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彩洞察 > 一个菜农(网络博彩从业者)的前半生(二)

一个菜农(网络博彩从业者)的前半生(二)

时间: 2021-06-18 20:51 来源: 菲华ban
评论 0 | 阅读 157582

导读:陈东在国内享受996,007福报,每月还挣不到5000人民币,他索性心一横,来到菲律宾马尼拉,从事网络博彩的工作。情色,奢靡,压抑,杀猪,一入灰产深似海......

一个菜农(网络博彩从业者)的前半生(二)

 

陈东在国内享受996,007福报,每月还挣不到5000人民币,他索性心一横,来到菲律宾马尼拉,从事网络博彩的工作。

 

情色,奢靡,压抑,杀猪,一入灰产深似海......

 

阅读前文,点击链接:一个菜农(网络博彩从业者)的前半生(一)

 

一个菜农(网络博彩从业者)的前半生(二)

 

陈东揉了揉太阳穴,夜班有点难熬,全靠红牛顶着。这忙活了1个多月,成败就看今晚了。

 

陈东坐直腰板,深吸一口气,尽量用温柔的语气,发了条语音:宝贝,这个机会真的很难得,要不是我好哥们偷偷告诉我,哪里能轮到咱们。

 

微信显示对方正在打字,然后就转成语音打了过来:老公,我知道这机会确实很好,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毕竟要25万呐,那是我全部的积蓄了。

 

陈东听出她话里的激动,贪婪和犹豫,这语气,他听过好几次了。

 

能成,稳住了。陈东继续说:20倍的杠杆,当然有风险,但那是对于别人来说。这项目,我哥们投了80万,我投了15万,我们做了这么久,可以说风险基本为零。

 

手机那头沉默了,陈东停顿了半分钟,十分动情地说:宝贝,我之前带你的项目,哪个不是赚钱的。我明白你的疑虑,如果你不想,我也不勉强。我这笔钱赚了,足够还以前的账,应该还能剩下个20多万。虽然这钱不够买房子,不过我可以回去找工作,我们一起存钱买房。

 

说出最后那句话时,陈东觉得自己的演技更上一层楼了,连他自己都感动了。果然,手机那头的语气很柔和,还带着哽咽:老公,你真好...

 

30分钟后,陈东的几个账户陆续收到钱,总计25万。

 

发送出“晚安”二字,陈东这才放下手机,收工了。他走到抽烟区,吐出的烟雾,消散在趴赛的黑夜里。隔壁大楼里有点点亮光,远处左边的路灯把街区分成规整的块状,右边漆黑的一片,那是贫民窟。

 

今晚没有月光。陈东掐灭烟头,拉开玻璃门,里头传来女优夸张的叫喊声,几个同事围在一起哈哈淫笑。

 

陈东停了脚步,他想到了什么,掏出私人手机。3通来自Mary的未接电话,10多条未读的飞机信息,陈东犹豫了片刻,把手机关机。

 

昨晚,陈东和小A,燕子吃饭。燕子说,Mary这几天都不怎么说话,约也不出门,你俩是不是闹矛盾了?

 

陈东哼了声,我跟她没什么关系。

 

燕子暼了他一眼,带着讽刺地语气说,得,Mary给你洗衣服,给你做饭,还给你睡,这还叫没有关系?你还是个男人么?

 

陈东猛地被怼,火气蹭的上来,呵呵,就睡一次,她和.....后半句话,他硬生生忍住没说出来。

 

听到这,燕子沉默了会儿说,她也不容易,要还一屁股的债...

 

陈东冷冷地说,来这里的,谁TM都不容易!

