了,当他站在国内的街头,看着马路上奔驰而过的车辆,看着刺目的阳光打在自己身上,又落到身后大楼折射出一片绚丽的色彩时,他深呼一口气,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

 

看着路人投向他的目光,桥林抹了把眼泪,提着行李走入人流。

 

注:讲述者化名桥林,已于6月底从菲律宾回国,部分信息模糊化,配图均源自网络。

 

赴柬准备创业事项


却一脚拐进赌场


2017年,桥林刚出下飞机就差点被一阵热浪掀翻,同机的一堆年轻人都被人接走,只剩自己站在机场门口,像个傻老帽一般,两眼一抹黑。

 

柬漂故事:赴柬创业失败后,我成了一个做诈骗的“菜农”

 

他在门口的人群里来回“扫射”,想找出那个声称自己穿着大花裤衩、狗头t恤的王胜,但来回找了一圈,又等了半个小时,人群中还是没有穿狗头t恤的人。

 

桥林想骂人,但是又找不到那个鸽了自己的人,他只能将一肚子火气全吞回肚子里,拿着护照在机场门口买了张电话卡。

 

听着电话一头传来的“鸟语”,桥林心里再度骂人。

 

一个小时过去了,王胜没有来,桥林一肚子火,甚至已经在脑海里来回酝酿了王胜的各种死法,两个小时后,桥林一点火气都没了,他只觉得自己快被柬埔寨的热浪蒸熟......三个小时后,就在桥林觉得自己快熟透时,他终于看到穿着狗头t恤的王胜从一辆嘟嘟车上下来。

 

千言万语,在那一瞬间均化成了感动,下一秒,桥林狠狠勾住王胜肩膀,咬牙切齿地开口:“说吧,你想怎么死,我成全你!”

 

王胜笑嘻嘻的接过桥林手中的行李,边求饶边指了指不远处停着的嘟嘟车:“哥哥错了真错了,这不是刚睡醒就立马过来接你了吗,走,哥带你好好去放松放松。”

 

在王胜一系列的打趣求饶声中,桥林就这么跟着王胜出了机场,一路行来路上熙熙攘攘的交通工具似乎让柬埔寨的温度再度上升。

 

柬漂故事:赴柬创业失败后,我成了一个做诈骗的“菜农”

 

一副老大哥模样的王胜,将桥林的第一次柬埔寨之行安排的明明白白,第一天带他去会所里面放松休闲,第二天他就将桥林带进赌场,美其名曰见见世面。

 

桥林是个见好就收的,赢了几把就蹲边上看王胜玩,他看着王胜一口气输掉上万美金都不带喘气着急,玩到后半夜,王胜差不多输了近3万美金,桥林在一旁看着都心惊,哪成想王胜却似没事人一般,嘻嘻哈哈的带着他又拐进了会所。

 

就这么纸醉金迷的荒唐了一周,桥林甚至都能感受到身体传出的抗议信息,王胜输多了,也开始骂骂咧咧起来,等到后面他终于想起了正事,带着桥林在金边的大街小巷来回溜达。

 

抵柬后走街串巷找商机


却逐渐沉迷在纸醉金迷中


在桥林看来,柬埔寨落后、贫穷,他当初一定是疯了,才会想来这里掘金。

 

但秉承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桥林还是每天都外出看市场找商机,他每天早上出门前都涂好防晒,王胜这个时候就会瘫在沙发上嘲讽他“娘们唧唧”的,但没几天王胜也加入涂防晒的队伍。

 

柬漂故事:赴柬创业失败后,我成了一个做诈骗的“菜农”

 

金边不大,但是走街串巷的找商机并不是一件易事,更何况王胜自己也有生意要处理,虽然他爱进赌场,但是好歹没输红眼把自己全部身家都丢进去。

 

抵达柬埔寨的第三个星期,桥林自己一个人骑着小摩托,带着手机跟本地人鸡同鸭讲的进行交流,就这样考察了快一个月,人瘦了黑了一大截,但是在这里做什么心里依旧没底。

 

有时候烦了桥林也会叫上王胜去赌场梭哈几把,但王胜也不是随叫随到,更多时候是桥林一个人往赌场钻。

 

渐渐地,他往外找商机的时间少了,王胜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某晚去会所修车时,他收起一惯嬉笑怒骂的神情,故作深沉的对桥林开口。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我在这边见过太多身家不菲的中国人,全部栽在了赌场上,当初带你去见见世面,是不想你沉溺在里面,你看我来柬埔寨四五年,屁钱都没挣到一个,就是坑在赌场上,一上头就全丢进去了,听哥一句劝少去少玩!”

