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剃刀边缘——东南亚闯荡记(14)

剃刀边缘——东南亚闯荡记(14)

时间: 2021-05-01 23:12 来源: 阿龙 西港日记
评论 0 | 阅读 7465

导读:晚上十点多,阿言来电话,说二哥让我再过去一趟,还有些事情要跟我再碰一下,我听完赶紧开车再次来别墅。

剃刀边缘——东南亚闯荡记(14)

 

前一章:剃刀边缘——东南亚闯荡记(13)

 

晚上十点多,阿言来电话,说二哥让我再过去一趟,还有些事情要跟我再碰一下,我听完赶紧开车再次来别墅。

 

刚一进门,就看到大厅里坐着好几个人,我扫了一眼,在西港都没有见过,各个一看都是国内的社会人装扮,四五十岁,一身品牌,手上都大劳戴着,几个光头。

 

二哥看到我过来,喊我落座,递过来一颗华子,“兄弟,坐一下,我跟你讲讲这个事儿。”

 

“好的二哥。”我找了个座位坐下。

 

“所有的情况我都了解了,进去的那个小兄弟里面已经签好了认罪书,签字画押了,你看看这个照片。”说完,二哥把手机拿给我看了一下,照片中小航拿把手枪靠着有身高量尺的墙边,被拍照了,绝对上新闻了!

 

卧槽,这是什么意思呢,怎么还拿枪拍了一张讷?

 

二哥说道,“看到了哈,现在他的罪名都定完了,就是非法持枪,涉嫌绑架,贩卖毒品,这三项罪名都签下了认罪书的,都有照片和本人签字画押的口供。”

 

“可是,二哥,他真的被冤枉的,警察来时候搜查到一包毒品都不是我们车里的,这枪,就更不是了,而且涉嫌绑架,那对象是哪个?”

 

“这些情况我很了解的,所以都给你问了,但是签字画押认罪书签好了,就要下一步走程序的,正常情况下,明天就可以送到法院,判完就直接下监狱了,你现在别纠结他的罪名了,这里面还有你的事情呢,我当时给压下来了,我告诉警方我要和你谈一下,能解决赶紧解决。”

 

“有我事情?有我啥事情啊。二哥,我啥也没干,怎么可能还有我的事情呢?”

 

“是这样的,当天在双狮你是不是和他一起在车里了?”

 

“是在车里啊,那是出去办事情嘛,”

 

“但是那小子认罪书里承认了,这些事情都跟你有关系,所以黎警官本来今晚还要过去抓你,我给拦下来了。”

 

我听得脑袋嗡的一下,当时懵了好一会,咋想想不明白,这事怎么还牵扯到我呢?

 

但是想到小航都能无缘无故被栽赃陷害,那么冤枉我也没啥不可能的了,这帮警方想要搞谁就搞谁,跟谁说理去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就是小航怎么会给我拉扯进来,而且还签字画押这里有我的事儿,这小子特么的什么情况,脑子被打傻了吗?正常我们这关系,应该不会干这么蠢的傻逼事儿啊,给我再弄进去,谁捞他呢?这虎逼,不知道想啥呢……

 

我赶紧说,“那现在这情况,我该怎么办呢,二哥?”

 

“现在这情况,先解决你的事情比较好,因为你现在人还没有进去警局,如果你被抓进去签字画押了,那么再捞出来也是多花钱,多费劲。”

 

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飘过,却特么的也无可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没别的办法了,认倒霉呗!

 

我说,“那我这个事情你看需要多少美金解决?”

