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2020年终专题之三:菲律宾菠菜篇

2020年终专题之三:菲律宾菠菜篇

时间: 2020-12-23 00:03 来源: 郭彩荣
评论 0 | 阅读 61252

导读:2020年新冠大流行之前,每天坐飞机到菲律宾的大陆人,有八成以上,都是从事这个行业,俗称:菠菜行业丶BC业,从业人员大多自诩为“菜农”,“种菜的”。

2020年终专题之三:菲律宾菠菜篇

 

今天,是2020年菲律宾年终专题第三篇:菠菜篇

 

有关前两篇,可以点击下文链接进入>>

 

2020年终专题:疫情对菲律宾政治的改变和影响

2020年终记忆之二:菲律宾的网络民意

 

没有哪个国家,会像菲律宾这样,深深陷入与博彩行业的纠葛。

 

2020年新冠大流行之前,每天坐飞机到菲律宾的大陆人,有八成以上,都是从事这个行业,俗称:菠菜行业丶BC业,从业人员大多自诩为“菜农”,“种菜的”。

 

由于此行业的特殊性,上手难度不大。只要有钱有点关系的都可以做,不傻基本都会捞到金。导致近几年东南亚遍地开花。造就了许许多多的公司,小平台,黑平台。

 

这个行业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原来在国内,后来国内严打,基本都搬到了东南亚,由于这些在线菠菜平台大都紧盯着中国这一庞大的赌客市场,因此导致网络菠菜平台呈现包围中国状态分布,其中又以菲律宾最具规模。

 

菲律宾是以国家立法确定菠菜合法存在的国度,同时,菲律宾有一家专门的监管菠菜公司的机构(PAGCOR--菲律宾菠菜监管委员会),对于管辖地会员菠菜单位,发放对应的牌照,这便是坊间“赌牌”一词的由来。

 

据不完全统计,菲律宾在封城之前,从事菠菜业的华人,至少有50万人,而且这个趋势仍然呈不断上涨趋势,公司越来越多,需要的员工也就越来越多。所以各种公司也是鱼龙混杂,参差不齐。

 

一场突入起来的疫情风暴,使得世界地球村成为一个个封闭隔绝的孤岛,加之疫情引发的次生危机,世界从全球化浪潮转向为保守化退潮,加之国内旷日持久的劝返+断链专项行动,多重因素影响下,2020年末回望这一年,菲律宾的菠菜行业,又会在历史上,留下怎样的印迹呢?

 

今天,所描绘的是菠菜版本的2020年终印象。

 

1:菠菜行业,不断进化,与时俱进

 

菲律宾是亚洲最大的天主教国家,超过八成的菲律宾人,是虔诚的天主教徒。

 

所以,菲律宾人通常对赌博不太感冒,在没事嘻嘻哈哈,有钱活在当下的菲律宾人看来,中国人似乎赌性更重,动不动就拼了,搏一把。

 

所以说起BET,online gaming,基本都是华人在操盘,菲律宾人对于谁去操盘,并不关心;对于政府是否要将菜园子关停还是赶走,也并不在乎。

 

但是,由于冠状病毒大流行和较高的税收,菲律宾离岸游戏运营商(POGO),成规模的外逃,导致影响连带行业的利益塌陷,这不是喝几瓶红马,晕晕乎乎就能对付过去的问题。

 

菠菜行业在菲律宾,特别是马尼拉的高速扩张,基本是与杜特地入驻马拉坎南宫,呈现同步发展的趋势。

 

2016年,杜特地总统上任伊始,菠菜大佬们似乎还摸不准新任大统领的脾气和脉络,当年的克拉克霹雳一击,林氏巨头被迫流亡海外,数千菜农一网打尽,让不少菜农静若寒蝉,以为菲律宾要开展高纯度自我净化。

 

结果画风一变,禁止PEZA,放开9G,众多菠菜大佬恍然大悟,一朝天子一朝臣,新人仍需稻粱谋,于是乎,立威的立威,招人的招人,菠菜行业在菲律宾,驶入了扩张的快车道。

 