 

一个菜农(网络博彩从业者)的前半生(二)

 

半年很快就过去了,5月休息日隔天,小k消失了。

 

陈东事先隐约知道小k的逃跑计划,但他不敢跟任何人说,主管问的时候,也只是装傻充愣。

 

他记得小k曾说过,之前有人利用时间差,在老大检查数据之前的几个小时,马上坐飞机离开菲律宾,搏一搏,单车变游艇。

 

果然,小k到底还是拼了,他偷了公司260万。主管得到消息后,立刻通知机场,并下达悬赏令。

 

不到3天,小k被逮到了。当他像狗一样被扔在公司大厅时,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上的活。

 

小k赤身裸体,蜷缩在冰冷的瓷砖上,他全身上下都是见血痕的伤口,紫黑的淤青。小k用手护着头,头发沾了血盖住脸,他用双脚缠在一起,极力遮住下体。看不出是人,还是鬼。

 

主管冲一旁的保镖使了个眼色,一时间,偌大的大厅里,只听拳脚殴打声,小k的惨叫求饶声,还有几个女生的啜泣声。

 

主管们一言不发,并不催促大家工作,这场杀鸡儆猴的戏,必须让所有人看个明明白白。

 

陈东呆立当场,双手像得了帕金森综合,抖个不停。小k被两个人架出去时,他已经没了意识,双脚在地上划出两道血渍。

 

所有人都知道,小k的命运注定了,要么被打成智障扔到街头,要么丢进马尼拉湾喂鱼。


......

 

陈东浑浑噩噩过了几天,实在闷得慌,约了小A一起去推油。小A假意推脱了几下,就和燕子道了晚安,两人打了grab直奔按摩店。

 

趴赛的夜景从车窗外溜过,五光十色的灯光点缀着这座城市。嘟嘟车,吉普尼在马路上飞驰,街道旁摆摊的小贩,赶路逛街的形形色色的人,这是生活的气息。

 

可这座南洋城市,却并不属于他们,只有晚上,他们才能深入这座城市,的人。

 

没怎么塞车,很快就到了按摩店,陈东和小A轻车熟路地选了妹子,汽车旅馆就在隔壁,走过去就行。

 

洗完澡,陈东大字躺床上,妹子换了身性感的裙子,开始给陈东推油按摩。陈东望着天花板巨大的镜子,他整个人都被锁在里头,就像是看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陈东看着自己的脸,是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这真的是他么?陈东脑海里闪过小k的惨状,Mary的笑脸,还有那些被他骗过钱的女人的哀求和谩骂....

 

一滴眼泪从陈东的眼角滑落,他突然觉得一切索然无味,伸手把正在身下卖力按摩的妹子推开。陈东翻身从一旁的口袋里掏出几千披索,塞给妹子,摆了摆手。

 

妹子一脸错愕,她楞了下,才进厕所换了身衣服,提着东西走了。

 

到了中式烧烤摊,陈东和小A点了一大堆东西,胡吃海喝起来。公司食堂的饭菜不好吃,这个烧烤摊,是他们经常打牙祭的地点。

 

灌了几瓶青岛,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人越来越少了。小A看出陈东这几天不痛快,便安慰道:老铁,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咱只要不动歪心思,好好工作就行。

 

陈东沉默了会儿说,你说,咱换份工作成不?

 

小A滑着手机,头也没抬地说,咱们公司待遇不错了,现在疫情这么严重,不少公司都在裁员,咱能跳槽到哪里。

 

陈东摇了摇头说,不是,我是说,不做菠菜了,换别的工作吧。

 

小A抬起头,斜眼瞧他,你喝懵圈了吧?不做菠菜,你能做什么?

 

陈东大着舌头说,现在国内在劝返,还注销身份证,咱得想个后路啊。

 

小A满不在乎地说,那些被劝返的毕竟是少数,怕啥,菲律宾混不下去,大不了转战迪拜,柬埔寨。

 

陈东吃了串羊肉串,继续说,要不咱一起搞个外卖吧?或者开间华人超市。怎么着也比干菠菜强啊。老实说,我现在有点不想拉客户了,不忍心。

 

没那么好做吧,菠菜大军走了不少,相关行业打击也很大。小A冷笑道。

 

你这是咋啦,看那个汪小班的文章看多了吧?咱这不是骗人,线上博彩在菲律宾是合法的,要来玩,都是你情我愿的,有人赚钱,有人亏钱啊。

 

陈东没说话,低头吃花生。

 

小A继续说,退一万步讲,就算是骗人的,那又怎样。这世界弱肉强食,笑贫不笑娼。有钱,才是王道....

评论( 0 )

  • 登录 后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

品牌博彩网站 推荐