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赌完家财妻子散,入行狗推毁终生,归心似箭难如愿,梦牵魂绕有家园

赌完家财妻子散,入行狗推毁终生,归心似箭难如愿,梦牵魂绕有家园

时间: 2021-04-29 17:52 来源: 飘呀飘摇呀摇
评论 0 | 阅读 13765

导读:是狗代理给我指了条明路,他告诉我柬埔寨可以赚钱,职业也适合我,成为一名狗代理,收入可以超过他。

赌完家财妻子散,入行狗推毁终生,归心似箭难如愿,梦牵魂绕有家园

 

(网友投稿)我是出生在湖南的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村小伙,爱读书,生活在三线小城,消费水平高,工资入不敷出的地方。

 

今年36岁,十年前开始顺风顺水,独资一个小厂,生意红火,家中妻子长相还可以,有一双儿女,聪明伶俐,妻子是我打工岁月的同行,婚后我们着手经营自己的事业。

 

本来安安稳稳的生活,从沾上赌博,恶梦来到我的家庭,勤快老实的我变得贪婪,好逸恶劳,回避现实,最后妻离子散,债台高筑,一向笑脸相迎讲和气生财的生意伙伴也不正眼看深陷赌博泥潭的我。

 

也许各位不愿意看赌徒的事迹,我想借这个平台诉说苦闷,警醒还嗜赌的人,警醒想做狗推的人,嗜赌会妻离子散,做非法行业让人不明事理,这两个我占全了。

 

先说一下我接触赌博后的生活,再说说我是怎么被逼到柬埔寨做狗推的吧!

 

年纪很小的时候我就接触赌博了。

 

还住在农村老宅子里的时候,我的爷爷开过一段时间麻将馆,麻将馆在我家院子里,每天很多人来来往往到爷爷的麻将馆赌博,他们玩的是扎金花、打麻将和长牌。

 

我父母和我爷爷关系不好,父母反对爷爷带赌博的人来家里,一个院子,几乎没有说过话,碰面也是冷着脸。爷爷对我很好,他对我说赌博的危害,长大了不要接触。

 

后来派出所来我家,因为都是街坊邻居,没有罚款,把麻将馆的赌博工具收走了。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爷爷做麻将馆是违法行为,也理解父母和爷爷关系僵硬原因了。

 

25岁前我老实本分,没有赌过钱,朋友打牌叫我我也不打,有时候朋友上厕所我会帮他代打,一起玩牌的人不希望我代替,他们知道我不赌博,可赌术很强。

 

一直守规矩的我,后来陷入赌博,栽在了打鱼机上。一开始我是被游戏吸引住了,忘记了那也算赌博,也可能生意做大做稳后,心被蒙上了猪油。

 

打鱼机输钱,心生不服,把目光投上了我擅长的扎金花上。一开始玩的小,后面越玩越大,玩小钱还能赢,玩的大开始输钱了。

 

我的人生事业,还有家庭,从扎金花开始拖进冰窟。那些日子我魂不守舍,总想捞回来,我鬼使神差的想是不是小时候父母对我的教育影响发挥,打心眼里认为赌博不对,这种想法是不是我输钱的原因?

 

可是有了这样想法,才算真正步入赌徒行列了!

 

我终于成为了一名职业赌徒!

 

赌徒的想法异于常人,正确的事情用错误的眼光看待,错误的事情认为是另辟蹊径,一条错路就此展开了序幕。

 

先是资金链断裂,又遇到货物积压,一件小事能影响全局,我却在赌博的泥潭里不能自己。

 

母亲和姐姐最先知道我赌博输掉周转资金还欠外债的事情,她们安慰我,让我不要在赌,让我远离赌博的人,为什么小时候就教育我不要碰赌,还是在赌博上吃亏。

 

妻子不知道工厂的经济状况,但那么多年的夫妻关系,家里遇到了问题,她不可能没有察觉。

 

可她真的没有察觉,后来我才知道是她太信任我了,我甚至为此感到庆幸,庆幸她没有发现,我可以补上窟窿,还可以继续赌博。

 

我不甘心输了钱,输掉了上百万周转金,后来借遍了亲戚朋友,妻子才知道我输钱的事情,我和她大吵一架,她带孩子去娘家,我再去求她,她再和我回家,她父母通情达理,回回都用‘人都有犯错的时候’安慰妻子。

 

但是次数多了,岳父岳母也对我冷淡了。

 

那时候我开始焦急,发疯,曾经踏实上进本本分分的我,再也回不来了,我甚至认为世界抛弃了我,这个世界一点不公平,为什么十年奋斗一年被毁于一旦。

 

我不知道哭过多少回,姐姐也很少安慰我了,只有母亲还对我关心,催账的上门,母亲把积蓄给债主,最后母亲这里的钱也没有了。

 

一个人躲在工厂里,我看到网上的赌博广告,注册就会送本进让玩家下注,我心动了,以为这是翻盘的机会,如果现实里赌博我不冷静输了钱,网络赌博和电脑对打,我总不能也输吧?