POGO在马尼拉快速扩张以来,菠菜,金钱,人流,给菲律宾的房地产,金融科技,运输旅游,餐饮娱乐等企业,提供了大量的催化剂,催化这些企业领域不断分泌加速发展的多巴胺。

 

但是,硬币皆有两面,有人看到了收入,有人看到了困境。

 

当快速发展的菠菜行业,引入数十万计的以说不同语言,不同信仰(无神论)的族群进入这座城市后,带来的矛盾也随之越来越激化,尤其是当绑架,卖淫和人口贩运等恶性犯罪事件,频频发生且与POGO紧密相关联时,情况就更是如此。

 

2020年底,按照移民局的官方统计,封城以来,海外劳工的净流失人数约在50万左右,大批POGO劳工的外流,可能会缓解恶性犯罪频发的迹象,但是劳工的离开,意味着围绕菠菜的生态系统将枯竭。

 

业内估计表明,如果没有这一场新冠疫情,2020年,菠菜行业降为菲律宾经济带来高达6000亿比索的收入。

 

到目前为止,专家还无法计算,菠菜离开菲律宾的影响。

 

同时,就业和移民数据显示出一种令人困惑的情况,尽管按照移民局的数据,大批菜农回国,但是劳工部的数据显示,仍有为数不少的中国菜农仍在马尼拉,并且有一百多家菜园子仍在运营,似乎疫情大流行并不能阻止菜园子们种菜的熊熊野心。

 

那么,移民局,劳工部,还有BIR,pagcor,这些与菜园子相关的监管机构里,彼此不相同的菜农数据里,到底还有多少隐形数据,没有被统计?

 

此外,业内人士担心,未经注册的菜园子,除了野生之外,它们还会自我进化,通过权力寻租的方式,为自己找到规避最近实施的法律和税收的新方法.

 

鉴于菲律宾政府的腐败程度,有识之士认为,政府虽然不断完善对菜园的监管体系,但事实上,对行业的监管行为,面对行业的自我净化,显得更加困难。

 

2:最直接的影响:房地产行业。

 

菜农返回至神州,此地空置写字楼;


菜农难回菲律宾,公寓处处空悠悠。

 

菠菜行业,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2平米大小的工位里,24小时三班倒,需要至少三个人工,所以马尼拉数十万曾经用于菜园子的办公室空间,到底曾活跃过多少菜农的身影,大家自己可以算一算。

 

2020年终专题之三:菲律宾菠菜篇

 

按照菲律宾某知名房产经纪公司的数据评估,菠菜行业在2020年退租了约28万平方米的办公空间,这意味着约14亿比索的办公室租金损失,以及约14万份(事实数据要乘以3)相关工作的损失。

 

根据该公司统计,在第二季度封城时,冠状病毒仅削减了菜园子48000平方米的需求。

 

真正导致菠菜行业大面积退租,撤离菲律宾的,是菲律宾税务局的一纸公告—— 要求菠菜行业遵守税收法规的备忘录时,缴纳足额欠税后方可复工。

 

紧接着,当充满救火意味的巴亚尼汉互助法案出台后,众多菠菜大佬觉得菲律宾的好日子到头了,因为该法律包含一项规定,从菠菜行业的总投注额或收入中扣除5%的特许经营税,而不是净收入。

 

菲律宾政府的初心是,养兵千日(养猪百日),用兵一时(杀猪一时)。

 

如今政府陷入财政困难,希望菠菜行业能够识趣输血,帮助政府共克时艰。

 

留下还是出走,是一个艰难的选择题。

 

最后,尽管征收了高额的税款,但在菲律宾菠菜监管委员会所管辖的338个POGO服务提供商中,仍有大约半数,在从税务局和监管委员会(Pagcor)获得文件后恢复了运营。

 

用一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话说:“ 菲律宾菠菜土壤得天独厚。尽管有很多人离开了菲律宾,但留守的,仍会尽力缴纳税收,因为出走的,很难在其他地方创业。”

 

随着办公空间空缺的增加,菜农的出走,房地产行业应声卧倒,一大批期房项目推迟交付,即使是现房,公寓的租金也大幅下降,尤其是在菜园和赌场集中的帕塞湾区,房租几近断崖腰斩。

 

那么,如果办公楼和公寓的租金大幅度下降,是不是对于普通人来说,意味着便宜的办公空间和住房?