 

桥林怀里搂着个年轻貌美的女技师懒得搭话,王胜见状也懒得劝,在他看来,人要作死谁也拦不住。

 

2018年,王胜忙着去西港分一杯羹,没空再盯着桥林,只是问了桥林一声要不要跟他去西港挣钱,这时的桥林早没了一开始的雄心壮志,随口回了句“再看”,转头又跟着新认的兄弟勾肩搭背的朝赌场走去。

 

王胜当时什么心情桥林不清楚,但是后来每次桥林想起这件事,都恨不得给自己两大耳刮子。

 

王胜的话桥林只听了一半,他每次都是小赌,但是赌输的钱却如滴水汇聚成河、泥沙成山一般越滚越大,短短两个月,桥林就将他带出来的200多万人民币输个一干二净。

 

当他反欠赌场1万美金时,他才惊觉自己身上竟然一分钱都没了,跟家里要?他开不了这个口,于是他想到了在西港的王胜。

 

电话那头,王胜沉默半晌没声,当时桥林的一颗心直接落到底,慌得找不到点,几个小时后,王胜带着一身“杀气”将桥林带走。

 

上车后,王胜指着桥林一顿骂,骂到最后,他又问了一句桥林将来还有什么打算,桥林心烦意乱的望着外面的车水马龙,答了句不知道,随后又说会把那1万块美金还给王胜。

 

王胜看着颓废得不成人样的桥林,想继续骂又不好开口,念着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情分,又不能将人丢下不管,干脆直接拉着桥林往西港去了。

 

就这样桥林成了王胜手下的一名小员工,他再也不敢硬气的指着王胜骂,每个月包吃住扣掉一半工资,桥林到手还能有600,也不至于在西港过不下去。

 

一开始王胜盯桥林也盯得紧,不让他再进赌场,后来看桥林似乎也没了继续赌的想法,王胜也就没功夫再盯着他。

 

就放松那么一会的功夫,王胜怎么都想不到,桥林又钻进赌场,甚至卷了他一笔钱消失不见。

 

偷发小钱赌博


之后沦为菜农


偷王胜钱赌博这事,桥林提起来就后悔,即使如今他已经将王胜借他的钱,包括自己卷走的钱只多不少的还给了王胜父母,但他知道,两人的兄弟情分早就终结在了柬埔寨。

 

西港的纸醉金迷比起金边来说也是不遑多让,桥林一开始也没想复赌,但是奈何赌场太多,他一时手痒又拐进一家赌场玩了几把,很快,自己手上的一千多美金就输了个干干净净。

 

柬漂故事:赴柬创业失败后,我成了一个做诈骗的“菜农”

 

兜里没钱,桥林也不敢再继续赌下去,但是赌博这个东西,上瘾了就别想着再收手,为了筹赌资,桥林最后走了步臭棋,卷了王胜2万美金。

 

他本意是玩几把赢点钱就离开,然后再把钱还回去,但是桥林一个没控制住,2万美金全部丢了进去,这下子他才是有点慌了。

 

回到宿舍,桥林想了半晌,最后下了一个决定。

 

2018年11月,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些东西,拿着护照就这么头也不回的投入了网投公司的怀抱。

 

在网投公司上班的日子并不好过,桥林有时候都觉得自己似乎精分成很多个人,上一秒还是别人口中的好哥哥,下一秒就对着网络一头的抠脚大汉喊老公。

 

从最开始的忐忑不安,到后来的杀猪无情,桥林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转变,他只能更加努力的工作,将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骗人上去,这样才能让自己没有时间东想西想。

 

做菜农的日子不好过,有时候桥林看着镜子里,头发半白的自己都会觉得陌生,但是摸着每个月到手的薪资,以及杀猪后拿到的提成,他又会觉得这也算是另类的在柬埔寨创业成功了。

 

2019年底,桥林跟着公司转移到了菲律宾,在菲律宾的日子很不好过,办公住宿环境不好不说,后面的疫情,更是让他近三个月都只能窝在办公室里。

 

眼看着马尼拉的疫情形势越来越不明朗,再加上圈子里传出的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桥林最后还是痛下决心,赔付公司14万披索(折合人民币约4.55万)后,于6月底回国。

 

回家后,桥林得知王胜仍旧留在柬埔寨,2019年王胜回家过春节,并没跟任何人提起他在柬埔寨发生的那些事。

 

桥林将钱还给王胜父母的时候,只说自己在柬埔寨创业失败,欠了王胜一笔钱,其他的事情一句也没提。

 

想了想,他最后还是没把王胜从黑名单里拉出来。


后记:


桥林回国后一段时间,他又起了出国的念头,上述内容也是桥林在后台跟记者闲聊透露出来的内容。

 

而这也是现阶段很矛盾的一件事情,已经回国的菜农发现自己早已不适应正常的社会生活,想要继续出来从事诈骗行业,而在境外的菜农却千方百计的想回国。

 

但事实上,记者想提醒那些还想或是正在往境外跑,做着发财梦的菜农,敢出国从事违法行业,就得做好五六年不能回国的准备。

 

更别提在疫情高压、中国警方严打的情况下,前段时间已经有菜农在后台爆料,称大多数网投公司现阶段管理越来越严格,根本不让人离职。

 

在只进不出的情况下,还想一头扎进网投圈,只有死路一条。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