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博彩公司靠欺骗招聘,靠压榨员工敛财,透露出什么问题?

博彩公司靠欺骗招聘,靠压榨员工敛财,透露出什么问题?

时间: 2020-12-03 12:35 来源: 凤凰联盟
评论 0 | 阅读 12312

导读:总结一下海外菜农在疫情期间的生活,这句话就要有个进阶版了:“疫情不仅是块照妖镜,还是块显微镜和哈哈镜,不仅照出人间百态,还将以往的丑态无限放大,甚至为现实生活增添了魔幻色彩!”

博彩公司靠欺骗招聘,靠压榨员工敛财,透露出什么问题?

 

“疫情是块照妖镜,照出人间百态!”



这是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大陆网络上经常出现的一句话,很多人借此来抨击人性丑恶。



但是总结一下海外菜农在疫情期间的生活,这句话就要有个进阶版了:“疫情不仅是块照妖镜,还是块显微镜和哈哈镜,不仅照出人间百态,还将以往的丑态无限放大,甚至为现实生活增添了魔幻色彩!”



找工作的“狗推”,反而向“狗庄”付钱


一个不算很熟悉的网友,前段时间突然联系我,想让我帮他写一篇文章,曝光一下坑他的黑公司,也就是俗称的“狗庄”。



这种有料可写的事情自然不容错过,于是我和他聊了一下,知道了他被坑的前因后果。



这个网友所在的公司在疫情期间突然宣布解散,一夜之间全公司的人都成了失业人士。思家心切的人买了高价机票立刻回国,心有不甘的人却依然留在国外,想寻找新的机会。



这个网友拿着公司提供的薄薄一叠遣散费,开始了艰难的租房求职之路。



因为不善交际,在之前的工作中他并没有认识什么靠谱的人事或者行政朋友,因此失业之后只能自己满世界的发简历。



这种广撒网的求职方式在早期的博彩圈很常见,但在现如今的博彩圈却是很危险的行为,甚至可能是自寻死路。



他在短时间内加了一群所谓的“人事”,然后选择了一个和他最聊得来的“人事”,简单的视频面试之后,就敲定了入职体检日期。



到了约定的那天,他先在一个中国人聚居的公寓附近和“人事”见面,尬聊几句之后,和“人事”上了一辆姗姗来迟的面包车,“人事”说车内的其他中国人都是公司的同事,一起去公司合作的诊所做体检,然后就办理入职。



然而面包车行驶不久,“人事”就借口有事并提前下车,而他则和其他的陌生人一起,被拉着继续前进。



他在车里和其他“同事”交流,但这些“同事”对他都很冷淡,并没有怎么搭理他,只有副驾驶一个中国男子主动和他说话,问他有没有带护照,说公司办理入职和检测前,需要员工护照。



这是很符合逻辑的事情,他表示自己带了护照,然后把护照和签证直接交给对方。



至此,他已经不知不觉落入了“狗庄”的招聘陷阱里,在被拉到一处异常偏僻的建筑后,他就被限制自由了。

 

博彩公司靠欺骗招聘,靠压榨员工敛财,透露出什么问题?


此时他才明白那个所谓的“人事”并不是真的人事,而是卖人的“狗中介”,他不知不觉就被“狗中介”卖了2万人民币,而“狗庄”也没有问他是否同意,就把钱转给了“狗中介”,然后把这笔账算在他的头上。



此时已经失去自由的他如果想离职,就要赔偿这笔“中介费”,还要额外支付所谓“接人费”,加在一起是3万人民币。



本想找个工作,却莫名其妙的多了3万的债务,他心有不甘,就和对方理论,却发觉对方根本不和他理论,只是让他选择交钱或者留下工作,他和对方争吵起来,然后被一群中国人按在地上打了一顿。



最终迫于无奈,他找朋友借了3万人民币,赎回了自己的护照签证,狼狈的离开了“狗庄”的办公地址。



此事让他愤愤不平,一心想着报复对方,但是当地警局的态度也让他心寒,他先后联系了两个警局报案,一个警局说那地方不在自己的辖区,另一个警局说他没有证据无法立案,最终事情不了了之,“狗庄”依然逍遥法外。



招聘要靠“骗”,说明了什么?



以往我只是听说过此类现象,但真正有人找我爆料,并且透露了前因后果,还是让我感觉很惊讶,为什么财大气粗的博彩公司也要靠这种手段来招人了?



在之前的很多文章中,我们分析过博彩业现如今遇到的风险,以及很多博彩公司所陷入的经营困境,包括缺人员、缺推广渠道、缺支付渠道等,但我实在没想到,最不缺钱的博彩公司居然也开始这么敛财了!



在博彩产业扎堆的城市,我们很少听过博彩公司差钱的传闻,能听到的几乎都是博彩公司如何有钱的故事,例如xx网站的股东带小弟们一晚上消费上百万人民币,xx网站的主管每月花多少钱包养美貌小三等,这些奢靡的财富故事加深了大家的印象,让“博彩公司不差钱”这个概念深入人心。

 

博彩公司靠欺骗招聘,靠压榨员工敛财,透露出什么问题?


然而真实情况却让人大跌眼镜,博彩公司的运营成本都在直线上升,一个博彩网站为每位员工付出的成本绝不只是这个员工的工资,而至少是他工资的2-3倍,这其中包括高额的办公室房租、牌照费、水电网费、员工房租等明面支出的支出,也包括纳税、保护费、银行卡损耗等隐性支出。



以马尼拉为例,粗略计算一下,一个50人左右的中小型博彩网站,每月基本支出就在200万左右,有些网站可能还更高,并且这个成本还在不断上升中。



但是一个博彩网站能创造收益的部门往往只有推广部门,可以量化的营收指标最终也只能压给推广部门,要求推广人员去完成。如果推广人员无法完成目标,则网站收益就会降低,当月甚至赔本,所以为了避免出现赔本的情况,很多博彩网站对狗推的管理手段就愈加严格,甚至残酷。



可惜在推广渠道减少、推广难度上升的大环境中,博彩网站就是把狗推打死,也难以解决收入下滑的问题。



此消彼长之下,一些名声不好的博彩网站就不得不使用不光彩的手段,包括诱骗求职者做狗推,以及通过压榨求职者的方式敛财,以此消减网站的运营压力。



招聘要靠“骗”,运营压力要靠压榨员工来缓解,恰恰说明这些博彩公司的营收能力在下降,也说明博彩公司两极分化的情况愈加严重,而这种乱象也不会短时间内解决,只会愈演愈烈。

标签: 博彩公司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