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投资被骗,惨遭绑架,从身价百万到只能依靠柬埔寨女友

投资被骗,惨遭绑架,从身价百万到只能依靠柬埔寨女友

时间: 2021-06-11 12:35 来源: 环球博讯
评论 0 | 阅读 2281

导读:四年时间能发生什么?大学毕业走入社会;默默打拼升职加薪…四年时间,也能让一个人从曾经身价百万变得负债累累。今年37岁的阿浩(化名)就在柬埔寨度过了复杂魔幻的四年。

投资被骗,惨遭绑架,从身价百万到只能依靠柬埔寨女友

 

新一年的高考刚刚落下帷幕,高考改变命运的作用已不如过去那么突显。人生数十载所面临的选择,每一个都可能让人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四年时间能发生什么?大学毕业走入社会;默默打拼升职加薪…四年时间,也能让一个人从曾经身价百万变得负债累累。



今年37岁的阿浩(化名)就在柬埔寨度过了复杂魔幻的四年。

 

投资入股却成阶下囚

 

2018年,当时的阿浩在一家国企上班,还投资着一家饭店,生活优渥,吃喝不愁。不安现状的阿浩在朋友的怂恿下,于2018年4月前往柬埔寨西港考察。



当时的西港还是人们口中的下一个深圳、下一个澳门,奔涌而来淘金的人数不胜数,栋栋高楼拔地而起,一幅飞速发展的景象。阿浩觉得这是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机会。

 

投资被骗,惨遭绑架,从身价百万到只能依靠柬埔寨女友



基于对十多年朋友的信任,还有一个月几万美元分红利润的诱惑,阿浩于9月离职,带着全部资产来到西港。与这位朋友一起入股一家酒店娱乐一体化的商业楼,准备在西港浪潮中分一杯羹。



大半年过去,2019年时酒店基本可以试营业。尽管只有4层酒店和楼下的娱乐场所可以营业,但每天几乎爆满的入住率和娱乐场所里不错的生意,一切似乎都往意料中的方向发展。试营业了小半年,尽管生意不错,但股东会以各种理由不分红。

 

投资被骗,惨遭绑架,从身价百万到只能依靠柬埔寨女友


直到818到来,西港的中国人大量离开,接着疫情笼罩整个柬埔寨,股东们也开始了内卷,最终的结果是大股东发现帐对不上。于是大股东将底下的一众人等都安排进了监狱。

 

阿浩将30万美元交给了朋友,用以入股该商业楼,但朋友并未交到公司,而是直接被朋友转做成了酒店的装修款项,因为朋友与其哥哥负责大楼的装修工作。这就导致了阿浩的股份并未被认可,朋友也被大股东认为是贪污公款。这些都是阿浩入狱之后才知晓的。



原本因股东身份可以出借的筹码额度也就变成了阿浩诈骗的证据。



没有背景的阿浩只能在监狱里待着,最终还是家人打钱,阿浩才从监狱中出来。


重新创业,所托非人

 

从监狱出来之后,曾经酒店的股东找到阿浩,并鼓动阿浩去起诉朋友诈骗。阿浩细想也有道理,于是在股东派遣的一位手下阿明(化名)的帮助下,收集证据,找律师起诉。昔日的朋友也是锒铛入狱。

 

据阿浩说,朋友曾提出给阿浩四五万美元,让他撤诉,阿浩没同意。阿浩称朋友所请的律师和自己所请的律师实则相熟,自己所给律师的一系列证据并未提交法院,因为朋友给自己律师的钱远远高于几千美元的律师费,朋友最终还是花钱从监狱里出来了,并回国。

 

投资被骗,惨遭绑架,从身价百万到只能依靠柬埔寨女友

 

经此一事,阿浩萌生了创办律师事务所的想法,一方面是为了赚钱,一方面也是免得一些人花钱“捞人”反被骗。而一起合作的伙伴,就是帮自己起诉朋友的阿明。

 

在阿浩亲力亲为四处奔走打点关系之后,倒也成功让一些人脱困。当阿浩和阿明准备对账时,阿明表示公司先成立起来再说,到时候钱款都纳入公司。

 

阿浩此前已经大大小小花费了1万美元,却没有丝毫的收入。阿浩隐隐觉得阿明有问题,合伙创办律所一事就此搁浅,阿浩也与阿明分道扬镳。


屋漏偏逢连夜雨

 

阿浩的经历不止于此,昔日雇佣的员工又给阿浩上了一课。这位员工到一家赌场玩时,向赌场借码,而阿浩为担保人。由于阿浩当时在西港人缘不错,也知晓这个员工是阿浩带来的,也就出码借了2万美元。

 

阿浩则对此一无所知,直到被赌场的人找上门要款,阿浩才知道此事,当时那位员工早已回国。阿浩称那就是“杀猪盘”。阿浩试图从中协调,让昔日的员工还款,但并未成功。要款未果的赌场人员将阿浩绑架到了小黑屋,直到阿浩再次让家人打钱,才重获自由。

 

此时的阿浩已经身无分文,对身边的中国人也早已失去了信任。阿浩在投资酒店的时候也交了一个柬埔寨的女友,女友并未嫌弃如今落魄的阿浩,不离不弃,阿浩也终是与女友办理了柬埔寨这边的结婚证。

 

直到最近,妻子刚刚生下了一个宝宝,尚未满月,这是阿浩重新振作的动力。阿浩如今在妻子乡村的家中照顾着妻儿。

 

阿浩表示,曾经的自己难以理解柬埔寨那些破旧的小屋如何居住,如今尽管蚊虫再多,洗个热水澡都是一种奢望,自己也被逼着去适应习惯。

 

投资被骗,惨遭绑架,从身价百万到只能依靠柬埔寨女友

 

阿浩现在只想等孩子满月之后,能找到一份工作,踏踏实实做事,改善生活,然后尽量攒一些钱,等到疫情缓解一些,再带着妻儿回中国。

 

尽管如今自己还负债二三十万元,父母也为了给自己凑钱,已经变卖了首饰,但阿浩想着带妻儿回国,父母也有所安慰。

 

阿浩感慨,西港是个大江湖,能吃人的那种,自己是到柬埔寨度了个劫,如果要怪的话,就怪自己太贪心,打着捞偏门的心思,又过于轻信他人,才变成现在这个境地。阿浩也奉劝抱着侥幸心理试图到柬埔寨捞快钱的人,这些钱来得快也去得快。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