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金边仙市区隔离同胞的声音

金边仙市区隔离同胞的声音

时间: 2021-03-04 23:05 来源: 西港日记
评论 0 | 阅读 5244

导读:3月4日上午,一中国男子(外号:彬彬)在柬埔寨金边仙市区治疗中心内、在接受隔离治疗期间死亡。

金边仙市区隔离同胞的声音

图钉位置为该隔离中心所在地

 

3月4日上午,一中国男子(外号:彬彬)在柬埔寨金边仙市区治疗中心内、在接受隔离治疗期间死亡。

 

《西港日记》联系到两位同在该治疗中心隔离治疗的中国同胞,他们分别为小夏和小刘。以下为谈话内容整理。

 

对隔离者小夏的访问

 

《西港日记》:请介绍一下这个隔离中心的情况。

 

小夏:这里应该是个闲置的工厂,总共有4个厂房,用来安排隔离人员居住。每个厂房大概可以住60-70人。

 

《西港日记》:你和今天去世的彬彬是在同一间厂房吗?

 

小夏:不在同一个厂房。

 

《西港日记》:你说有4间厂房,那这4间房之间是否是相互封闭的?

 

小夏:4间厂房可以互通,人员可以相互流动。

 

《西港日记》:你是怎么进来的?

 

小夏:我女朋友确诊,我作为密接人员被拉到了这里。我进来时,没有任何症状,但现在我觉得我感染病毒了。

 

《西港日记》:你被明确告知自己被确诊了吗?

 

小夏:没有。但我现在持续发烧,咳嗽。

 

《西港日记》:也就是你未收到确诊通知,但你感觉自己的症状很像?

 

小夏:是的。

 

《西港日记》:你居住的这间房里面的人,其他人是什么情况?都是确诊患者吗?

 

小夏:应该大部分都是。

 

《西港日记》:他们怎么知道自己被确诊了?

 

小夏:大多数是接到电话通知说自己确诊了。

 

《西港日记》:你这间房,有确诊的也有未确诊的?还是说全部都是确诊的?

 

小夏:不是,我就没有确诊。

 

《西港日记》:目前你在进行哪些治疗?

 

小夏:刚进来头三天,没有人理,也没有药。现在,也没有任何检查,就是每天发药,自己吃。

 

《西港日记》:你现在身体状况如何?

 

小夏:我今天发烧,38.6,自己物理降温。现在降下来一点,37度多。

 

《西港日记》:保重身体,积极治疗,早日康复!

 

金边仙市区隔离同胞的声音
隔离中心每日发放的治疗药丸

 

对隔离者小刘的访问

 

《西港日记》:你和彬彬在同一间房隔离?

 

小刘:是的,我离他的床很近。

 

《西港日记》:你离彬彬的床很近,彬彬死前的情况,你是否清楚?

 

小刘:凌晨4点多,他在床上呻吟,很痛苦的样子。到了早上,他呻吟声很大,把我吵醒了。我也不清楚他什么状况,我就去上了个厕所。上完厕所回来,发现他吐白沫,已经死了。

 

《西港日记》:他在此前有什么异样?身体状态如何?

 

小刘:他本来发烧四天了。昨天他还跟发药的那个人说自己不舒服。

 

《西港日记》:我们注意到,有柬媒报道,彬彬是确诊患者,隔离期间死亡,你是否清楚知道彬彬是确诊患者?

 

小刘:我不清楚。

 

《西港日记》:你现在是什么情况?

 

小刘:我是确诊患者,但没看到报告,就直接告诉确诊了。

 

《西港日记》: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如何?

 

小刘:我身体还好。偶尔轻微咳嗽。

 

《西港日记》:目前在进行哪些治疗?

 

小刘:哪里有治疗?就是关在这里,早上发两包药,基本都不怎么搭理我们的。

 

《西港日记》:隔离期间,是否向你们收费?

 

小刘:暂时没有,但他们通知说一共要2000美金。

 

《西港日记》:有明确的通告和通知吗?是否有照片?

 

小刘提供一张网传截图。

 

《西港日记》:没有明确的文件,暂无法采信。

 

小刘:嗯,那暂时没收费。但供应的饭没法吃,都自己点外卖。外卖送进来很麻烦。

---

《西港日记》:你们是否保证和承诺以上所说都是亲身经历与感受,确保其真实性?

 

小夏:是的。


小刘:确保真实。

 

小刘:希望为我们发声,让我们的境遇能得到改善。

 

金边仙市区隔离同胞的声音


本文发稿前,小夏说,他们搬到了另外一个此前未住人的厂房,因为目前的厂房感染者太多。

标签: 金边隔离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