 

二哥说,“你这个我不说了吗,很简单的,人也没进去呢,警察也没费什么精力和周折,你就给拿3万美金,我给黎警官送过去就完了,这个事情也就再也牵扯不到你什么事情了,也不会再抓你,一笔勾销了。”

 

国内的朋友看到这,是不是感觉到很可笑,在西港这种地方,说你有罪,你就得被抓进去,拿了美金,说你没罪,你就又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跟正常人一样,这就是真实的西港,相信很多朋友都经历过这种被栽赃嫁祸,最后也是两个方案解决,第一,交钱放人,第二,假案成真,直接送入大牢,任何申冤都没有用,监狱里关着的中国人,百分之七十都是一点小事,或者被冤枉的,不给美金,根本就不放出来。那么里面更是一个小社会,比西港外面还要黑暗,以后我们的故事也会详细写到西港监狱,这里就不多逼逼了……

 

听完二哥的话,我真的很气愤,这就相当于无缘无故被人抢走了三万美金,我还得感谢劫匪,谢谢劫匪没有给我迫害,只是抢了我的钱,没有伤害到我的人,这叫什么事儿呢。别无他法,小航就是个见证,我不给,明天我也得进去陪小航。

 

“我给,二哥,谢谢你了,让你多操心了,那么老表想了解的事儿,二哥帮问出来了没有?就是他为何突然被抓,还有价格还可以降下来吗?”

 

“问了,你们开车过双狮的时候,是不是录警察了?然后还发个朋友圈骂警察了吧?”

 

我回想了一下,嗯,是的,小航确实发了朋友圈,骂街了,因为当天被警察拦车要走了100美金,他心里不服气,朋友圈发个牢骚。”

 

“是的,这个朋友圈牢骚就是惹祸的根苗儿,他朋友圈里有中国人,跟黎警官关系不错,这事情到了柬埔寨警方手里,你说他不被办,谁被办,这不就是给自己找事儿吗?”

 

听到这我才恍然大悟,慢慢清晰起来了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到底,就是被中国人给下套,联合黎警官把小航给办了,为啥小航朋友圈的同胞那么坏?用屁股都能想出来,为美金呗,这肯定就是跟警方合作的中国人,没事就是找各种机会,专门盯着自己同胞,哪个有点事情,或者有点这种辱骂警方的牢骚,那么都会被抓到小辫子,直接给办进去,至于要多少钱,最后都是这帮狗逼一起分,这特么在以前就是汉奸,特务,靠着出卖同胞,给警方当狗腿子赚钱,这特么简直就是喝同胞血的吸血鬼,狗日的,等以后有机会碰到这人,肯定跟他没完!

 

气愤归气愤,还得解决事,“二哥,那小航的价格还能下来吗?”

 

“我跟你说过的,很规矩,三个罪名嘛,就每个罪按3万美金,也得9万美金了,这就是最低的价格了,如果不是我出面,想捞他出来,至少15万美刀是少不了了。”

 

人家都这么说了,再墨迹下去也没啥意义,总共12万美金,80多万人民币,就特么因为一个朋友圈,瞬间没了,艹他玛的,你说这委屈给谁说理去,明知道二哥是坏蛋,明知道他捞人挣钱,还得乐呵呵求着人家,你说你有脾气吗?

 

没办法,我跟二哥说,我出去给老表打个电话商量一下。院子里,电话给老表打了过去,说了下这事,把捎上我的事情也说了,老表一点都没有意外,因为商会会长那边也打探到了捎上我的消息,而且那边价格更高,办我们两个人至少要15万美金,想必黎警官已经故意放出风来了,这事对外捎上我,要高价,找别人没有用,只能找二哥办,老表肯定很无语,最近项目上压很多钱,资金缺口不小,现在又赶上这个事情,肯定也是心里上火,但是没办法,我和小航都是他亲戚,而且真的是被冤枉的,所以老表心里也认倒霉,没办法,西港就这样,说多也无益,知道你冤枉的,也没人管,你真想生气去搞这个事情,就是找关系到金边,也是一样大价钱,最后出来也少花不了一分钱,甚至更多,而且还得罪了西港这帮警方,日后也是遭殃,被盯上,以后吃不了兜着走,还得被陷害。

 

