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美国博彩业协会总裁谈论美国与澳门赌业现在

美国博彩业协会总裁谈论美国与澳门赌业现在

时间: 2017-09-17 15:00 来源: WGM
评论 2 | 阅读 21644

导读:自2013年4月被任命为美国博彩业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后,杰夫·弗里曼(Geoff Freeman)承袭协会传统,继续为这个国家两千四百亿美元的娱乐场业做坚强后盾。他接受WGM首席执行官卓弈采访,分享了他对美国和澳门赌业的观察。

美国博彩业协会总裁谈论美国与澳门赌业现在

美国博彩业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杰夫·弗里曼(Geoff Freeman)

 

卓弈:感谢您与我们谈话。可以先向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美国博彩业协会(AGA)都做些什么吗?


杰夫·弗里曼:美国博彩业协会代表着美国娱乐场博彩业的方方面面。我们代表运营商,包括在澳门运作的美高梅、拉斯维加斯金沙和永利,以及美国所有其他运营商,还有供应商,如IGT和Scientific Games。过去一年,我们还将印第安人部落博彩纳入协会,原因是如果我们宣称代表博彩业,就需要真正去代表博彩业。在美国,部落博彩和商业博彩之间有一些历史渊源,他们遵循的规则不同,但我的观点是,我们的共同点要比差异多,因此让我们聚焦共同点,去解决问题。AGA采取一种非常积极的态度,一种前进、透明和包容性的方式。我们正努力成为这个行业从未有过的最强大后盾。我认为这个行业有很好的讯息要传达,在地方层面、州一级和联邦一级都有很大贡献,我们需要去传达这个信息。这个行业很可能不该对其所提供的产品有负疚感,数以百万计的人喜爱这个产品,并且几乎都是以负责任的方式去享受,我们需要去维护它。


卓:这些年来,您对亚洲博彩尤其是澳门有多少了解?


弗里曼:我认为主要的不同是,美国有1,000多家娱乐场,而澳门有六家运营商,新加坡有两家,韩国有几家,其他地方有几家。在行业体验和如何提供产品方面,方式不同。长久以来,亚洲市场的焦点始终是贵宾客户,这是有道理的。为何去抢银行?因为那里有钱。为何注重贵宾客户?因为他们有钱。而在美国,正如我们所见到的,你必须令顾客群以及产品多样化。如今对澳门来说困难的部分是,大众市场更难去吸引,他们更多元化,对市场实力是真正的考验,它将检验你的产品,这是未来我们最有可能在澳门看到的。我们在美国已经看到这些。但这将挖掘出行业潜能。每家公司对于如何取得成功都有不同的策略,未来你将看到他们去检验这些策略,将它们纷纷推入澳门市场。我认为这对澳门长久利益来说是件好事。

 

美国博彩业协会总裁谈论美国与澳门赌业现在

美国博彩业协会总裁杰夫·弗里曼接受卓弈采访

 

卓:您对澳门当前的大环境有什么看法?


弗里曼:我认为顺风顺水时,人们会过于自信,一旦挑战出现,又往往太快按下恐慌键。我一年前在这里,没有人预计到今日的局面,因此我认为试图预计一年以后会是怎样,是愚蠢的做法。这是一个不断面临挑战的行业,不断处在压力下,它有这方面的经验。令我感到惊喜的是,在我所接触的公司那里,我没有在他们的声音里听到很多恐慌。局面是棘手的,会迫使他们改变一些做事方式,但他们对挑战津津乐道。我认为这些变化将推动澳门市场的多元化发展,将促成有些澳门人和中国当局想要看到一个更广泛的娱乐产品的目的的达成。


卓:在产品多元化方面,澳门应该将拉斯维加斯视作典范吗?