 

情况并非如此简单。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银行业高管指出,房地产开发商,很难选择降价,宁可去选择违约或债务重组,但是,这只是多米诺骨牌推倒的第一张,接下来,可能会动摇本已受到大流行打击的银行业。

 

嗯,用我们理解的话语解释就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借助菠菜的东风,房地产开发商扶摇直上,如今东风没了,风口上的猪,宁可违约,也断不会接受重新落地的命运。

 

房产行业波及的,包括商业地产,那些餐饮,酒吧,饭店,尤其是那些依赖菜农的饭店,和声色犬马的场所,面对长期的限制入境,可能在大流行期间很难恢复。

 

彩荣身边,当年看好菠菜势头,携款千万投入餐饮,奋力一搏的老板,大有人在,如今苦撑,但求有人百万接盘,解套回国。

 

还有些华人餐馆,已经永远关闭,成为了2020年的历史与回忆。

 

3:坚守OR出走?

 

房地产数据非常清楚,大约有三分之一的菜园已关闭。

 

但是就业和移民数字表明了一些可能的早期复苏迹象。

 

在第三季度,劳工和就业部(DOLE)表示已发布了14959份外国人就业许可证(AEP),其中大部分是给菜农的。

 

这比第二季度封城时发布的5311份AEP高出很多,这表明很多隐形菜农扶正,也许,这是某种拧干了水分的存在。

 

劳工部说:“随着大流行对经济和健康的影响继续显现,AEP的应用尚未恢复势头,对将来的趋势,不报评论。”

 

最近的职位发布,只是中国人招聘缩减了规模,取而代之的是,在104或Jobstreet上,发布那些寻找那些熟悉普通话的财务客服,以及有多年IT经验的技术运维,这些人,只要会说普通话,国籍不限。

 

在菲律宾,到底还剩多少菜农?

 

曾经写过专门的述评文章,链接如下:

 

疫情之下,菲律宾还有多少华人菜农?

 

据税务的数据,在菠菜行业中大约有10万3000名外国工人。


劳工部仅统计了86000多名外国工人。


而监管委员会的数据,菠菜行业有超过93000名工人。

 

显然,这些数字都不是真实的数字。

 

事实上,根据某房产经纪公司的数据,菜园对办公室的总使用量,可以大体推算出从业人员数量。

 

按照此数据推理,大流行之前,在马尼拉的菜农,数量高达近50万人。

 

这意味着,中国国内一个中等城市,已经被平移到了马尼拉。

 

这也是一些议员所发布的言论——需提防来自于北方邻居的隐形入侵的数据来源之所在,也导致殃及了在菲整个华人群体,被某些议员打上了第五纵队的有色标签。

 

围绕着菜农的人数,性质,国家安全,国家利益的相关激辩,横跨了2019-2020年,无论是正方或是反方,大家的共识是:监管机构的有限精力,根本无法监管人数如此庞大的菜园。

 

随着大流行病的新常态,更高的税收,以及下一任菲律宾总统,是否会继续支持菠菜行业?菲律宾的菠菜行业,在未来一两年内,面临着继续出走还是坚守的不确定性。

 

尽管在中国开展了规模空前的打击非法赌博电信诈骗活动,但对海外菜农来说,可以选择的余地并不多。

 

与此同时,菲律宾,也在逐步尝试开放本地的菠菜市场,并且培养一批斗鸡等适合欧美文化语境,且有菲律宾特色的菠菜竞技项目,给予牌照和政策方面的扶持,BUT,这种扶持最终会有多大的成效,还很难讲。

 

对比已经无师自通开发印度菠菜市场的菜园大佬来说,面对压力之下,寻求破局,硬生生挖出了诸如印度这样的菠菜市场,包括适合南亚的娱乐项目,支付通道,推广渠道等等,这种不断进取改良的基因,宛如病毒一样寻找合适宿主便发芽生长的生命力,也许是菲律宾本地BC,所要借鉴和学习的。

标签: 菲律宾菠菜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