没废话,老表知道这事情就要痛快淋漓的解决掉,别给留尾巴,交代好我以后,告诉我速战速决,回公司拿钱去把小航弄出来。

 

回到公司,保险柜里老表拿了12万美金,因为西港拿着这么多现金晚上出门不安全,我带着几个公司的兄弟就直奔警局,二哥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我把一包美金给到二哥,他让我在警局门口等着就行,大摇大摆他带着几个人就进去了,真能看出二哥的力度,西港警局的小警察看到二哥都很客气,语言不通都能看出来热情,我们在这里叼着烟等待。

 

约莫一个小时左右,就看二哥他们都出来了,小航也跟着一起,卧槽,还真别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富兰克林”的魔力就是牛逼,西港这地方就“富兰克林”最大,啥都能解决。我们赶紧迎了上去,二哥说事情都解决完了,你们带着小兄弟回去吧,以后多注意点,没事别朋友圈干这种蠢事,很多在西港的中国人都是小事情上面翻船,不值得的,就当买个教训了哈。

 

我们一起谢了二哥,约好这几天不忙,请二哥一起喝一顿道谢,说完二哥一行人就上车走了。

 

我看着小航,一脸的疲惫,脸上胳膊上都有伤,估计到现在都没睡过觉,也肯定挨了打,看到我他眼泪就下来了,我知道他委屈,出来就好了,没事了,赶紧上车,一切话咱们回公司再说。

 

回来安稳下来,小航才说出他到警局后的经历,大致情况就是进去以后,直接给他关起来了,黎警官给他看他发朋友圈的截图,问他是不是他发的,他确实发了,就点头承认了,这个时候西港警方也在录像,就录他点头承认这段,然后就给他拿来一堆文件,让他签字画押,他也看不懂,黎警官告诉他,这就是你辱骂警察的事情经过,你做的事情就要承认,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认罪态度好,一会你就可以走了。

 

小航一听,反正就发个朋友圈,确实不是什么大事,虽然上面都是柬文,一句看不懂,签就签吧,随后就签字按手印,一大堆柬文反正也是看不懂,签完按完就安排他靠墙站在“量米尺”照相,他也不懂,一切按照警察安排的照做。

 

他想,我听话照做,这样不就没啥可冤枉我的了吗?随后警察又拿出那天那装着白色粉末的塑料袋,让他拿着要拍照,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这不对啊,让我拿毒品拍照,不就是要给我定罪?所以死活不干,结果可想而知,一帮警察上来二话不说,电棍一顿怼,折磨他够呛,实在顶不住了,就按警察的要求,拿着毒品拍照,这还没完,接着又给拿把空枪,让他手握枪再拍照,小航更不肯了,免不了又是一顿肉棍,给他打的实在受不了了,只好按照警察的要求,配合了一切。

 

然后我问小航,里面提我了吗?

 

小航说,“没有,提你干啥啊,没人问我,就让我签字画押,我啥都不知道,一堆柬文也看不懂。”

 

我明白了,麻痹的,当天去找二哥,如实说了当天我跟小航一起,本想证明小航的清白,没想到给我捎进去了,这特么的被二哥给黑了,艹特么的,明白了这一切骚操作,都是二哥跟黎警官勾结的,我这个算是跟着捎带上的,白白多送上三万美金!

 

心里明白也没有用,事到如今,除了认倒霉,别无他法,没有可以诉说和解决的地方,就好比吞了只苍蝇般恶心,但是已经吞掉了,没办法,能有啥办法?咱也别吹牛逼,我是能整把枪搞死二哥?还是能整死黎警官?我是能上告到金边?这边腐败全世界排名前茅,花钱买官,相互勾结,花钱找人最后也是不了了之,还是能咋滴?虽然一肚子委屈,没办法,事情总算过去了……

 

没几天,阿言喊我,我们一见面,阿言就骂街,“龙哥,我听到了你那些事,我知道咋回事了。”

 

“说来听听。”

 