弗里曼:目前非博彩约占拉斯维加斯收入的三分之二,在规模和重要性上超出了任何公司的想象。正如二十年前去书写拉斯维加斯的故事时机还不成熟一样,现在去书写澳门的故事也为时尚早。拉斯维加斯并没有预料到,他们可以从零售、住宿、餐饮和俱乐部中获得如此巨大的收入 - 掀起市场狂潮并迫使他们转换思维。在澳门,当政府说他们想要达成什么结果,我就去相信。行业大部分也是如此,因此行业会促成这个结果的实现。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非博彩占拉斯维加斯收入的三分之二,但澳门的非博彩收入在数额上更高。这就说明需求是有的,挑战在于这些事必须是共生的,顾客和行业必须同时到位。

 

如果顾客先于行业,他们会四处看看,然后说”没什么内容”,就再也不来了。相反,如果行业先于顾客,那么修建所有这些无人消费的非博彩元素,是极其昂贵 的,人们就不愿做进一步投资,这不利于任何人的最佳利益。澳门的顾客看到了这座城市的一个侧面,现在需要发生一种共生的变化,让他们重新去认识。拉斯维加 斯就做到了。至今拉斯维加斯最有趣的现象之一是,你去看看拉斯维加斯会展及观光局所做的 - 他们每年花费几亿美元来推广这个目的地,但从来没有营销过赌博,一次都没有。


因此你不禁会想,澳门的营销策略是什么?他们如何向地区,向世界介绍自己,去传达想传达的信息?这是需要去做的投资。澳门是幸运的,客人自己就来了。再看看拉斯维加斯,在营销还有交通上所投入的时间和精力 - 与远程航空公司合作,将客人送至拉斯维加斯。这种投入有多少在澳门发生?相较于经香港抵达澳门,降落在拉斯维加斯麦卡伦国际机场然后直奔拉斯维加斯大道要容易很多。这就是澳门将经受考验的一些领域。

 

卓:拉斯维加斯最近在博彩收入方面有一些积极迹象,但大西洋城依旧在严重衰退…

 

美国博彩业协会总裁谈论美国与澳门赌业现在

拉斯维加斯积极策划营销


弗里曼:这是有原因的。大西洋城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对任何认为博彩业很简单的人来说,都是一次警示。在某种意义上,尽管在不同的尺度上,澳门可以问自己一个问题,”拉斯维加斯模式还是大西洋城模式?”大西洋城模式是”建好了,人们就会来。”他们认为这很简单,”不用去管交通是否便利,不用去管是否竞争四伏,不用去管监管政策是否在束缚我们的手脚。”那就是大西洋城的方式。拉斯维加斯的思维是”我们地处沙漠!我们必须努力让它运转,我们必须努力赢取顾客,我们必须努力提供有吸引力的产品” - 他们做到了。游客、消费者想要选择阻力最小的路径,这样去比较一下,就能立即明白为何拉斯维加斯是一个比大西洋城更具吸引力的产品,以及导致大西洋城今日处境的原因。

 

美国博彩业协会总裁谈论美国与澳门赌业现在

大西洋城目前只剩下寥寥几家赌场


卓:我们来谈一下在线博彩。美国有些州,如内华达、新泽西和特拉华,在过去几年里已经令在线博彩合法化,其他州正积极讨论,有些依旧强烈反对。美国博彩业协会如何看待在线博彩?


弗里曼:我认为出于多种原因,在线博彩在内华达、新泽西和特拉华扎根的进程比较缓慢。部分原因和付款处理系统相关,不过也有其他原因。它还没有像有些人想像的那样抓住玩家兴趣。我无法预测未来这是否会改变,比如宾夕法尼亚会否许可,加利福尼亚会否许可 - 这些都待定。另一个问题是,我们会看到对在线博彩的联邦禁令吗?的确有这种可能性,这是我们密切关注的。


这也是一个我们协会会员有明确分歧的话题。有公司希望在很大程度上去禁止,因为他们将其视作对实体娱乐场的威胁,也有公司希望有在线渠道。我所能说的是,我们在不断与会员探讨这个问题、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以及事情在如何演进。在美国这是一个开放式问题。

 

卓:一个强烈反对在线博彩的人是谢尔顿·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您对他的观点怎么看?