 

可是这一次,我输的干干净净。

 

我注册了网上赌博网站,在客服那里领了注册金,就迫不及待的下注了老虎机,提现的时候心都卡到了嗓子眼,居然真的给我提现了,虽然只有188,我也很满足,因为那是白捡的!

 

我立刻把赢来的钱全部充了进去,那一天我赢了八百块,堆满积压货物的仓库里,我笑了又哭,哭了又笑。我被拉近一个VIP客户群,群里都是那个网站的赌徒,我私加过其他赌徒,认识的网络赌徒越来越多,也有很漂亮的女赌徒,我们加了赌徒群,研究怎么赚钱。

 

对,那时候,赌徒群里还有抽白粉的赌徒,抽白粉的是一个女赌徒,她说她离了婚,跟了一个混混,混混带她吸毒,教她赌博赚钱。她每次都提到怎么搞四五十块钱,对付一天生活,她常对我说她们这对临时夫妻天天吵闹,打架,可是我看她对他男朋友也是不离不弃。

 

我哪里见过毒品,只能听她们说,那时候我觉得想着搞四五十块钱对付一天,这样话也不脸红说出口,是实在厚道人。

 

他们都称呼自己是赌狗,我也在慢慢适应这个称呼,也适应了这一群‘实在人’,我妻子离开我后,这群人给了我归属感。

 

我哪里想得到,我竟适应了我也去哪里搞四五十块钱对付一天的日子,我想这样的生活,也许就是生活,拼搏,奋斗,都是傻子吧,我也赚过几百万,负债累累不也心安理得了吗?

 

赌徒们每天交流如何借贷款,去哪里刷注册金,我也随波逐流,一直到借无可借,卖无可卖,2020年,我的工厂倒闭了,我甚至想把堆积的货物付之一炬,最后低价打包处理的钱,不够还一个月的贷款。

 

我成为了赌狗群里最消极的那个人,每天很多赌狗安慰我,对,还有狗代理也安慰我。

 

我明明知道他们是坏人,不怀好意!可是我的世界里,已经没有别人,也没有别的声音了,像是一个瘾君子,我依赖着不怀好意的人。

 

是狗代理给我指了条明路,他告诉我柬埔寨可以赚钱,职业也适合我,成为一名狗代理,收入可以超过他。

 

我又一次,进入另一个深渊。

 

以前的路径,和我越来越远,我根本回不去了。

 

这个世界,恐怕没有我容身的地方,就如狗代理安慰我的话语,‘不去柬埔寨还能去哪里?不到西港拼一下,哪里还有发财的机会?不拼,你以后的路更难走’。

 

我三十多岁了,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孩,云里雾里的引导来到了柬埔寨的西港。

 

到了西港才发现,其实这里也不是那么容易,每天都有人挨打,我做梦都不敢想从前的生活,想一次就被刺痛的几乎窒息,我看不起这群二十左右的小孩,可我连看不起他们的资格也没有。

 

西港,听都不曾听说过的地方,成为了我的囚笼,我无法相信我唯唯诺诺,像一条该死的狗,别人笑我也笑,别人忙我也忙。

 

我和一个同事逃跑了,没那么难,很想回国,路被堵死了,我和那个同事分别打电话给户籍地派出所自首,他们也没办法把我们带回国,让我们不要再做违法的事。

 

我们是逃离出来的人,不会再做狗推,只是我没敢对他说。

 

西港一个好心的中餐老板收留了我们,他说生意在赔钱,见我们可怜巴巴的也想伸出帮助之手,毕竟都是中国人。

 

我和同事一直在这个好心的老板家里厚脸皮的混吃混喝,我甚至不想走,以后留下帮忙做事。

 

我想起小时候,派出所的人来到我家,拿走了爷爷麻将馆的赌具,我记不清他们交流过什么,只记得爷爷陪着笑脸。

 

爷爷,一个和蔼的词,被警察训斥着,陪着笑脸。

 

我不记得当时我在想什么,爷爷被训斥了,我那时候是不是痛恨派出所的人呢?

标签: 狗推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