“小航发完那个朋友圈,就被阿伟下面一小弟给截图了,这事后面你就懂了,都是阿伟跟二哥他们干的,这钱我听说了,他们都分钱了……”

 

“我心里猜到过,听你说完这就给落实了。”

 

“嗯,我也是跟阿伟下面兄弟喝酒,喝多了他们闲聊听到的,还有你记得那天你来二哥那别墅,谈事时候看到五六个人吧?那几个也都是国内通缉犯,也是之前国内黑社会大哥,扫黑除恶赶紧跑出来了,之前一直躲在泰国躲避,听说很多人都跑来西港了,就跟二哥联系,他们之前在国内时候就有往来,关系也很不错,知道二哥现在在这边混成大佬级别了,也来西港跟二哥合作,刚开始想在西港这边搞个KTV,后来听二哥讲西港状况,这么特么跟旧社会上海滩似的,那还可以一起搞点别的么,这帮人也挺狠,手下兄弟也不少,据说也看中了绑架这个行业,也相信二哥和黎警官的实力,拿出1000万,准备招募国内那些退伍兵,体校练习散打搏击的,武校毕业的,准备搞个绑架集团,以后你们更得担心点,未来西港肯定是一场浩劫,不光是赌场放码不还钱的被绑架,有可能那些做正行的老板,还有过来考察的人,都可能是他们的目标。”

 

阿言接着说,“再说阿伟下面这帮小兄弟,没事就潜伏在西港各种微信群里,基本从不说话,都是小号在群里观察别人聊天,凡是有用的信息,他们都记录下来,比如那个有钱的大老板,做什么的,什么嗜好,都一一记录,包括有钱老板在西港的投资项目,身边朋友都是谁,这些都悄悄的了解,而那些落魄潦倒的年轻人,他们也会关注,因为要拉人入伙当小弟,这种给个吃喝住,安排点小女孩陪睡觉,乐呵呵的就入伙,聊天时候有聊赌的,聊嫖的,这些都是他们的目标,爱好赌的,他们研究怎么下套放码,爱好“嫖”的,他们研究怎么找机会给这个人下套“仙人跳”,估计地下室被拔掉牙拔掉指甲求救那哥们,就是这么被设计进来的,这帮人游荡在微信群里加上好友,偶尔咨询业务的方式,打探人家情况,然后伺机下套,小航这个就是典型,以前简单聊过,小航无意中透露过自己信息和公司信息,正好朋友圈一发这种骂警察视频,一下子就被逮到老窝,一收拾一个准!”

 

我这才明白,这些人无恶不作,以前我还只单纯认为,他们涉毒并诈骗未成年来西港,靠控制女孩挣钱,就够不是人的了,现在还涉赌放码,绑架同胞,黄赌毒都参与了还不够,竟然成立捞人公司,捞绑匪,捞网投业务,更想不到,这个捞人业务不够用的时候,下面小弟就开始物色人员栽赃陷害,这特么典型的业绩不够“陷害”来凑嘛,这帮狗逼们,丧尽天良,泯灭人性,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恶。警匪勾结,贪腐横行,这种情况西港的同胞有人知道,很多人在西港呆过,没有经历过,还不相信这种事情,只是高峰时期几十万中国人在西港,这些人都关注着怎么发财,对落难同胞又会有几人关注呢?即使听说是身边人被栽赃陷害,也就是劝人家息事宁人,自认倒霉,这里的中国同胞大部分都是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而且面对这种黑恶的负面,自私的人还会选择掩耳盗铃,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甚至不让身边受害的朋友诉说西港的黑暗,为何?怕国内了解到真实的黑暗,不来投资,影响自己招商,影响自己钱途,还怎么忽悠别人来呢?这种在西港的大部分群体包庇纵容,所以黑暗罪恶才慢慢蚕食到每个角落……

 