 

美国博彩业协会总裁谈论美国与澳门赌业现在

金沙老板谢尔顿·阿德尔森反对在线博彩


弗里曼:我认为谢尔顿对于”博彩途径轻松会导致更大成瘾”以及行业自相蚕食,有着真切的担忧。我认为他对那些事很真诚,我不会质疑他的真诚,就像我不会质疑那些支持在线博彩的人的动机一样。如果我们作为一个行业可以有一个集体观念,是最理想的了,因为不管以哪种方式,我们的产品总是需要演进。并且在线渠道不会被消除,因此我们需要想明白如何去互动。

 

美国博彩业协会总裁谈论美国与澳门赌业现在

 

卓:不过,有理由去怀疑谢尔顿的动机吗?他宣称担忧赌博成瘾,同时也担忧自相蚕食,似乎有些矛盾。


弗里曼:我有机会与他直接谈论过这个问题,我知道这两个方面他都相信。那些是他的担忧,我相信对此他是真诚的。话说回来,这是一个有生命的问题,业内观点在不断演变,今日见到的在线博彩也许会和五年后见到的在线博彩有所不同。比如体育投注将扮演什么角色?它不是一个传统的娱乐场式产品,但绝对是一个移动投注可以发挥作用以及行业可以获益的事。


卓:就个人而言,您于2013年被任命为美国博彩业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但是当然了,在职18年的弗兰克·法伦科夫(Frank Fahrenkopf)留下了一双大鞋要填补[译者注:英文俚语,意指前任工作出色,后继者任务艰巨]。您对工作交接感觉如何?


弗里曼:感觉很棒。弗兰克离开后,我们将他的鞋子挂墙上并常常去看!(笑)开玩笑,弗兰克是一位伟大的导师和非常好的朋友,我经常咨询他的意见。对我来说,好的方面是我没有试图重复他所做的事。行业今日处在一个不同的状况,与AGA创办时不同,我们在走一条不同的路。这也是为何我们向部落博彩开放的原因。我们在很多问题上都很积极,因此我认为走一条新路并且适时倚赖弗兰克的经验,非常有帮助。


卓:美国博彩业协会常常谈论的一个话题是非法赌博。非法赌博在美国及其他地区是一个多大的问题?


弗里曼: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促使我们站在对立面的原因是,非法博彩威胁到我们行业的商业潜力和形象。我们现在在澳门谈论这个话题很有趣,因为非法赌博没有比在亚洲更猖獗的了,到处都有。它对娱乐场产品是一种威胁,因为它毁坏了行业形象,而且阻碍了人们去理解管制博彩的不同,以及我们通过缴税和与当地社区合作所带来的好处。因此我们对这个问题很热衷,不断寻求机会与执法部门合作,来协助压制。我们并不天真,我们不是去铲除一切非法事物,并且我们认为有些非法事物不应该被定义为非法。参与”疯狂三月”预测[编者注:一种体育投注,彩民竞猜年度NCAA美国大学篮球锦标赛的结果]是非法行为的观点,是与时代脱节的。我们想在这方面有积极贡献,我们还想要将我们的经营,与那些对顾客或监管机构没有相同承诺的经营区别开来。

 

卓:在美国的非法赌博问题上,最令人担忧的领域有哪些?


弗里曼:有四个主要领域。一个是黑市机器,例如德州就有成千上万台。德州是一个一边声称对娱乐场博彩感到不适,却同时拥有最坏形式博彩的一个州。这是一个担忧。第二是抽奖网吧。这些场所冒出来,假装是非赌博,实际就是赌博。这种是便利赌博,通过绕开管制来抢夺生意。第三是非法体育投注。投注人在遍布美国的博彩经纪那里,砸进巨额彩金。第四是非法在线运营商,大多是境外,对顾客没有相同的承诺和担当,无法确保你能拿回自己的钱,违反美国的规定。这些是我们主要担忧的领域。

评论( 2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 至尊3D叉车 [中国 浙江 温州]
    2017-09-17 17:35
    金沙老板是怕在线博彩抢走他生意吧
  • 貦吥起↘暧昧 [中国 吉林 四平]
    2017-09-17 15:03
    米国有一千多家赌场那么多啊。牛哦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