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一个塔吊司机的西港奇遇

一个塔吊司机的西港奇遇

时间: 2021-03-17 22:59 来源: 西港日记
评论 0 | 阅读 15277

导读:3月9日,在柬媒体广泛报道该案。当天,这条新闻被一位在西港暂避的中国男子燕先生看到,随后,他辗转联系到《西港日记》,向我们讲述了下面的故事。

一个塔吊司机的西港奇遇

 

据柬媒报道,3月9日上午,西哈努克省警察局长尊那林向媒体证实,西港警方在3月7日晚抓捕了4名中国籍犯罪嫌疑人,他们被指涉嫌在西港实施抢劫和绑架等犯罪行为。

 

据报道,这4个人是在7号下午,在西港当街殴打、抢劫一名中国籍受害人张某之后,驾车逃离,被当地警方循线追踪,最后被逮捕的。

 

3月9日,在柬媒体广泛报道该案。当天,这条新闻被一位在西港暂避的中国男子燕先生看到,随后,他辗转联系到《西港日记》,向我们讲述了下面的故事。

 

* 为叙事方便,下文采用第一人称进行写作。

——

 

3月9日,我流浪在西港街头,像一条狗。

 

但我是自由的。因为,我刚刚在西港某栋楼的6楼,在那个地狱般的魔窟,待了三天,遭受了几个素不相识的中国人的非人折磨,最后花费了几万块,才得以脱离虎口。

 

我怎么来的西港呢?

 

我是贵州人,是一个工地人,我是开塔吊的。去年12月底,经人介绍,我来到柬埔寨西港,在某工地开塔吊。

 

本来干的好好的,结果,今年疫情一来,工地停工,我就失业了。

 

我要活下去,不得不工作。人生地不熟,也没朋友,我只能每天在网上到处看,希望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

 

然后有一天,就在一个飞机群里,有人说招工,可以来面试。

 

我问具体干嘛呀,我的能力能不能胜任啊,对方都说的很含混模糊,只是说,你先过来,先来看看,合适就干,不合适就不干。

 

我有点犹豫,但是,随时饿肚子的威胁又逼迫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前往试试。

 

3月1号晚,我从住处打了一辆嘟嘟车,按照他们发的位置,前去面试。

 

一个塔吊司机的西港奇遇
我按坐标前往的大概位置

 

我按他们的要求前往指定的地点,这是一条街,旁边有栋很高的大酒店,他们的“办公室”在酒店的背后附近的另外一栋楼。

 

我到后,给他们发信息,说我到了,你们具体在哪里?

 

他们回复信息说等等,然后不久,就下来几个人,确认是我来面试,然后二话不说,就架着我上楼。

 

我说,嘿,你们干什么啊,我来面试的,你们要干什么!

 

他们说上去看看,就把我架上了6楼,带进了房间。

 

我进到房间一看,大铁门,里面还锁着人,我一看不对劲,我就说:朋友,同胞,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我来面试工作的。

 

他们说,是的,就是面试你的。

 

我一看不对劲,我就说,哥,我不找工作了,你让我走吧!

 

对方说,走?不干了?

 

啪!一个中国人照着我的面门就猛砸了一拳,砸得我眼冒金星,差点当场晕厥,鼻血顺着就哗哗的往下流下来。

 

对方说,你已经被人卖了,想走也行,先拿7000美金来吧。

 

我双腿发软,强撑着辩驳:哥,哥,我开塔吊的,我在工地做事,疫情停工了,我想上网找个工作糊口,我自己在网上找的,没有通过中介,我怎么就被人卖了... ...

 

啪!又朝着我面门猛打一拳,我晕厥了过去... ...

 

... ...

 

此后三天,我在那个魔窟,遭受了非人的对待。整整三天,他们没有给我一点食物,仅给了一点水喝。

 

他们就逼着我给家里人发语音,按照他们的话说,让家里打钱才放我走。

 

我家里穷,一时半会哪里能够凑到将近5万人民币?

 

我很委屈,我就是来西港开塔吊的,我本本份份,与人无冤无仇,想找个工作糊口,怎么就落得如此下场?

 

我哭,我使劲哭,他们就使劲打我。

 

白衣服的那个人,都叫他哲哥,他发疯似的打我,还使用耍棍猛砸我。白衣服右手边那个,是他的打手,他打我更多,砸拳,打脸,抽耳光...不逼我让家里把钱打来,他们不善罢甘休。

 

一个塔吊司机的西港奇遇
转账记录

 

3月4号,我家里凑了46900元人民币打过去。当天晚上,我才被放了出来。

 

至此,我在里面整整被关押、殴打了3天!

 

3月9日,我流浪在西港,在手机上看到了4个人被抓的新闻。虽然这些新闻把他们的脸打了码,但是,那个白衣服的人穿的拖鞋,我这辈子都刻骨铭心!

 

一个塔吊司机的西港奇遇
刻骨铭心的拖鞋

 

他打我时,就穿着那双拖鞋。那种凶狠,那种惨无人道,那种毫无人性,那种变态与兽性,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后来,我又去其他的新闻网站上找,终于找到了没有打码的照片,我一眼就确认,就是这些人,在西港对我实施了3天的非法拘禁、野蛮殴打,最后勒索我46900元人民币!

 

我家里一贫如洗,我的父亲刚刚被确诊癌症,就在这个当口,这些在西港残害同胞的人渣,把我老父亲准备入院治疗癌症的钱,用野蛮的方式敲诈了过去!

 

我出来后,找到西港警察局的电话,持续的打电话要报警,但是,无一接听。

 

有好心人也善意的劝导我,让我咽下这口气,他们说,在西港,你永远没有办法求得一个公道。

 

也有人建议我,去西港警察局直接报案,现场指认他们。可是,我后来犹豫了,一是我没钱给小费;二是疫情,会不会把我隔离起来;三是会不会被反诬最后也被关进去?

 

我最后接受了好心人的建议和资助,我迅速购买了机票,3月16日深夜,我飞回祖国,平安落地。

 

一个塔吊司机的西港奇遇
当事人提供的本人护照信息

 

目前,我已进入隔离。隔离出来,我会向国内警方报案,我有他们的照片,有他们的护照号,我会请律师,我可以指认他们,我希望政府能将他们绳之以法!

 

我会坚持死磕,我要讨回公道,不光为我自己,也为里面还关着的其他同胞!他们,或许仍然还没有出来。(3号晚,有个被他们关押的人要逃跑,从6楼摔断了腿。)另外,他们还说过,交了钱,也可能不让走,继续卖。

 

尽管他们几个被抓,但是,据说西港警察说他们只是当街抢劫。另外,他们的同伙绝没有一网打尽,他们都是一伙儿的,他们干网投、搞诈骗搞不到钱,最后就以招人的名义在西港对同胞实施钓鱼式绑架和勒索,他们是害群之马,罪大恶极,人人都应该喊打!

 

这些人,在海外,对像我这样干干净净、合法合规的在当地工作和生活的中国人实施绑架、长时间非法拘禁、暴力殴打、敲诈勒索巨额钱财等犯罪行为,应该、也必须受到当地和中国法律的严厉制裁!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