转眼到了请二哥那天,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在翻腾,但是也得装作不知道,还得装出感谢二哥的态度,没办法,还想着在西港混,这事儿明明就是被他黑,你也得装糊涂,用屁股想都能想清楚,如果撕破脸只能自己倒霉,我和小航还得被陷害,所以隐忍是最佳选择。

 

那天我也喊着阿言一起,毕竟阿言也算跟他们熟悉,都是一伙人。

 

到了地方一看,黎警官也在,还带了几个柬埔寨人,我都没见过,估计也都是黎警官的下属或者朋友,也有那天在二哥别墅见过的一帮社会人中的两个人,看来这社会大哥也成了二哥的合伙人了。

 

席间我挨个敬酒,说尽了感激的话,二哥迥然一副社会大佬的派头,跟黎警官相谈甚欢,相互恭维,一看俩人肯定关系很好。

 

我也跟黎警官单独敬了一杯,我说,谢谢警官照顾,以后一定在西港当守法的外国人!

 

黎警官礼节性的也起了身,说,我酒量不好,喝不多,谢谢,谢谢!

 

剃刀边缘——东南亚闯荡记(14)

 

酒席就要结束之时,二哥小弟敲门进来了,趴二哥耳边嘀咕着,二哥一摆手说进来,接着就看几个小弟,带着三个看着很小的女孩子一起进来了。

 

三个女孩一个个面露胆怯,估计早已被恐吓吓得够呛,眼睛都不敢往桌子上看,都低着脑袋,我还没看懂这是干什么,这是安排几个小孩陪喝酒?还是干什么呢?

 

就听二哥说,“老黎,新到的货,昨天水路刚到的越南学生妹,越南南方货,胡志明过来的,你可又要先尝尝新鲜货了,我特意这一批给你们挑出这几个,不超过15岁,处女!保真!不保真,警官你枪毙了我!哈哈~~”

 

二哥笑得着实豪迈,笑声中有谄媚,也有奸淫。他接着说,“四哥也挑一个吧,我都没舍得下手,就是给老黎和四哥留的礼物。”

 

听他一说我知道那个光头社会人叫“四哥”,就见他满脸淫笑说,“谢谢二弟安排,来这里就是比泰国好,泰国那边都是吃泰餐,这特么不习惯,一个个又黑又丑,长得跟特么大老黑似的,吃着都牙碜。哎呀,怪不得认识的兄弟都爱来西港,还是西港好啊,男人的天堂,尤其老二你能力确实强,竟然走水路能运过来这些原装货,刮目相看啊……”

 

“哈哈哈,四哥,你开心就好,你的开心就是我的快乐,你大老远泰国来找我,就是看得起兄弟,就是不合作,你也永远是我哥哥,到我这,你放心,我必须得让四哥开心还赚钱。”

 

四哥说,“还是黎警官请先挑,我听说黎警官向来喜欢越南菜,喜欢一王俩2,挑完两个给我随便留一个就行了,这边生意马上开始啦,今晚见点红,讨个好彩头。”

 

听完四哥的话,黎警官也不客气,毕竟在西港,都是靠着黎警官罩着,这点大家心知肚明。

 

黎警官走到三个女孩面前,用手摸了摸几个女孩的下巴,然后回头说,1.2这两个我带走了,3给你留下来,我先走了。

 

说完话,告别大家,二哥小弟直接带着黎警官说的两个女孩跟了出去,剩下我们一桌子人,继续喝着酒,留下的那女孩被四哥小弟直接带走了,估计是送到四哥住的房间了。

 

酒桌上他们继续扯着荤段子,时不时聊着点合作的事情,好不容易等到结束,告别大家,阿言看我没少喝,坚持要送我回去,车上才跟我说,“龙哥,黎警官带走的两个越南女孩要倒霉的,这个黎警官我太了解了,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被卖金三角那两个未成年吧?就是被黎警官下属那边狗逼们给搞成那样的,今天这两个小孩,很危险……”

 

未完待续...

标签: 东南亚闯荡记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